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七十六章 偶遇二少爷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以往这个时候,她不是在打扫卫生,就是在去打扫卫生的路上。如今得权在手,什么事都不用做,却感到有点无所适从了。

    想了一会儿,她决定去大厨房玩玩。

    跑到大厨房,高婆子一见到她,就眯起眼睛笑道:“呦,小妮子现在高升了。”

    厨房里的其他人看见她,也纷纷投来不一样的目光。

    钟漓月两眉一挑,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给我说说,都愁啥呢?”高婆从一旁的矮垛子里抽出一把碎木头往锅灶里一填,问道。

    “有啥好吃的吗?”钟漓月朝她面前一坐,无精打采地问道。

    “你现在想吃啥就拿啥,管事的绝不敢说你一句!”

    “是吗?”钟漓月半信半疑地道。

    话音刚落下,旁边就有一个洗菜婆子凑过来,给她递来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然后谄媚地冲她笑道:“哎漓月,我家五妹的女儿模样挺俊俏的,今年刚好十五,你能不能跟大少爷说说,让她也进竹园做事?”

    “去去去,哪轮得到你?我姑侄家有个女儿也快到十五了。”高婆子赶忙挤着她,对漓月说道。

    洗菜婆子忙一脸精明地说道:“快到不是还没到了吗?你跟漓月这么熟络,不用你说她也会想着你的,对不,漓月?”

    钟漓月勉强挤出一丝笑,心想,你这么会说话,不该还是个洗菜婆子呀!你咋不上天呢!真是醉了!

    心里虽然有点不高兴,但她还是真诚地说道:“这事我得先问下大少爷。”

    “要是你天天在大少爷耳边吹吹风,那还不是十拿九稳的事?!帮帮忙,我明天就给你带来瞧瞧,如果她能得大少爷青睐,你也有功劳啊!”高婆子说道。[ 超多好看]

    “要不就两个一块儿带去,好事成双嘛!”洗菜婆子使劲将苹果往钟漓月怀里塞。

    “这样不好吧?”钟漓

    月拿着苹果的手都情不自禁地颤抖了起来,她为难地道:“还是等我先问问,然后再带去,免得大少爷一怒之下,把我给治罪了。”

    然后,她趁着她俩正垂眼思量的时候偷偷溜走了。

    接下来干什么呢?

    钟漓月翻了翻眼珠子,朝左右看了看。进沈府这么久,她居然只去过浆洗房、竹园和大厨房这三个地方。

    以前春乔说过没事不要到处乱跑,现在她这个不会到处乱跑的人都进柴房了,她的话还用不用听呢?

    沈府的主子极少,除了老夫人、大少爷和二少爷之外,好像只还剩一个勉强能称得上是‘表亲’的前大管家。

    不是说古代的大家族都有上百人口的吗?沈家的子孙未免也太单薄了!而且那个身为当家主母的老夫人,至始至终都没露过几次面,听说她常年闭门礼佛。至于二少爷,大白天的,应该也在外面上班了吧?

    刚琢磨着即使逛遍全府,也不会撞上什么主子,钟漓月就和二少爷迎头碰上了。

    “二少爷贵安。”钟漓月急忙福身行礼。心里却疑惑,这里和二少爷住的那个院子还远着呢,他为何会在此出现?

    沈谨言微微颔首,温声道:“嗯。你是哪个院子里的?为何一人在府中乱走?”

    “奴婢是……”

    “咦,你不是大哥院子里的那个漓月?”沈谨言适时地想了起来:“上次的事,真是抱歉了!没能帮上什么忙。”

    他的致歉完全出乎钟漓月的意料。这二少爷脾气也太好了,本来就不关他的事,可他还反过来为自己没能帮上忙而感到抱歉。钟漓月感到很不好意思,忙摇了摇头,道:“二少爷万莫说这样的话!当时情况危急,大家都是能撇多远就撇多远,二少爷却肯站出来为奴婢说句话,奴婢已经感激不尽!”

    “简单一句话谁都会说,可是要做到,却十分之难。你能不耿耿于怀,我已欣慰非然。”沈谨言客气地道。

    对待一个下人都能如此谦逊有礼,钟漓月对他的好感度瞬间提升了不少。“二少爷折煞奴婢了。”

    “幸而你后来化险为夷,否则,我可真要过意不去了。”沈谨言露出浅笑,缓声说道:“真是应了那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瞧大哥对你如今的态度,你的委屈,也算没白费。”

    “大难不死?”

    钟漓月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想起在现代流行的那种说法:大难不死,必有下回。她笑了笑,淡淡地摇了摇头。

    “虽然我们家里与正常人家不太相同,但不过大哥是个好男人,值得你托付终身。”沈谨言脸上划过一丝忧伤。

    钟漓月眉头微蹙,有点不理解:“什么叫,不太相同?”

    沈谨言张张嘴,欲言又止。犹豫了半响,他哀伤地道:“我爹去得早,大娘又不出来主持内务,所以大哥到现在还孤身一人,我们沈家明明是大户,却子息单薄。大哥身边有四个丫鬟,这么多年来都不能得大哥青睐,最后他独独选中了你,可见你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倘若将来你再为大哥生个一儿半女,夫人的地位自然非你莫属。”

    闻言,钟漓月诧然,急忙解释道:“二少爷误会了。奴婢跟大少爷之间只有主仆关系,除了伺候大少爷的衣食起居外,奴婢也绝无二心。”

    “呵呵,漓月害羞了!”沈谨言却认定了这回事,他笑道:“好了,我不说便是,你心里有数。”

    钟漓月被雷得里焦外嫩,什么叫‘心里有数’?为什么二少爷会这么说呢?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是她自己意会错了?还是大少爷哪句话里透露出他们之间有关系了?

    “哎——!大哥孤身这么多年,我还担心他会一直这般下去,直到死也无法忘掉骆小姐,看到他收你入房,我总算放下心了。”沈谨言几不可闻地叹了声气,温雅的脸上拂过一丝哀伤,最后又露出欣慰之色。

    钟漓月眸光一滞,不是范小姐吗?怎么又跑出一个骆小姐?

    “这么些年过去了,他也该忘了。”沈谨言目光飘向远方,一脸的无可奈何:“再美好,也不复往昔。”

    “二少爷?”钟漓月轻轻唤了一声。沈谨言没有反应,似乎已经陷入了某些回忆里。

    钟漓月不禁猜测,莫非大少爷的真爱不是范小姐,而是那个骆小姐?

    骆小姐又是何方神圣呢?

    从来没听说过!

    看不出来大少爷平时冷冰冰的,留下的情债倒不少。

    片刻后,沈谨言回过神来,对钟漓月微微一笑,道:“回忆以前愉快的那些事,有些恍神了,真是失礼。”

    “没有没有。”钟漓月连忙摇头。心里却想,文质彬彬的人礼节就是多,让她一个丫鬟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不过,他好像真的一点也没把她当做是丫鬟,完全没有少爷的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