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八十二章:人赃并获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钟漓月恍然想起来哦,你之前有两晚出来,原来是为了约会,而不是去找我。”

    “自从他去了平府,我们就没再见过,只用这个方法互诉相思而已。平大少爷消息灵通,恐怕早就得知我被禁锢起来,不会再派人来取信了。姑且试试吧!”

    “这个没问题。问题在于,我们是不是该商量一下,他收到你的消息之后我拿我想要的消息?”

    “你一信被取走,就来找我。”

    “我有没有按照你说的去做,你也从考证,你不怕我骗了你?”钟漓月提出的怀疑。她不春乔会如此信任。要么,她就是有办法她到底有没有按照她说的去做,要么,她就是在给她下套。

    究竟是哪一种,钟漓月不,春乔手上有她想要的,她只能被春乔牵着鼻子走。

    “你不|||小说 [][]u觉得老和大少爷之间的关系很奇怪吗?一点也不像亲生母子。”春乔又扔出一记重磅炸弹老在嫁入沈家之前已经有了心上人,沈老爷却对她情根深种,为了得到她,用尽手段,最终拆散了老与她的心上人。所以老十分赍恨沈家,包括她为沈家生下的。”

    钟漓月听到这些话,既觉得震惊,对很多困惑的事又觉得了然。

    之前她就察觉出这对母子不正常,现在总算明白为他们不一起吃饭,几乎不见面了。沈家厨房被烧的时候,老看上去一点也不生气,说不定她还在心里默默地感激明月,希望她再多烧几把火,把沈家烧个精光她才高兴呢!

    作为一个一直被亲生母亲讨厌的小孩,沈兆言从小到大,心里一定有很多的苦吧!

    “沈家出任何事,她都漠不关心,但是厨房被烧那却出现在了前厅,说明呢?”

    “当时大少爷不在家,她说也是沈家的老,她不站出来主持大局,难道要让外人来当这个家吗?!如果说火是她烧的,那为要等到这个时候?”

    “呵呵。”春乔冷笑一声,道我没说火是她烧的。她跟那场火并关系,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沈家很有人的秘密。”

    钟漓月翻了个白眼,不想跟她多啰嗦,直接道你不要再混肴视听了。我按照你说的去做,事情办成了,你就老老实实地告诉我是谁把烧厨房的火栽赃给了明月。这次是我最后一次你,珍不珍惜这个机会,随便你!”

    说完这番话,钟漓月起身来,拿着中午的盘子走了。

    宿舍东北方向有一片稀疏的小竹林,竹子许多都已枯萎,透过它们,一眼便能看到斑驳的墙壁。钟漓月随便找了一根竹子将白布系上。系好后,她安静地立在那儿,陷入了沉思中。

    沈家人少,关系却十分复杂,府里平时看上去风平浪静,如死灰一般沉寂,实则有很多不安分的心思在平静的外表下暗暗涌动着。她有一种预感,总有一天,这股不安分会卷起一道改变沈府命运的大风浪来。不一直忙于家族事业的沈兆言有没有察觉到?

    黑暗之中,她静静独立,沉浸在的思绪之中,担心着沈兆言对这些暗涌没有察觉,却忽略了的身边,此刻也是危机四伏。

    两双来自不同方向的视线正在紧紧地盯着她,他们巧妙地将的身体隐藏在黑夜之中,以为这样就不会有人能她们的存在。但,螳螂捕蝉,永远有黄雀在后,谁才是真正掌控全局的大赢家,还需要再等上一会儿工夫才能见分晓。

    翌日,天灰蒙蒙的,一层厚重的乌云压在上空,像是随时会下大雨的样子。

    所谓天昏昏兮人郁郁。

    钟漓月一不睡过了头,知夏她们各自去忙早饭、烧热水,根本没人记得要喊她。等她醒来,意识到可能睡过了头之后,脸都没洗就赶紧跑去主卧房。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沈兆言竟然也还没起。

    这可是破天荒头一回。

    撩起帘幔,钟漓月正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他,他突然睁开了双眼,迷迷糊糊地看向钟漓月。

    这个时候的他看上去好呆萌,除了下巴的胡茬,整张脸看上去光滑细腻,比的皮肤还好。又恰似那些胡茬,意之中给他添上了几分男人味,使他看上去阳刚许多,不像个。

    成天面对这么高颜值的大帅哥,钟漓月真担心以后找对象谁都看不上眼。

    “几时了?”沈兆言的声音因为刚醒而有些嘶哑,他掀起棉被坐了起来,泼墨般的黑发懒散地垂下,如同他此刻慵懒的神情。

    “差半刻就过卯时了。”

    沈兆言站了起来,眉头深锁,似在思考。他来到梳妆台前坐下,钟漓月拿起梳子,开始慢条斯理地为他梳理发丝。

    伺候完他早膳,钟漓月以为他会走,正奇怪今早明德没来,明德便和六爷风尘仆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拱起双手,神情严肃地禀告道禀大少爷,人抓到了!”

    沈兆言眸子一冷,问道现在何处?”

    “在前厅,叶川看着呢!”明德上前一步,眸子露出狠意,矮声说道人赃并获!”

    沈兆言站了起来,双手负于身后,走到门口时,他身体微微一转,对一脸好奇的钟漓月说道你。”

    钟漓月一怔,迈步走了。

    明德和六爷跟在沈兆言身后,随着他一同走向前厅。他话也没对钟漓月说,意思就是让她也跟着去。

    钟漓月愣了愣,猜想大少爷喊他多半是为了让她去奉茶,于是便默默地跟了上去。

    一到前厅,她便看见屋子的正中央跪着一个身穿夜行衣的人,从壮实的背影来看他应该是个男子。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近,她这个男子的面前摊着一块白布。

    那块白布???

    登时,钟漓月的心猛烈地抖了一下,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了上来。

    看押他的叶川见沈兆言进来,便及时地退到了一旁去。

    钟漓月故作镇定地站到沈兆言身后,这时,她才看清楚这个人的脸。

    此人看上去年龄大概在二十岁上下,相貌普通,皮肤黝黑,平凡的五官里透着一丝刚毅,形之中为他添上了几分独特的气质。

    “他嘴巴严得很,一个字都不肯说。”明德汇报道这白布上的内容就是一首普通的长诗,六爷用了几种暗语都没能解出是来。”

    “跪了快三个时辰了,我问他都不答,也不知他要作何!”荣六烦闷地道。

    沈兆言目光深邃地看着地上那个男子,在他身边绕了几圈,然后看着钟漓月,说道既然他不肯说,就由给他送信的人来说吧!”

    第八十二章:人赃并获

    第八十二章:人赃并获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