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十一章:再次相遇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沈家倒不倒霉钟漓月不关心,她只想知道二妞有没有事。万一二妞出事了,她这辈子都会过意不去的。

    钟漓月冲到门口想进去,被沈家的门卫拦住了,并且厉声呵斥道:“大胆!一个叫花子也敢跑来添乱,知道这是哪儿吗?”

    “误会误会,我不是乞丐。”钟漓月一边解释,一边把头发撩到耳后,“我妹妹在里面,她叫钟二妞,我担心她的安危,所以想进去看看她有没有事!”

    门卫不耐烦地说道:“府里现在乱成一锅粥,谁有空帮你去找妹妹?一边凉快去!”

    “里面都乱成那样了,你们还不进去帮忙?房子都烧没了,你们还守护谁去?”钟漓月气愤地指责道。

    “我们的责任就是看好大门,灭火与我们何干?”门卫反驳道。

    钟漓月无言以对,门卫油盐不进,她只能乖乖在门口等待混进去的机会。

    良久,火势渐渐小了下去,钟漓月紧盯着门口,始终没看到二妞跑出来。不过,她意外地看到了钟老四,“爹?你怎么……”

    再仔细一看,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老婆子。努力回想一下,钟漓月心里顿时一个‘咯噔’,她不就是村子里介绍二妞进沈家的刘婆吗?连她也来了,难道真的是二妞出事了?

    “漓月?”钟老四被钟漓月的外形吓了一跳,差点没认出来:“你怎么这幅摸样?”

    拉着他们的佩剑男子立刻冷声嚷道:“行了行了,别叙旧了,赶紧进去。”

    这回门卫没再拦着钟漓月。

    沈家至少上百年的基业,在整个浣国都十分有名。他们家的宅院建设非常奢华,假山流水、亭台楼阁,光是进个院子,就要穿过三重门。走上一刻钟后,他们几人才到前厅的议事堂。

    一进里面,钟漓月便感到一阵强烈的存在感压迫而来。屋子中间跪着一个瘦弱的小身影,正因为害怕而颤抖着。上座的则黑压压一片,一看气势,个个都像主子。

    上首左边坐着一个绝色的中年女子,年龄不过四十岁,穿着锦衣华服,脸上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哀乐。家里着火了,她一点都不着急,一点都不生气?

    她的右边空着,应该是留给家里的老爷子的。一个妇女尚且深藏不露,叫人捉摸不透,不知道这个老爷子得是什么样的架势。

    再看看两侧,一侧上首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穿一身深蓝色华衣,表情略带几分愠怒,气势很是威严,估计是沈家的什么长辈。他旁边坐着一个年轻公子,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眼神始终围绕着中年男子,多数是他儿子。另一侧也坐着一位年轻的公子,相貌英俊,一身灰白色的锦缎华服更是衬得他器宇轩昂,但是脸上满是不耐之色,应该是个脾气暴躁的人。

    “二妞?”钟老四进门,对着熟悉的背影不确定地喊道。

    二妞闻声,转头一看,憋了一肚子的委屈瞬间泉涌而出:“爹!大姐!”

    “你到底惹了什么事呦?我的小祖宗哎!”刘婆气恼地墩身过去,问道。

    “对不起,刘婆,呜呜呜呜……”二妞泣不成声。

    钟漓月蹲下身体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别怕!我们都在这里。”

    “把你们带来,不是让你们全家团聚的。”那个器宇轩昂的俊俏男子不悦地打断了他们。他是沈家的远方表亲,也是沈家的大管家程逸之。

    他的话音刚落,门口进来一个人,众人转了转脸色,纷纷看过去,尤其是程逸之,更是起身来恭敬地福了一礼,道:“兆言,你可终于回来了。”

    “表哥。”沈兆言微微颔首,对着两个中年人一一福身道:“母亲。二叔。表弟。你们都来了?”

    “家里这么大的事,我们怎么能不来?你怎么才回来?”穿深蓝色华服,被叫做‘二叔’的中年男子微露悲切之色,说道。

    沈老爷成亲后没两年,兄弟二人便分家了,不过他们住得也不远,就在这附近,看到这里冒火,便急吼吼地赶了过来。

    “下人汇报家中走水时,我正在城外,所以回来略迟些。可有人受伤?”沈兆言坐到上首右边的座位上去。

    “伤倒无人受伤,当时厨房就一个烧火丫头。喏,她好端端地跪在这儿呢!”程逸之扬起下巴指了指二妞,道:“正好,和她有关系的人也一并刚到。”

    沈兆言视线扫向堂中,经过钟漓月时,眸光不由得微微一顿,露出讶异之色。

    跪着几人皆是低头垂首,浑身颤抖,唯独她半蹲式地挺着腰板,一副坦荡的样子,清澈的眼睛冷静地看着他们,像是在观察什么。

    这张脏兮兮的脸……

    父亲忌日那天,被人踩在脚底下后又翻身站起来的那个小乞丐?

    沈兆言一下子认出了钟漓月,心里不禁疑惑,她是这个烧火丫头的什么人?

    钟漓月也认出了沈兆言,那个给过她钱的恩人。他还是如初见时那样卓尔不群,让人仿佛种了魔障一样舍不得移开双目。原来他是继承了母亲的美貌,但是五官的轮廓更为分明,所以美得又不像女子家那般阴柔。

    “你们都是这纵火丫头的什么人,还不快一一报上来?”程逸之怒声问道。

    钟老四哆嗦地回道:“老奴是二妞的父亲。”

    刘婆颤颤巍巍地接着说道:“老身以前是沈府二夫人的使唤婆子,也是,也是钟家二丫头的同乡,保举她进沈家干活的人。”

    钟漓月呆愣着,没有说话,程逸之瞪着她不悦地斥道:“你呢?为何不答话?杵在那儿一声不吭的,到底是何人?”

    钟漓月这才回过神来,慢吞吞地回道:“我是她的大姐。请问你们又是何人?”

    刘婆扯了扯钟漓月的衣摆,嘘声提醒道:“你跪好了!这个既是沈家的远亲,也是沈家的大管家,不可得罪!”

    钟漓月不想在下跪这件事上浪费口舌,勉强将双膝都跪到地上,听刘婆将沈家的人一一介绍完。

    “我是沈家的大总管,怎么,够不够资格处理此事?钟老汉,你可知你女儿在沈家纵火,差点毁了沈家百年的祖宅?说,是不是你指使的?”

    钟老四吓得浑身一寒,头跟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老奴怎会指使女儿干这种伤天害理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