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零四章:忆当年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里有六爷在,你安心去吧!三日之内我们便会启程。”沈兆言的语气十分冷静,不像是冲动之下说的话。

    叶川“哦”了一声,眨眼的功夫,他就不见了。

    真是来如闪电,去如疾风。

    沈兆言侧眸,淡淡地说道你好好休息,随时准备启程。”

    说完,他打开门出去了。

    钟漓月呆愣了片刻,起身下床,来到窗户前,伸手将窗户拉开。

    一阵凛冽的寒风瞬间蹿进来,肆虐般地风卷着屋里的每一个角落。

    钟漓月感觉那股风从她的头顶直接灌入了全身,霎那间,她浑身都凉透了,猛地打了个寒颤。她又急忙把窗户关上。

    许久许久,她才从那股清冽的寒风中缓过劲来。

    窗户一开一关,方能领略得到屋中的温暖,天壤之别的[小说][][u][]巨大差距,就好比沈兆言前后的态度,一下子从春天步入了严冬。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小说网不跳字。钟漓月垂眸自言自语道。

    沈兆言站在屋外,静静地背对着房间独立,任由寒风肆意地吞噬着他身上的温度。

    不多久,他浑身仿佛已经僵直了,一直没有动。

    骆云卓时,他才动了动身体。

    “沈兄站在外面?”骆云卓奇怪地问道。

    “出来吹吹冷风,想些事情。骆兄了?”

    “哦,我爹了,我娘亲自下厨,为你接风。走吧!对了,你那个小妾呢?一起喊上吧,反正也没有其他人,云芙和贱内也都上桌了。”

    “不必客气,她刚吃完药。”

    “哦,那就不要出来吹冷风了,免得再冻着。”

    “北崮河的风太冷了,身体虚弱的人肯定受不了要大病一场,你们浣京这时还热着了吧?小说网不少字”

    “嗯。”

    两人边说边聊,很快就到了前厅。

    前厅分为正间和偏厅,正间中央有个大圆桌,上面摆满了饭菜美酒。

    骆知远和姚氏、骆云芙,还有一位美丽少妇和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坐在偏厅里聊着天,沈兆言一进来,他们全家起身相迎,顺便来到客厅。

    “兆言。”骆知远上前一步,走到沈兆言面前,抱着他的双肩拍了拍,上下端详了他一阵子,脸上泛着激动一眨眼,都长这么大了!我们离开浣京时,你才……”骆知远拿手上下比划了一下,然后确定地说道这么高。”

    “骆伯父,骆伯母。兆言失礼了,现在才。”沈兆言礼貌地对他们说道要骆伯父全家等晚辈一人,晚辈真是该死!”

    “你骆伯父刚时蓬头垢面的,比这看上去要老好几岁,幸好你没有立刻。你看我们夫妻俩收拾一下,是不是显年轻多了,和刚离开浣京时没区别?”骆姚氏绽颜一笑,道。

    “兆言哪还记得?我们离开浣京时,他才十二岁。”骆知远嗔道。

    “爹,娘,赶紧让沈大哥坐下来吃饭吧!哪有让客人一直站着的道理?!”骆云芙娇声嗔道。

    “对对对,你瞧瞧我,一高兴,把这个都忘了,兆言来,快坐下。”骆知远高兴地揽着沈兆言的背,将他安排到他旁边最近的位置。

    贴近当家男主人的位置一般都是属于家里长子的,所以沈兆言没有坐下,连番推让,最终没拗过他们一家。

    “你一定要坐在这里,我今天要好好跟你喝一杯。”骆知远豪声说道。

    “我来介绍一下吧!”骆云卓指了指那位少妇和那个小男孩,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妻,这位是我的长子。”

    母子两人对沈兆言低头行个礼。

    沈兆言福身回礼,道来得匆忙,未来得及给你们备礼,兆言失礼了。”

    “哪里话?你能来,我们就很高兴,对吧,爹?”骆云卓和声笑道。

    “是啊,我们离开浣京那么些年,几乎没见过几个故友。”骆知远感怀地道能见到你,就犹如见到了你爹。”

    骆云卓分别给他们和倒上了头杯酒,“来,今日我们喝个痛快!”

    三人仰头一口喝下,一旁伺候的丫鬟立刻上前将他们的酒杯斟满。

    “晚辈敬骆伯父。”沈兆言端起酒杯敬酒。

    然后又敬谢骆云卓这杯敬骆兄,感谢骆兄及时出手相救。”

    “哎,也是因为防备朝廷密探,我们才能及时得知你去赤岩岛的消息。对了,你为何一人前去赤岩岛?”骆云卓疑惑地问道。

    沈兆言淡淡地答道家里有件贵重的物件丢了,随之一同消失的还有家里的一个小妾,所以便寻着她的踪迹一路追来了。”

    “那个钟漓月是个窃贼?”骆云芙惊讶地插嘴道。

    “找到她才不是她,她是不被人拐卖到了此处,所以我得尽快赶彻查物件的去处。”

    “物件如此重要,一个护卫都不带就追去了赤岩岛?万一云卓没能赶去,你岂不是危险?”骆知远关心地责备道。

    “兆言确实鲁莽了,一定谨记骆伯父的话。”

    “被卖去赤岩岛多久了?那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但凡女子听到那个地方,魂都能吓没了!”姚氏一惊,带着同情的语气问道。

    “看她好像没事,除了有点虚弱,没不同。一点都不像被吓到的样子。”骆云芙说道。

    姚氏话里的意思沈兆言岂会听不出来?!他清楚地答道还好,她前脚刚上了岛,我后脚便赶到了,没让那群盗匪有机会伤她。”

    “那就好。”骆知远点点头,“若不是听你这么一说,我还以为你是专门为那个小妾而来的。堂堂一个当家人,为了个通房小妾不顾性命,传出去要叫人笑话!”

    “会?!”沈兆言浅然一笑。

    “爹,你也太看得起那个小妾了。她相貌普通得很,沈大哥可能会为了她不顾一切?”骆云芙一脸邪地说道。

    “云芙,的?”姚氏嗔了她一眼。

    骆云芙撇撇唇,低下头吃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骆知远感慨万千地跟沈兆言说了很多和他父亲年轻时的往事。吃完饭,骆知远余兴未消,又让姚氏泡壶茶,要和沈兆言彻夜长谈。

    “当初若不是你爹暗中相助,我们骆家在北崮河还不知要过日子?”骆知远说着说着,眼眶红了,“可惜他死了半年之久,我才从别人口中得知此事,不然我就算冒死,也要赶回浣京送他最后一程。”

    “骆伯父的心意,家父在天之灵一定会收到的。”

    “兆言呐,你不,我们骆家得势时多少人巴结我?!可是落魄时,只有你爹一人不顾性命出手相救。这份情义,我这辈子没机会再还了。”骆知远抓着沈兆言的手臂哽咽道。(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四章:忆当年

    第一百零四章:忆当年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