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八十一章:老夫人的心思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无所谓!我们家现在已经穷得不剩什么了,没啥可失去的,还怕什么呢?越有钱有地位的人才越害怕失去。”钟漓月不光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是这么想的。通过一下午的时间,她已经完全想通了。她才不要顾此失彼,傻不拉几地被春乔当炮灰使呢!

    “那你为何还要来给我送饭?”

    “可怜你肚子的宝宝呗!”钟漓月无奈地道。按照灵魂的年龄来算,她正是想要宝宝的时候。

    钟漓月无所谓的态度使春乔彻底奔溃了,她趴在门上哭着哀求道:“漓月,我求求你,我只是想让你帮孩子的父亲送个消息。”

    “孩子的父亲不会是那个平家大少爷吧?你是平家派来的间谍?”钟漓月突然想到这种可能性,吓了一跳。

    “不是的。只有平家大少爷才能联系到孩子的父亲。”

    “那你们是怎么……平时是怎么见面的?通过平家大少爷?”钟漓月犹豫了一下,换个含蓄点的说法问道。

    “孩子他爹之前曾在沈家做事,后来被平大少爷招了去,我们再联系时,都靠平大少爷从中传递消息。”

    钟漓月一下子想起嫁女儿给平大少爷的那个掌柜,这个平大少爷,好像在专门瞄准沈家,窃取他所想知道的情报。

    略作思索后,钟漓月勉强妥协了,她说道:“那好吧!不过,我给他送消息他会怎么做,这你得告诉我。是偷偷带你走,还是向大少爷明说?如果他准备偷偷带你走,大少爷查出来,定会迁怒于我。我已经被你害过一次,你可不能再害我了!”

    “上次我并非有意要害你,我算准了时间。在大少爷回来之前,你是不会有事的。而且后来,大少爷不是还提前回来了吗?”春乔真诚地说道。

    “你算准时间?这话什么意思?”钟漓月不解地问道。

    “有人要我试探大少爷对你的在意程度。”春乔如实说道。

    钟漓月一惊,“谁?”

    春乔见缝插针:“你帮不帮我?”

    “这个人到底是冲大少爷来的,还是冲我来的?”

    “有分别吗?从大少爷看上你的那一刻起,你和他再也脱不了干系。”

    钟漓月感到有一张无形的网正笼罩在沈府的正上方,撒下这张网的人能力通天,绝不是像平大少那样肤浅之辈。她自认为自己还不够分量,能对这样的人产生威胁。所以,这个人肯定是冲沈兆言来的。

    沈兆言本身就是一棵大树,树大自然招风!她站在这棵树的旁边,怎么可能不被风浪波及?要想平稳度日,摆脱目前的环境,就得还清债务。如果那笔债务是被人栽赃的,就得揪出幕后主谋,替明月沉冤昭雪。

    思及此,钟漓月决定道:“好,信我帮你送!你写好了吗?”

    “我没有纸笔。”

    钟漓月无语了,电视上不都是随便从衣服上撕块布下来,咬破手指写信的吗?“那只好等明天大少爷出门了,我再去书房拿纸笔来。”

    “不必!你去找块白布,再到念秋的首饰盒里拿一根她平常描眉用的碳铅即可。”春乔已经想到了办法。

    钟漓月想想不难,便一口应下了,“行。”

    按照春乔所说的,她很快将白布和碳铅找来。

    春乔借着月光,快速地在布上写下一行行字,写完后,她将布和碳铅从里面递了出来。“到了平府门前交给守门的人,告诉他这是给平大少爷的即可。”

    钟漓月接过那团白布的刹那,脑子里猛然想明白了上次自己脑中一闪而过的疑点是什么了。春乔当时为何一口咬定她是偷了大少爷的书?自己在宿舍一共看过两本书,一本是小石头给她的,还有一本是大少爷给的,两本书的封面颜色一样,但是上面的字不同,只有识字的人才能分辨得出来。知夏她们不识字,根本不知道她前后看的书不一样。但是春乔肯定她是偷拿了大少爷的书,说明她是识字的。

    一个识字的丫鬟,除了特殊情况以外,多数是别人派来的奸细,这样才能便于互通信件,传递情报。

    她早该想到的!

    气人!

    沉默了良久,钟漓月看着白布,戒备地说道:“为了防止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我得先检查一遍,你不介意吧?”

    心里却又加了一句:就算你介意我也得看。

    春乔也料到了,直接说道:“你看吧!”

    钟漓月不客气地展开白布,借着月光看向上面的内容。

    白布上面是一首这个时代大作家所作的长诗,内容描写了平原的风景,同时加诉了一些个人情怀,没有半点与孩子、发现、囚禁、柴房等敏感词汇有关联的地方。钟漓月又把每句话的开头第一个字连起来读一遍,最后一个字连起来读一遍,都没找出任何相关的话语来。

    “你想用暗语蒙骗我?”钟漓月看完后,气不打一处来:“拿出这种东西让我相信你是在向孩子的爹求救?你当我是傻缺吗?”

    “这首诗是我们的定情诗,我们曾经有过约定,若是有朝一日陷入险境联系不上对方,就设法给对方送去这首诗。”

    居然还向她撒狗粮!

    钟漓月撇撇嘴,心里有点犹豫,到底该不该相信她呢?

    突然,她灵光一现,得意地笑了起来,“我把这封信交给大少爷,然后再把你的话告诉他,说不定这样也能洗清明月的冤情。”

    “是吗?呵呵。”春乔自信地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说道:“大少爷他既然钟意你,又怎么会放过你?你跟他的目的,一致吗?”

    钟漓月一怔,春乔说得没错,她与沈兆言之间的利益是相冲突的,怎么可能站在同一条船上呢?

    这招无用,钟漓月只好认输了。她恹恹地收起白布,说道:“明天一早我就帮你送去。”

    “不要早上去送!晚上去。白天人多,若是叫人看见你去了平府,大少爷那边你不好交代。”

    钟漓月也是醉了,翻了翻白眼,说道:“谢谢你这么替我着想!白天人多不方便,我晚上出去就方便了吗?”

    春乔闻言,在里面不禁也犯起了难。府里的丫鬟没有主子的命令,晚上确实不好出门。漓月稍有不正常之处,大少爷定会察觉出来。所以,只能……不知他还会不会去老地方等她了?思索了片刻后,她决定博一下,“你拿着这块白布,在我们屋子外面的小竹林里随意找根竹子系上,然后回屋去。第二要在她们三个起来之前先去竹林里看看,若是布没有被取走,你就将它收起来,晚上再试一次,连试五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