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七十七章:写名字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他能放下骆小姐,实属不易,大娘的这件心事也终于可以了了。漓月姑娘,大哥以后就麻烦你照顾了。”沈谨言客气地说道。

    他尊称她为‘姑娘’?

    钟漓月心里一阵发汗,他在她面前不摆架子,态度客气,不会是因为把她当成了自己未来的大嫂吧?她只好再次解释一遍:“二少爷,你真的误会了。”

    “好好好,我不再提了。”沈谨言笑了笑,然后话锋一转,面色严肃地道:“不过你在大哥面前也万万不要提起‘骆小姐’三个字,免得大哥伤怀,埋怨起你来。”

    “二少爷,奴婢从来没听过‘骆小姐’此人,不知道这位骆小姐是……”钟漓月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沈谨言诧异道:“你不知道?”转瞬间,他又一副释然的神情,道:“也是,发生那样的事,府里谁还敢再提起?”

    钟漓月的好奇心被吊得足足的,可是二少爷好像并不想再多说这个问题,直接警告道:“你不知道也好,也莫要再问。即便你知道了,与你也没有半分好处。你只需记得,伺候好大哥,再生几个娃娃,为我们沈家兴旺后世,你也能母凭子贵,改变自身的命运。”

    “呵呵。”钟漓月怕越描越黑,干脆不再解释了。冲二少爷干笑了两声后,她福了福身,退下了。

    离开了沈谨言的视线,钟漓月也没有多余的心情再逛府里其它地方,她的整颗心都在想着那个‘骆小姐’。直觉告诉她,范千金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幌子,大少爷钟爱的,绝对是这个骆小姐。

    为什么府里没人敢提呢?

    知夏她们一定知道。不过,钟漓月觉得自己最好还是不要问,免得真像二少爷说的,大少爷听到后很生气,埋怨起她来。

    别人眼里她是高升了,可在她看来,自己却是如履薄冰。

    沈兆言是个心思很沉的人,他的喜怒哀乐几乎不露于表面,让人看不透。当你看不透一个人的时候,既有好奇心想看透他,更有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感。好奇心很容易满足,但是恐惧发生后,没几个人承受得起。

    所以,她拿出了宝贝书,用它来填满空闲的时间。

    在知识的海洋里畅游了一天,钟漓月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升华了许多。以前被各种电子产品包围着,完全忘记了纸张书籍的益处。这本书几乎看完了,对浣国各地的知识也大涨。

    “好想去旅游啊!”钟漓月合上书后感慨道。

    很快到了晚上。

    钟漓月和往常一样,沈兆言一回来,她就开始忙碌起来。

    等忙完事情,她拿出宝贝书,指着上面的生字向沈兆言请教起来。

    “这么多问题?”沈兆言皱皱眉。

    钟漓月解释道:“还差这些不认识的生字,这本书奴婢就全看完了。”

    “看完了?”沈兆言颇为意外地看着钟漓月。

    钟漓月点点头,一脸真诚。

    沈兆言不信,拿里面的内容问了钟漓月几个问题,钟漓月一一答了出来以后,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光芒。

    “大少爷今晚是否很忙,没空给奴婢解惑授业?”钟漓月考虑到他位高事情多,所以问道。

    沈兆言敛眸,微微一笑,欣慰地道:“漓月如今说起话来较之前内涵了许多,不枉我悉心教导,循循善诱。”

    钟漓月真诚地说道:“确实很感谢大少爷这些天的耐心教导,如果奴婢有钱,一定给大少爷在浣京最贵的酒楼摆上一桌,以表感谢之情。”

    “好,我等着。倘若漓月宴请,我定不推脱半句,盛装赴宴。”沈兆言配合着她的话故意调侃道。

    钟漓月撇撇嘴,道:“奴婢受大少爷耳濡目染,说话有内涵多了,大少爷也不差啊,脱口就能开起玩笑来。”

    沈兆言微微一笑。

    他的心情似乎一点也不受春乔事情的影响,给钟漓月讲解问题时依旧很有耐心。讲完后,他继续教导道:“这本书看完了,大多数常用的字漓月便都认识了,接下来可以试着临摹一遍,练练字体,同时可加深对字体的印象。毕竟你是在短时间内识的字,久时不看,或许会忘记。”

    “练字?”钟漓月瞄了一眼桌案前的毛笔,不敢恭维。“奴婢要求不高,看通俗易懂的书没问题就行,不用会写。”

    “学字的初衷不就是会读会写吗?会写之后,漓月就可以亲笔写家书回去了。

    “奴婢会写有什么用?也得他们看得懂啊!”钟漓月笑道。

    沈兆言微愣,勾起唇角一笑:“差点忘了。”然后,他站了起来,让漓月坐在他的位置上,道:“不写家书,也可以写点读书心得,总是没有坏处的。”

    钟漓月想想,以后自己创业了,怎么着也得自己记账啊,如果字体歪七扭八的,看着多不舒服?万一自己都看不懂,可就笑话了。不如趁现在的好机会多学点。

    于是她坐了下来,先跟着沈兆言学认识几种毛笔,然后又提起笔,学握笔的姿势。

    沈兆言抽出一旁的宣纸,给钟漓月铺上。然后大手一握,在钟漓月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一把抓住她的手,在白色的宣纸上挥舞起来。

    突然被一个异性抓住手,钟漓月紧张得整颗心都提了起来。从未有过的肌肤碰触,就如同遭受了电击一般,她的浑身都僵直了,完全不知所以然。

    “写字时坐姿一定要端正,左手放在宣纸上,按着它,不让它乱跑,右手拿着笔,从右上开始写起。”说着,沈兆言自然地拿起钟漓月的左手,将她的左手按在宣纸上,然后将自己的左手放到了旁边,他的右手则抓着她的右手,两只手臂的姿势形成一个怀抱,将她完全地包在了自己的怀中。

    钟漓月立即感到身体冒出一阵阵暖意,想着这样的姿势太过于亲密了,她的心跳不由得加速起来。

    沈兆言对钟漓月的变化毫无察觉,继续讲着:“想要行笔流畅,就要借用手腕的灵活之力,手臂尽量不要动,更不要跟随手腕的方向来回,否则下笔没劲,人就会被笔带着走,而不是人控制着笔。”

    钟漓月的脸红了一阵又一阵,心‘噗通噗通’地狂跳,沈兆言说话时的吐息拂过她的耳边,更是令她浑身酥麻,心神恍惚。

    “这五个字,漓月可认识?”写完,沈兆言放下笔,指着宣纸上的五个正楷黑字问道。

    钟漓月慌乱地忙应了一声,定睛看了一眼,白色的宣纸上面有五个字,三个在上,两个在下。上面的是用浣国文字写的‘沈兆言’三个字,下面两个字则是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