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零二章:妾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少不更事时可以随意称呼,如今并非昔日,岂还能那样?”沈兆言似乎一语双关。

    “借口!”骆云芙撅起嘴,纯真地嗔道。

    “咚咚咚。”敲门声再次想起。

    骆云芙回头看了下门,说道进来。”

    是骆家的另一个丫鬟。她看到骆云芙,低头说道,汤药熬好了。”

    “准备糖了吗?”小说网不跳字。骆云芙贴心地问道。

    丫鬟摇摇头。

    “不备糖喝?药这么苦?!”骆云芙让她去拿一些她平时喝药时吃的糖来。

    “不用那么麻烦了。”钟漓月客气地拒绝道。

    骆云芙奇怪地看着她,一脸辜地说道可这是我吩咐下人给沈大哥准备的。”

    ?

    钟漓月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药不是给她的?===小说 wledu

    “染了风寒的人是她,我喝药?”沈兆言眉头拧了一下,说道。他准备端药给钟漓月。

    “可是大哥说在赤岩岛看到你时,你很疲累,而且这个是补药,不是治风寒的药。”骆云芙柔声问道她的药应该在小厨房里熬了吧!”

    然后,她又转脸看向钟漓月,表示歉意地道抱歉啊,我忘了说了,害你误会。”

    她脸上一派纯真,眼神很真挚,钟漓月一时分不清她是善意的还是敌意的,所以对她淡然一笑,轻声道一句没事。”其它没有多说。

    骆云芙抢先一步端起药碗递到沈兆言面前,一脸殷切地道沈大哥,你快点喝了它吧!不然凉了。”然后又吩咐丫鬟你快去拿糖来。”

    “我不喜喝这些,替我谢谢你大哥的美意。”

    “这可是我大哥的私藏,你不喝他会不高兴的。”骆云芙撅着嘴唇,语气里带着撒娇的味道。

    沈兆言看她一脸执着,便伸手接,然后朝旁边一放,直接跳过了这个问题你出去吧,她需要静养。”

    骆云芙不满地埋怨了他一眼,他的性子说一不二,便识趣地不再提喝补药的话。“张大夫说她已经没事了。张大夫可是妙手回春,他说没事就肯定没事啦。我爹了,你去见见他吧,我陪这位说。”

    说着,她一下子跑到钟漓月的床边,朝床沿上一坐,自来熟地道我叫骆云芙,你叫?”

    对于陌生人的热情,钟漓月略表尴尬。顾虑到这是人家的地盘,所以干笑着回答她道我叫钟漓月。”

    骆云芙心地随口说道咦,你是沈大哥的通房小妾,为何不是沈?”

    钟漓月的表情再次僵住了。时候成了他的通房小妾?困惑地看向沈兆言。

    沈兆言皱起眉,语气明显不悦地说道这是我们沈家的家事,就不劳骆费心了。既然我已经说了她不舒服需要静养,倘若骆还要执意打扰的话,那我们只能立即离开贵府了。”

    骆云芙呆若木鸡,好像对沈兆言的冷漠非常不习惯。她一脸辜地问道我说了吗?”小说网不跳字。

    “咚咚咚。”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打破了屋内的僵局。

    “谁啊?”骆云芙不高兴地问道。

    “是吗?奴婢是临时调伺候沈大少爷的侍婢。”

    “何事?”

    “那位的汤药熬好了。”

    “端进来吧!”骆云芙说道。然后又看向一旁的沈兆言,急切地解释道沈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若是走了,我爹他们会责怪我的。是我不好,是我不知轻重,我不多嘴便就是了。”

    沈兆言冷漠地看着骆云芙,道骆,今日看在骆伯父和骆兄的面子上,此事姑且作罢,希望骆注意待人之道。”说完,他把药碗端下,到床边对骆云芙说道麻烦骆让一下。”

    骆云芙贝齿咬着下唇,静静地看了沈兆言一会儿,然后失落地轻声说道你变了。”

    钟漓月扫了一眼骆云芙,看到她的眼泪在眼里打转,正要滴落的瞬间,她委屈地跑了出去。

    丫鬟也跟着急匆匆地退了出去。

    通常电视剧里出现这种情况时,男主角旁边的人都会对男主角说一句话:还不快去追?

    钟漓月差点也不能幸免于俗。不过身旁一股刺鼻的药味打断了她的思路。

    沈兆言已经在她身边坐下,准备继续喂钟漓月。

    钟漓月瞥了一眼黑乎乎的药汁,加上那股浓浓的味道,脸都跟着苦了起来。“我能不能不喝?”

    她最怕吃药了。

    沈兆言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凉凉地道你说呢?”

    “可是一看就很苦!”

    “良药苦口利于病。来,张嘴!”沈兆言用调羹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送到钟漓月的嘴巴前,说道。

    钟漓月害怕得把头转了,抗拒地道我真的不想喝,我已经好了,很精神。”

    “是药三分毒,我不逼你多喝,喝完这一碗,你若是一直没事,就不必再喝了,好不好?”沈兆言耐心地哄道。

    钟漓月想想,答应了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想等凉了一口灌下,这样痛苦一阵子就好了。”

    “还像个孩子似的?!”沈兆言奈地道。他用调羹搅动药汤,一边搅拌一边吹。

    “骆不是说男主人了吗?你不去看看?”钟漓月受不了他这么体贴,所以提醒道。

    沈兆言淡淡地道等你把药喝完我就去。”

    “我一定会喝完的。”这么不她,友尽!哼!

    过了一会儿,沈兆言用调羹沾了点药汁放在唇上试了试温度,然后说道来,差不多了,太凉了也不好。”

    钟漓月接过碗,眼睛一闭,仰头一口喝下。

    沈兆言被钟漓月绝望的表情逗笑了,忍不住调侃道不的,还以为是碗毒药呢!”

    终于喝完了。钟漓月只感觉胆都破了,苦得要命。

    看到她脸都苦得纠了起来,沈兆言又不忍心地说道:在人家做客不比家里,你忍耐一下。”

    良久,钟漓月终于缓过劲来。她看了看沈兆言,他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钟漓月想了想,忍不住问道刚才骆为说,我是通房小妾?”

    “骆少爷带人去岛上救我们时问了你的身份,我告诉他的。”

    “因为这个身份比较方便吗?”小说网不跳字。

    沈兆言看着她,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我想收了你,做我的妾侍。”

    让我给你当小?做梦去吧!钟漓月冷脸问道为?”

    沈兆言静默地看着钟漓月,颇为奈地笑了笑这种事,漓月觉得是为?”

    钟漓月也是醉了。他觉得给他做小好像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简直就是直男晚期。她的三观被毁尽了!(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二章:妾

    第一百零二章:妾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