妇商 第八章:土肥圆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钟漓月看了看他们,自信满满地笑道:“所以我买了鸡啊!”

    “别人家不都养鸡吗?”娇月使劲想也想不明白,他们家养了鸡能占什么优势,最多和别人家扯平了而已。

    “别人家不……”看了看他们,钟漓月突然心中生起一计,于是改口说道:“我们不跟别人比,我们就跟自己以前比,我们家养了鸡,就不用去买鸡蛋了,就算占不了什么优势,至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穷得鸡蛋都吃不起了,对不对?”

    娇月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这倒是,至少比以前好过了。”

    “可这,生意不好,鸡不就白买了吗?还买这么多,好不容易攒的钱都花光了。”马氏心疼道。

    “娃他娘,别急,我明天去各家问问,多揽些活做。”钟老四安慰道。

    “大姐,卖不出就给我们吃吧!”锦月和小五眼巴巴地申请道。

    钟漓月没好气地白了他们一眼,“好像我哪天亏待过你们似的。娇月,开灶,咱们做点自己吃。”

    娇月不满地瞪了他们一眼,训道:“你们就知道吃!吃那么多还吃不够!”

    “就是,没人买就省点,别浪费了鸡蛋和面粉。”马氏推着锦月和小五,让他们到一边玩去,又抢过娇月手里的木头,道:“别生炉子了,浪费柴禾,等有人来买了再生。”

    娇月看看钟漓月,钟漓月没说话,她便依了马氏的话,暂时不生炉子。

    晚上,钟漓月对娇月说道:“我明天去城里看看,等娘他们问起来你再告诉他们,免得他们不让我去。”

    “大姐,你又要进城?”娇月惊呼道。

    钟漓月做了个‘嘘’的手势,看看锦月和小五睡得很沉,便放心了。她轻声说道:“别吵醒他们!我进城看看有什么活能做,村子里人毕竟少,就算没人学我们,大家尝过了新鲜也就舍不得再多花钱了。”

    娇月央求道:“大姐,带我一起去吧!”

    “人生地不熟的,万一你被坏人拐跑了怎么办?我是专门照顾你还是专门找活干?”

    “我发誓,我步步紧跟着你,绝不乱跑。”娇月努力保证道。

    钟漓月最后还是没有带她,早上天没亮,她就偷偷起来一个人溜了。

    这回她找到出村子的路了,不过没有过路车可搭,钟漓月硬是靠自己的两条腿走出了十几里路。

    出了丁河村就是官道,过往的人很多,钟漓月妄想搭个顺路车,可是没人愿意带她,有的甚至凶神恶煞地让她滚远点。

    钟漓月摸摸已经饿扁的肚子,猛吸一口气,咬咬牙,凭着毅力继续往下走。

    天边只剩最后一抹余晖时,钟漓月终于走到了浣京的城郊,她看到不远处正好有个破庙,便过去看看。

    破庙很残旧,里面有很多稻草和破洞的草席,一摊一摊的,像是铺位一样。钟漓月估计这里每晚都有乞丐留宿。

    想了想,她把头发散下来,拨成疯子一样的造型,然后朝脸上抹了一把灰,每个铺里跩出一点稻草来,在一个旮旯里勉强凑成一个窝。

    天黑后不久,破庙渐渐有了动静。钟漓月蜷缩着身体不敢吱声,似乎没人在意多出来一个人,大家都在忙乎着自己的事情,一夜平安地度过去了。清晨,钟漓月出门找了一条小河,把脸洗干净,然后进城去了。

    其实,她原本是想在家研究炸鸡薯条这些的,不过经历父母逼婚这件事,她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外出,不能再在家待下去了。

    钟漓月最先想到的求生之路是找工作,先找份工作安定下来,然后再自己想办法做点小生意。

    她连问了几家店铺,都问她是谁介绍来的,没熟人保举就不要。看来想在城里找份工作,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即便如此,她也不想就此罢休。

    下定决心后,钟漓月瞄准一家店,堆上一脸狗腿子般的笑,前后左右跟着掌柜,使劲缠着他。最后,掌柜的被她缠得没办法了,只得说道:“我也不是老板,我做不了主。”

    这是第四个拒绝她的店,钟漓月有点抓狂了,“不能做主?好,那就让能做主的过来跟我说。”

    “你这小妮子,再这么胡闹,我可要报官抓你了。”掌柜的也生气了,发飙警告道。

    软硬兼施无果,钟漓月欲哭无泪,天下这么大,难道真的要回去嫁人吗?钟漓月不甘心,她又连续询问了好几家店铺,不过答案都是一样。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再不走,她今天就赶不回去了,不知道父母会着急成什么样子。想了想,钟漓月还是带着不甘心先回去了。

    刚进村子,王货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正好撞上了她,“呦,大妞,又进城要饭去了?”

    钟漓月看着他,不怒反笑道:“王大哥,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说完,钟漓月大摇大摆地往家走。

    王货郎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冲着钟漓月远去的背影大骂了几句。

    骂吧,骂也不疼,也不痒,钟漓月就当是狗在吠。

    回到家里,果然,钟老四和马氏焦急地追问着她到底去城里干什么了。钟漓月草草地敷衍了两句,风卷残云般地瞬间把剩饭全部扫进肚子里。

    饿死她了。

    第二天,钟漓月睡了个大懒觉,起来时娇月和锦月早已出去砍柴,马氏依旧坐在半露天的厨房里烧着锅,小五一个人蹲在那儿搓泥巴玩。钟漓月在门口找了块石头坐下,无聊地发着呆。

    过了一会儿,陷入呆滞中的钟漓月感觉有人拽她的衣角,低头一看,小五正眨巴着大眼睛盯着她呢!

    “大姐,大姐。”

    钟漓月将他满是泥巴的小手从衣服上拿来,放在掌心里,柔声问道:“喊大姐干嘛?”

    “大姐,你看,我搓的泥人。”小五从背后拿出一块像人形一样的泥巴在钟漓月眼前晃晃,得意地问道:“像不像你?”

    钟漓月流下三滴汗,好无语!这明明就是一个随手抓出来的泥蛋子,稍微有点人形就像她了?钟漓月捏着小五的脸蛋,嗔道:“你在暗示大姐是土肥圆吗?真是亲弟啊!”

    “土肥圆?”小五天真地转了转眼珠子,似懂非懂地点头念道:“嗯,大姐是土肥圆……嗯,小五记住了,大姐是土肥圆。”

    “我是土肥圆?”钟漓月假装生气地回击道:“那你就是小短腿。”

    “小短腿?”小五不懂了,绞尽脑汁地想,自己为什么是小短腿呢?“我明明是小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