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九十章:写信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只是……按绯闻来分析,应该是大少爷深深地记住范府丫鬟的制服才对,为何不喜欢大少爷的范千金却对沈府的下人制服如此印象深刻呢?

    “该不会是个哑巴吧?小说网不少字”解围的那个女子见钟漓月一直不,便瞪大眼睛问道。

    钟漓月正愁要不要承认是沈府丫鬟这件事,被她这么一提醒,不禁计上心来。她用嗓子发了两声‘啊’,两手又在空中比划了几下,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以后问起来,她可以说当时嗓子发炎了,所以说不出话来。

    “真的是个哑巴。”替她解围的女子对美艳少妇说道。

    范紫烟收回视线,一双美丽的杏眼上下打量起钟漓月来。

    半响,她吩咐道带她去洗一洗,换身干净的衣服。”

    两个丫鬟福身说‘是’,然后拉着钟漓月走向另一个房间。

    ->小说weu   衣服没有现成的,范紫烟特意吩咐人去买了一套。那套旧的让两个丫鬟收了起来。

    等钟漓月洗干净被带到范紫烟面前时,她已经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她径直从钟漓月身边走,平静地说道跟我走吧!”

    钟漓月迟疑了一下,心想,不管范千金去哪,她最终都得回浣京,于是便跟了上去。

    范紫烟带着一行人走向码头。他们的外形和穿着在大街上绝对是独树一帜,但是没有人敢上前来骚扰她,由此可见,平家在这里挺有势力的。

    快到岸边的时候,钟漓月远远地便看到有一个面如冠玉的儒雅少年正在岸边翘首盼望,他脸上满是焦急,一见到范紫烟等人,他便展颜一笑,挥起手大喊一声‘大嫂’,然后小跑,喘着气温声说道大嫂,你可了,船马上就开了,我们都在等你呢!”

    “叫五弟久等了。你大哥呢?”范紫烟光滑水嫩的脸上掠过一丝局促。

    “他先上去了。”平玉尧憨憨一笑,道大嫂,我们也上去吧!”

    “嗯。”

    到了船上,平玉尧才范紫烟身后多了一个丫鬟,他看着钟漓月,问道咦,好像多了一个人。”

    “她是个哑巴,在街上叫人欺负时被我瞧见了,我悯她可怜,便将她带来了。”范紫烟解释道。

    平玉尧点点头,他还以为是岸上的人混上来的。既然不是他就放心了。不过,他想起一件事,“刚才船舱里有人汇报,少了一名女子。”

    “那群里有哑巴吗?”小说网不跳字。范紫烟提出的质疑。

    平玉尧挠了挠后脑勺,讪讪一笑,道好像没有。”

    范紫烟抬起下巴,语气里夹杂着一丝愠怒难道我连多要个丫鬟也不行吗?”小说网不跳字。

    平玉尧连忙摆手赔笑道不是不是,我只是例行公事问一下而已,大嫂见谅!”

    范紫烟冷眼扫了他一下,然后走了。

    “你还不快跟上去?”平玉尧目送范紫烟离开,却见钟漓月还杵在原地没动,便好心地提醒道。

    钟漓月面露犹豫之色。平大少爷见过她,不这时候见他,对的处境有利还是有害?

    “你,不会是不愿意跟着大嫂吧?小说网不少字”就在钟漓月左右为难时,平玉尧突然小声地问道。

    钟漓月看了看他,没。

    “你放心,我大嫂虽然看着性子冷,其实人还不,你以后跟着她安心伺候着,少不了你的好处。”平玉尧柔声宽慰道。

    钟漓月胡乱地点了点头,朝着范紫烟的方向跑去。

    “在船上不要乱跑!”平玉尧冲着钟漓月的背影扬声道。

    范紫烟三人进了一间舱房,钟漓月跟到门口,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时,平知义恰巧此时从里面走了出来。

    钟漓月噤若寒蝉,顿时立住身体,垂下眼帘不敢看他。她默不作声地等待着平知义先发制人。

    不过,静默了片刻后,平知义冲着里面喊道你身边何时多收了一个丫鬟?”

    他的语气很随意,应该没认出钟漓月来。

    屋里的范紫烟却神情一凛,对身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那个丫鬟会意,马上出来向平知义解释道大少奶奶方才出去饮茶,在街上巧遇这位哑女被人欺凌,见她可怜便将她带来了。”

    “不是跟你们说过,船上不能随便加人?此事告诉了五少爷没有?”平知义责备道。

    “大少爷放心,已经说了。”

    平知义‘嗯’了一声,然后便离开了。

    “船上不比岸上,时刻都有危险,你可不要乱跑,给我们少奶奶添麻烦,吗?”小说网不跳字。那个丫鬟对钟漓月说道。

    钟漓月顺从地点点头,然后跟她进屋去了。

    范紫烟坐在桌子前,目光流转,眉头浅皱,似乎在思考问题。片刻后,她吩咐道准备纸笔,我要写信回浣京。”

    那两个丫鬟一个铺宣纸,一个研墨,一个桌案很快便摆好。

    范紫烟提起笔,笔尖刚触及信纸,就被她收了,犹豫了片刻,她又下笔,刚写了几个字,她就不满地将纸揉了朝旁边一扔。

    犹犹豫豫,悬而不决,这幅神情像是在写情书给心目中的男神。

    钟漓月干站着聊,睨了睨另外两个干站着的丫鬟,她们面表情地站在那儿,活像两尊雕像。这样的日子,她们可能已经习以为常了吧!

    撇撇嘴,动动眉毛。实在聊!

    所以,钟漓月扬起眼角朝那信纸上瞄去。

    刚看一眼,便被开头的称呼给惊住了:沈亲鉴。

    浣京姓沈的,钟漓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沈兆言。但是‘沈’并不代表就是他一人。

    不范紫烟是不是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她又揉了这张信纸,重新写道:沈兆言亲鉴。

    写了几行,她停下来将内容默念了一遍,摇摇头,又揉了。

    如此反复的样子,好像生怕信写了,不能送到沈兆言手里,或者语气不合适,沈兆言读得不高兴。

    地上的纸团多了,两个丫鬟便开始蹲下身去捡,其中一个出去拿来一个火盆,将所有的纸团通通扔进去烧毁了。

    她们三人一个写,两个毁,默契地不用多说一句话,可见她们经常这样。

    钟漓月根据她们这行为确定了一件事。

    范紫烟喜欢沈兆言!

    这么说,他们等于是两情相悦呀!

    可是范千金出嫁那天,沈兆言看上去一点也不伤心。钟漓月不否认,沈兆言是个极善于掩饰情绪的人,但是,他看那对琉璃盏时的专注眼神,不像是没故事。

    真相到底是呢?

    “少奶奶,你就别写了吧!”一个丫鬟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劝道。

    范紫烟眸光一闪,缓声说道我想见他一面。”

    第九十章:写信

    第九十章:写信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