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七十三章 奴婢不愿意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来沈府这么久,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以他为主的生活方式,甚至内心都将自己摆在了奴婢的位置上,忘记了最初进沈府时的那份斗志和打算。 [网]

    在这里遭遇了那么多的不公,她却对这个地方产生了依赖,一想到要离开,就找各种借口拖延着。

    到底是习惯使然,还是……

    低头看到手中的书,钟漓月迷茫了。

    以她现在所学到的字,在这个地方根本还不够用。就算让她恢复自由,她出去后又能干什么呢?依旧不够自立门户。

    内心仿佛有两个小人在不停地争吵着,钟漓月不由得一阵心烦意乱。她用力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一刹那间,她想起了那句话:当你的能力撑不起你的野心时,就应该静下心来好好学习。

    对,迷茫时,还是先读书吧!

    钟漓月滑下身体盘腿坐到地上,静下心来开始阅读。

    屋子里再次恢复了安静,除了偶尔的翻书声和轻微的鼾声,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

    时间慢慢地流走,天渐渐地暗了下去。

    钟漓月的身体陡然抽搐了一下,她下意识地翻了下身。一秒、两秒……她的脑子瞬间清醒过来。眼睛扫了下房间,乌漆嘛黑的,什么都看不到。于是伸手在旁边一摸,是空的。

    暗松了一口气,她起身坐了起来。

    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

    钟漓月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伸懒腰。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走进来。他坐到床沿边,柔声说道:“醒了?”

    “大少爷?”钟漓月顿时感觉周身被一股熟悉的气味包围着,想到自己现在坐在什么上面,她猛地掀起被子,从床上翻身下来跪到了地下,慌忙地解释道:“奴婢这次真的不是故意的,请大少爷明察。( 广告)以前奴婢从来没有梦游过,所以完全不知道自己还会梦游,大少爷一定要相信奴婢,

    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沈兆言俯身抓住钟漓月的手臂,将她拉了起来,然后说道:“是我把你抱上来的。”

    钟漓月惊得顿时脚下一软,幸好沈兆言一把抱住了她,才让她不至于跌倒。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沈兆言关切地看着她,轻声问道。

    钟漓月轻轻地摇了摇头,定定神,站稳身体后离开了他的怀抱。

    “地上凉,往后天冷,坐在上面容易冻着。”沈兆言霸道而不失温柔地嘱咐道。

    里间很黑,透过窗户,只能依稀辨别出对方模糊的轮廓。钟漓月却感到这样的气氛太暧昧了,她几乎要窒息。

    忍了许久,她终于忍不住问道:“大少爷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奴婢?男女授受不亲,女子家当注意自己的清誉,这些不是大少爷刚跟奴婢讲的吗?”

    “那是之前。从今晚开始,你是我房里的人了。”沈兆言语气平常地说道。

    他房里的人?

    钟漓月脑袋‘嗡’地一下。

    他房里的人,意思就是,通房丫鬟?

    钟漓月惊诧地看着沈兆言模糊的脸容,有点怀疑自己的理解能力,她僵硬地问道:“大少爷,看上了奴婢,是这个意思吗?”

    黑暗中沈兆言虽然看不清楚钟漓月的五官,但是他能看到她波动的双眸,他知道她也能看到他的眼睛,所以无比认真地直视着她,真挚地点头承认道:“是。”

    “呵,呵呵,这种事情,应该是由两个人,共同决定的吧?”钟漓月僵硬地说道。

    说完这话,她又后悔了。在这样的年代之下,难不成她要跟他谈什么一夫一妻吗?她疯了吗?

    果然,沈兆言讶异地道:“你说什么?”

    通常主子对丫鬟说出这种话,丫鬟都该欢天喜地,满心欢喜地跑去向其她婢女炫耀,而不是埋怨主子,这种事怎么能由你一个人决定呢?

    是不是太过纵容她,所以都到了敢如此放肆的地步?

    “以后这种话,莫要再说!叫别人听到,我救不了你。”沈兆言夹着警告的语气说道。

    “奴婢知错。”钟漓月低下头,语气平静地说道:“但是,奴婢不愿意。”

    屋子突然死

    一般地寂静。

    良久,沈兆言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为何?”

    他平静的语气下面好像有一股暗流在涌动,似在极力地隐忍着什么。

    “因为……”钟漓月一想到沈兆言一个不高兴可能会把她扔进监狱去,心里马上害怕起来。人家好歹是个众人捧惯了的大少爷,她毫不给面子地拒绝了他,连个完美的解释都没有,未免太伤他自信心了?!还是委婉一点比较好!“有点太突然了,奴婢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沈兆言脸上的寒冷瞬间缓解了许多。这个女人,果然不按常理出招,害得他都不知如何接下去了。

    “天色已晚,奴婢去掌灯。”钟漓月忙跑出去,外间的灯已经点上了,她拿起火折子,将整个屋子的灯都点了。

    屋子里灯火通明以后,两人的视线无意间撞到了一块儿,瞬间,他们脸上都划过一丝不自然。

    “去准备晚膳吧!”沈兆言开口打破了这层尴尬,语气如往常一样。

    钟漓月如蒙大赦,落荒而逃。

    晚膳端进来时,沈兆言扫了一眼四人,不满地问道:“漓月呢?”

    春乔几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一脸茫然。春乔上前一步回道:“回禀大少爷,奴婢方才还看见她,转眼就不见了,也不知她去了哪。”然后忙吩咐知夏和念秋去找。

    “不必了!”沈兆言却阻止了她们。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钟漓月娇羞的模样,心中不禁一片柔软。

    须臾,他沉声宣布道:“以后,我在府中的衣食都由漓月贴身伺候,你们辅助好她。”

    四人不约而同地睁大了眼睛,露出一副惊诧不已的表情。

    她们都在心里猜测,大少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升漓月的职权?还是要收她做通房?

    “主子的事不得议论,但有发现者,必然严惩不贷!”沈兆言仿佛看穿了她们的想法,提前厉声警告道:“春乔,替我好好监督着。”

    “是。”

    她们四人还想回去后好好问问漓月呢!大少爷这么一说,谁还敢?

    “今晚不必留人值夜,都退下吧!”沈兆言又吩咐道。

    四人恭谨地从卧房退了出去。

    回到下人房,她们见到钟漓月正坐在自己的床上发呆,于是互相望了一眼,再次用眼神撺掇若冬过去。

    若冬这回摇了摇头,坚决不去。她们四人肚子里都有千言万语想说,可是鉴于大少爷之前说过的话,也只能默默地用眼神表达心里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