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十章:脆弱的鸡蛋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姑娘要跟我争地盘……”手帕大婶脸一转,钟漓月已经跳到了几十米开外。

    算你狠!

    钟漓月不服气地翻了个白眼,去了附近稍微冷清一点的街道。

    不过换了一个地方,情况依旧如此。

    没有人愿意让出自己的地盘给个陌生人。虽然她卖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可是如果一个顾客手里的钱只够买一样东西的时候,你跟别人就形成了竞争关系。

    怎么办?

    打道回府,心有不甘。

    不回去吧,好像又没什么好办法。

    来回踱步许久,钟漓月定住了脚步。

    至少要把路费钱赚上来吧!

    抱着这个决心,她开始厚着脸皮主动向路人推销布偶。

    一开始钟漓月有点不好意思,被拒绝得多了,她也就放开了,再坏不过被人拒绝,反正也没人认识她。

    “美女你看,是不是很可爱?当然和你比起来就差远了。不过这个抱在怀里多舒服!你摸摸看,是不是软绵绵的?买一个吧!也不贵,给别人都是二十文,看你长得这么美,我就收你十五吧!”钟漓月学着以前小区门口卖水果的话,腆着脸推销起自己的产品。

    现代人听惯了这些油嘴,该不买照样不买。古代女子哪受得了这个?幸好钟漓月是个女的,要是男儿说出这样的话,恐怕不是被人揍了,就是被她给吓跑了。

    半个时辰过去,钟漓月竟然靠着甜言蜜语连哄带骗地卖出去一大半布偶。

    “哈哈。”看着鼓鼓的钱包,钟漓月笑得合不拢嘴。

    就在她得意之时,不远处卖香包的妇女突然跑过来,指着她的鼻子大吼大叫道:“你个小贱蹄子是哪家的?那种污秽不堪的话竟也说得出口?知不知羞?”

    钟漓月白了她一眼,不理会她,而是更加卖力地去推销自己的布偶娃娃:“诸位美女都过来看一看,不是美女的就算了,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她火爆的生意彻底激怒了周围的小商贩们,不知道是算她不幸,还是算她走运,就在她卖出最后一个布偶时,两个妇女带着三个小混混过来,指着钟漓月说了几句什么话,三个小混混冲过来猛推了下钟漓月。

    “干什么?”钟漓月毫不畏惧地瞪着他们,厉声问道。

    “呦,小娘们,这眼神还挺厉。”其中一个吐了口吐沫,坏笑道:“面生得很啊!不知道这儿的规矩吧?”

    钟漓月扫了他们一眼,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先与他们周旋着,瞄准好机会后一定要迅速开溜,决不能为了争一口气跟他们硬碰硬。她现在就是一枚脆弱的鸡蛋,碰不起石头。她挺直腰板故作淡定地回道:“什么规矩?”

    “不懂?那就让几位哥哥告诉你。”三个流里流气的人同时露出恶心的笑意,往钟漓月那边凑去,“不过,你得先请我们几位哥哥吃顿饭。”

    “可以啊!小妹初来乍到,当然得请几位大哥吃个饭,照应一下,这不之前不知道该请谁吗?”钟漓月露出谄媚的笑,对他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不知道浣京城里有哪些哥哥们看得上眼的酒楼,尽管前面带路,我绝不心疼一分钱,只要你们肯赏这个脸。”

    三人没料到这个女子竟是如此爽快,对待他们的态度丝毫不像是个愚蠢胆小的小娘们,反倒像是道上混过的大头子。三人有点犹豫了,不确定地互相看了看,他们虽说也在这条小道上混了好些年,可是有些人物他们终究还是得罪不起的。

    见他们不像刚才那样凶,一旁的几个妇女贩子气得直瞪眼,张张嘴想提醒几句,被钟漓月一个冷眼又给吓住了。

    “请吧!”钟漓月笑呵呵地继续做‘请’状。其实她也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泰然自若,她心里也怕得要死,可是,电视剧上教过,越是这种情况就越是要镇定,镇定能唬人!

    三人被钟漓月的态度推得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向前面走。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斟酌,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路?

    钟漓月看着他们越来越疑惑的表情,心里一阵得意,趁着他们不注意,她悄悄转过身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而去。

    “喂,喂,喂……”

    许久,陷入沉思的三人被周围的小商贩们叫回了神智,一脸不知情的懵懂状:“什么?”

    “那个小娘们跑了!”一个妇女指着钟漓月逃走的方向恨恨地说道。

    三人惊诧,回头一看,哪还有钟漓月的影子?

    他们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这个小娘们给耍了!

    “哈哈哈。”附近看热闹的几个小贩子见平时没少欺负他们的人也有被耍的一天,都忍不住大笑。

    威武了好几年的混混头回被人看了笑话,心里气得牙痒痒的,但也只能暗暗地发誓,下回再碰上,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一下这个小娘们。

    不过钟漓月哪会这么笨,自动送上门去?明知道是人家的地盘,又结了这么一次仇,傻子才会再去呢!

    摸摸鼓鼓的钱袋子,钟漓月满足地笑了笑,今天收获颇丰,买只烧鸡打道回府!

    为避免不小心撞上那三个混混,钟漓月特意将头发散下,又往脸上抹点灰,简单的易容后,她大大方方地来到繁华的大街上。

    没走几步,钟漓月就发现街上的人群突然涌动起来,很多人一边手指着北边的方向,一边往那个方向跑去。钟漓月好奇地瞥了一眼,北方的天空上升起一股浓浓的烟雾,应该是那边的谁家着火了,看这火势好像还不小。

    猛地,一件事从钟漓月脑子里闪过,顿时,她双目放大,惊恐地转头看那股浓烟,那个方向,好像是沈家?

    二妞!

    钟漓月疯了似地往那个方向跑去。

    到了火灾发生的地方,钟漓月看看大门外墙,完好无损,两个门卫笔挺地站在外面站岗,火势应该不是太严重,不然他们都会被叫进去帮忙灭火的。钟漓月稍微放点心,威严的大门上方挂着一块牌匾,上面的字她不认识,便向身旁的人打听道:“请问这是沈家吗?”

    “可不是嘛!这火势,得烧了沈家多少银子?”

    “沈家那么富裕,这点算什么?”

    “那可不一样,听说有钱人的宅子一砖一瓦都得看风水而建,被火一烧,说不定能改变整个家族的运势。”

    “有那么玄乎吗?”

    “……”

    看热闹的人杂七杂八的什么八卦都出来了,每个人脸上都有点‘那么有钱,也该轮到你家倒倒霉’的幸灾乐祸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