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七十四章 春乔晕倒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看她们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钟漓月皱皱眉,困惑地道:“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四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先说。 [网]

    “大少爷吩咐,以后他在府中的起居都由你来贴身伺候。”春乔走到她面前,语气怪怪地说道。

    “贴身伺候?”钟漓月露出不情愿的表情,不确定地问道:“是什么意思?”

    春乔机械般地答道:“明早你先大少爷一步起床,到他床前候着,等他醒来为他梳洗。要知晓大少爷的口味,合理安排我们去准备膳食的时间。平时除了服侍大少爷在府中的衣食需要亲力亲为之外,其它的活你都可以吩咐我们去做。”

    “这么说,我升职了?”钟漓月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哭!早已期盼的,不经意间到来。唯恐的,也不期而遇。她该怎么办呢?

    “漓月,你怎么好像一点也不高兴?”若冬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钟漓月睨了她一眼,再扫扫其她两人期盼的神情,就知道她们想八卦一下,偏不如她们的愿。她面色无波地凉声说道:“我高兴啊!怎么不高兴了?简直就是,喜大普奔。”

    “喜大普奔?”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不解。

    “不喜大普奔,难道我还能十动然拒吗?”钟漓月沮丧地垂下脑袋,哀伤地叹了一口气,内心无比的惆怅。

    十动然拒?四人又一脸不解地互相望了望。总之,对于这种事漓月一点也不高兴的样子,也不知是假装的还是真心的,真是个怪胎!

    沈兆言的话对于春乔她们四人来说就是圣旨,没人敢不从。所以第二天一清早,春乔便将还在熟睡中的钟漓月叫醒,让她赶紧到卧房去。( 广告)

    “我都没急,你们急什么!”钟漓月不耐烦地翻个身继续睡。

    “你当然不急了,大少爷叫我们辅助好你,就是说以后你犯的每一个错,受罚的都是我们。”知夏在一旁嚷嚷道。

    “还能这样?

    ”钟漓月一喜,马上醒了。架不住她们四个人的唠叨和催促,钟漓月匆匆地洗把脸然后跑去主卧房。

    惴惴不安地来到里间,恰好沈兆言刚刚苏醒。他掀开被子,起身坐到梳妆台前。

    他那么自然,一点也不尴尬,仿佛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扭扭捏捏的?钟漓月腹诽道。

    他的头以前都是明德梳的,明德现在代做大管家一职,所以以后梳头的工作得由她来做。这些春乔昨晚都跟她交代得一清二楚。

    沈兆言发黑如墨,像瀑布一样直直地垂落下,钟漓月用手指先疏通一下,然后一手抓着头发,一手拿起梳子由头顶往下梳理。

    她的手法有些生疏,好几次扯到了沈兆言的头皮,但是他并没有呲着牙痛斥她,而是轻微蹙眉,默不作声地忍受着。钟漓月心里的紧张一下子缓和许多。很快,她梳好头发,开始为沈兆言挑选衣服。

    春乔说选衣服的工作也是由她来做的。不过,当她翻开衣橱一看,不禁犯起了难。里面的衣服实在太多了,不同的颜色,不同的样式,每一件似乎都很称他。要是西装领带的话,她或许还能知道该怎么选,可是古装……挑挑这件,不错,再看看那件,也蛮好的,到底该选哪件呢?

    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儿,春乔她们几人进来了。

    钟漓月暗叫一声糟糕,自己又要被春乔‘教育’了。

    “这件吧!”沈兆言过来,随手拿出一件塞给钟漓月。

    钟漓月来不及感激,急忙开始为沈兆言穿衣、系腰带。

    春乔整理房间时经过他们身侧,扫了一眼钟漓月的手脚,没说什么。就在她转身之际,身体突然传来一阵不适感,脑子感到一阵眩晕,她急忙伸手扶额,但是身体仍然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撞到了钟漓月的后背上。

    正在替沈兆言整理衣襟的钟漓月猝不及防地受到了外力的冲击,身体呈惯性地往前一冲,一下子扑进了沈兆言的怀里。

    微展着双臂的沈兆言被钟漓月这么一撞,自然地收起手臂,一把抱住冲过来的重物,行成自我保护。

    四目相对,两人不约而同地回想起上次钟漓月从背后抱住沈兆言的情景,顿时他们脸颊一红,一阵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

    不过这种尴尬的气氛并没有

    维持多久,便被身后一声‘轰隆’的巨响给打破了。

    “春乔?”知夏第一个看到,急忙冲了过来。其她两人也闻讯跑过来。

    钟漓月猛然回头,朝地上一看,春乔晕倒了。于是,她转过身,蹲下去拉起春乔的双肩,使劲掐她的人中,同时问她们:“她怎么会晕倒?”

    知夏三人焦急地互相看了看,一同摇摇头,都表示不清楚。

    “知夏,你去找大夫来。”沈兆言沉声吩咐道,然后躬身将春乔一把抱起,送回了下人房。

    若冬急忙去厨房舀一碗热水过来,念秋和钟漓月一人扶着春乔,一人用调羹往她嘴里喂水。

    沈兆言垂眸凝思了片刻,吩咐她们好好照顾着,然后便出去了。

    “会不会是积食了?她最近的饭量比之前大了许多。”念秋想了一下,然后问她们两个。

    “饭量变大?”钟漓月不假思索地说道:“不会是有了吧?”

    “有了?有什么了?”若冬和念秋不解地互相对望了一眼。

    “当然是有宝宝了!还能有什么?”

    若冬和念秋闻言,顿时大惊失色。

    “你可赶紧闭嘴!”若冬神色可怖地急忙阻止道:“这种话万不能乱说!此事关系的可不仅仅是春乔一人的清誉,甚至包括整个沈家。”

    “你以为这里是你们乡下,可以随意开这种不入流的玩笑?”念秋气结:“你都进府多久了,还这么不知轻重的?!这话若是传到了大少爷耳朵里,非打你个半死不活的不可!”

    钟漓月对她们抱歉地点点头,自动地闭上了嘴巴。自己这话,确实有点不经思考了。这种在现代司空见惯的事,在古代可不平常!

    “哎,春乔醒了。”若冬突然喊道。

    三人一同望过去。春乔的眼皮动了动,转而缓缓睁开。

    “春乔,你醒了?大夫很快就到了。”念秋安慰道。

    “大夫?”春乔微微启唇,迷茫地看着三人,轻声问道:“我怎么了?”

    若冬转悲为喜地道:“你突然晕倒了,可吓死我们了!”

    春乔骤然想起了什么来,脸色瞬间一片煞白,“大夫?你们去请了大夫?”

    “是大少爷吩咐知夏去的。”念秋不解地回答道。

    “大少爷也知道了?”春乔瞳孔放大,似乎在恐惧什么。

    钟漓月对她的反应感到一阵奇怪,“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