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七十五章 怀孕风波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突地,春乔一把抓住她们的手,恳求道:“不要去请大夫,我不要看大夫,我不要看大夫!”

    “怎么能不看大夫呢?你无缘无故的突然晕倒,当然得请大夫来看一下,究竟是什么毛病!”若冬好声哄道。(ianhuaang 好看的

    “不,不能,不能。”春乔六神无主地拼命摇头,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钟漓月越看她这幅样子越怀疑。

    片刻后,知夏带着一个白发老者进来了。

    “咦,春乔,你醒了?”知夏见春乔好端端地坐着,便放心地露出了笑容。

    “我不看大夫。”春乔神情一紧,忙避开脸,朝里面看去。

    若冬和念秋在一旁好心劝道:“正好大夫来了,你让他瞧瞧是怎么回事嘛!”

    “就是啊,赶紧让大夫看完了,我们还得去向大少爷复命呢!”知夏也开口跟着劝道。

    钟漓月猜有两种可能,一,春乔真的怀孕了。二,她有什么隐疾,不想让别人知道。

    不管是哪种,都属于春乔的个人,一个不想被人知道的。

    所以,她站了起来,面色平静地说道:“春乔现在需要安静,我们都出去吧!这里就有劳大夫了。”

    白发老者微微颔首,然后上前一步,拿起春乔的手腕,开始诊脉。

    出门后,她们意外地看到了明德。

    “你在我们门口作何?”知夏狐疑地看着他,问道。

    “我等张大夫出来,问清情况后好向大少爷复命啊!”

    “你现在荣升了,这种小事哪还需要你亲自来?我们来就行了。[ 超多好看]”知夏揶揄地道。

    明德呵呵一笑,随意敷衍道:“只是暂时的而已,我还是属于大少爷的小厮。”

    钟漓月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大少爷特意派明德过来看守,是为了防止什么呢?他对春乔的事,好像知道点什么。

    过了一会儿,张大夫出来了。他的神情有些不

    自然,尤其是当知夏她们三人围上去询问春乔病情的时候。

    “好了好了,你们管那么多作何?!春乔既然是沈府的人,不管她有什么病,沈府都会负责到底的。”明德模棱两可地随便说几句话打发了知夏她们,然后独自将张大夫送走了。

    知夏她们三人连忙进屋去,围着春乔问东问西的。

    钟漓月站在门外,看春乔面如死灰地坐在那儿,一句话也不说,心里隐隐地感到有大事要发生。

    就好像今日的天气,方才还是晴空万里,瞬息间却风云暗涌。

    不知道待会儿会刮起什么样的大风大雨?

    将张大夫带到书房后,明德从里面将门关上,然后对张大夫说道:“有劳大夫将诊脉结果如实告知。”

    张大夫咬咬牙,垂下头,汗津津地答道:“那个丫鬟,有了身孕。”

    沈兆言眸光一沉,放在桌子上的右手食指轻轻抬起,敲了敲桌面,一下、两下……张大夫的心也跟着一跳,又一跳。

    须臾,沈兆言慢然地道:“带他去账房领一笔赏银。”

    张大夫立刻拱手说道:“老夫不敢!此事利害关系老夫知晓,绝不会在外乱言,请沈大少爷尽管放心。”

    “这笔赏银,你该得!”沈兆言满意地点点头,用眼神示意明德将他带出去。

    明德点了下头,对着张大夫劝道:“你还是拿着吧!你不拿着,我们当家的怎么知道你有没有领了他的心意?”

    张大夫紧张地立刻跪下,道:“老夫领得!领得!”

    “那就好!”明德满意地道。然后亲自将张大夫送了出府。

    不一会儿,竹园的后院突然过来四个凶神恶煞的家丁,他们将春乔给抓了起来。

    “你们这是作何?”知夏等人诧异地互相望了望彼此,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抓着春乔。

    钟漓月神情一沉,自己刚才猜测的两种可能,多半是第一种。

    “废话少说,带走!”

    四个家丁不由分说地拉起春乔就走。

    “春乔,他们为什么要抓你?”知夏急得冲着春乔喊道。

    春乔眼里满是绝望,对外界的所有声音都置若迷惘。

    “我们去找大少爷吧!”念秋说道。

    知夏猛地抓着钟漓月的手,

    说道:“漓月,还是你去问大少爷吧!”

    钟漓月无奈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我……”

    “不用问了!”明德意外地再次出现在大家眼前,肃然地说道:“春乔伺候主子不力,现责罚她进柴房思过。”

    “伺候主子不力?”知夏、念秋和若冬被这突如其来的罪名震住了。春乔做事向来稳重,怎么会伺候主子不力呢?不就是刚才突然晕倒了吗?她们不由得一阵心酸,富贵人家的主子果然都是一样的无情!

    “你们都杵在这里干嘛?大少爷为了春乔的事到现在还未用早膳,你们还不赶紧去伺候着?”

    四人闻言,立刻收拾起心情,各自忙碌起来。

    沈兆言用早膳时,荣六过来了。他指了指外面,问道:“大少爷,我听说春乔她……”

    “最近做事有些马虎,我关她两日,小惩大诫。”沈兆言淡淡地道。

    “春乔做事马虎?”荣六笑了笑,不相信地摇摇头,半开玩笑地道:“不会是不服气漓月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荣六自己不以为然,但是一旁的钟漓月听了却不高兴起来,这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知夏她们三人也纷纷猜忌起钟漓月来。她刚进府不久便被大少爷另眼相待,对于表现一向良好的春乔而言可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这次晕倒,不会是被她给气的吧?

    “我想提拔谁,重用谁,难不成还需要看一个丫鬟的脸色?”沈兆言冷着脸问道。

    荣六自知失言,忙低下头谦卑地道:“大少爷乃是一家之主,想重用谁自然是因为此人身上有不可取代的优点,尔等岂敢胡乱揣测?!”

    知夏等人急忙收起射向钟漓月的不善眼神,将头深埋。

    用完早餐,念秋和若冬伺候沈兆言净口,等他和荣六走后,钟漓月习惯地过去收拾碗筷。知夏急忙过去将她手中的碗筷夺了过来,谄媚地笑道:“万万使不得!这种事该由我们来做才是。”

    “是啊,竹园应由我们来打扫。”念秋也上前来跟着附和道。

    钟漓月冷笑,放下碗筷掸了掸手,当真潇洒地转过身去走了。

    干嘛要跟见风使舵的人一般见识呢?!像这种没原则没底线的人,她简直懒得出手对付。

    突然赋闲下来,钟漓月感到一阵无聊,在院子里瞎溜达了一圈后,她坐到了一个石阶上。

    竹园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整天打扫卫生,也没有四处观赏的兴致了。看书嘛,现在不太想看,找点什么事做做,打发下时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