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一十章:梦中惊慌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大少爷,他们到底为要监视我们?”钟漓月故意问道。

    “只不过是为了防范朝廷的追杀,所以对外来的人要实行监控掌握,以便随时了解我们的动向,如此他们才能安心。”沈兆言平淡地答道。

    钟漓月点点头,心想也是,不然夜里哪能睡得安心啊!但是,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许久没听漓月讲故事了,看在那些食物的份上,能否再讲一个?”沈兆言看着钟漓月说道。

    “不看在那些食物的份上也可以啊!”钟漓月假装大方地说道。估计厨房的人都认为那些菜是沈兆言拿来吃的,所以才给了那么多大菜。如果是她吃的,顶多就给一、两个小菜。吃人嘴软,讲就讲吧!

    “从前有位秀才赶考,住在一个经常住的店里。考试前两天他做了三个梦,第一个梦是梦到在墙上种菜,小说 3w第二个梦是下雨天,他戴了斗笠还打伞,第三个梦是梦到跟心爱的女子躺在一起,但是背靠着背。秀才想了想,觉得这三个梦像是老天爷给他的暗示,于是第二天就赶紧去找了个算命解梦。算命的一听,连拍大腿说你还是回家吧!你想想,高墙上种菜不是白费劲吗?戴斗笠打雨伞不是多此一举吗?跟心爱的女子躺在一张床上,却背靠着背,不是没戏吗?”小说网不跳字。秀才一听,心灰意冷,回店收拾包袱准备回家。店老板非常奇怪,就问他不是才考试吗?今天你就要了?”秀才便将做梦和解梦的事说了出来,店老板却笑道我也会解梦。我倒觉得你这次一定要留下来。你想想,墙上种菜不是高种吗?戴斗笠打伞不是说明你这次有备患吗?跟你心爱的女子背靠着背躺在床上,不是说明你翻身的时候就要到了吗?”小说网不跳字。秀才一听,觉得更有道理,于是精神振奋地参加了考试,结果,居然中了个探花。”

    沈兆言微微一笑,然后挑眉问道没了?”

    “有,这个只是开胃菜而已,反正也没事,今晚给你讲个长篇故事。”钟漓月说道。

    她想了想,便娓娓讲了起来。沈兆言盘腿坐着,专注地听着她讲。

    良久,沈兆言突然插嘴问道还要多久?”

    “早呢!这才刚开始。”钟漓月答道。

    “既然如此,不妨到床上来讲吧!”沈兆言说道站着讲腿不累吗?”小说网不跳字。

    因为昨晚也是共用一张床,所以钟漓月没觉得有不妥,便说了声‘好’。

    沈兆言撩起衣服的前摆,伸腿站了起来,但是他还没站直,便感到脚下一软,眼看着要摔倒了,他一下子抱住了面前的钟漓月,以做支撑。

    “哎哎。”钟漓月被突如其来的重压扑来,两腿不受力地微微弯曲了一下。稳住身形后,她才看到沈兆言正趴在她的身上,一动不动的,像个赖,她恼火地凶道你干嘛?”

    沈兆言剑眉微微蹙起,面露痛苦之色地解释道腿有点麻了。”

    “你——!”钟漓月又羞又恼,想挣脱开他的双臂。

    “漓月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只许你腿麻,不许别人腿麻!”沈兆言的语气像个受气的小。

    不提还好!钟漓月瞬间想起上次因为腿麻不扑在了他的后背上时他绝情地闪开了身体,狠心地让她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钟漓月生气地说道你可以腿麻,但是,扑在别人身上太不自重了,这句话不是大少爷说的吗?”小说网不跳字。

    沈兆言面容一僵,心里猜测她不会也像他那时那样,狠心地避开身体吧?小说网不少字“你不会……”

    “放心,我才不会像某些人那样残忍!”钟漓月凉凉地说道我们农家子弟可没你们城里人身子娇贵,靠一下都不行!”

    沈兆言嘴角抽搐了两下。

    两人干站了一会儿,钟漓月皱着眉怀疑道还没好?”

    沈兆言讪讪然站直了身体,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钟漓月鄙视地看着他,他尴尬地说道原来真的会这样!”

    钟漓月翻了个白眼,去隔壁的沐浴间洗漱。

    回到主卧时,沈兆言已经从另一个沐浴间沐浴完,躺在了被子里。

    钟漓月默默地走,从他的脚边爬进了里面。

    “那件事,我正式向你道歉。”沈兆言偏头看向她,目光真挚地说道。

    钟漓月挑着眉狐疑地盯着他,问道你刚才是故意的吧?小说网不少字”

    沈兆言像是被猜中了,马上把视线收了。

    这更加验证了钟漓月的猜测。她半眯着眼睛紧紧地盯着沈兆言。

    沈兆言被盯得心虚了,须臾,他主动承认道只是想看看漓月的反应,是不是与我当时的一样。”

    “一样!”钟漓月加重语气地说道一模一样。”

    沈兆言侧眸看向她,眼中闪烁着惊喜的光芒真的?”

    钟漓月一愣,怀疑地问道你当时不是很生气?”

    “第一反应确实是气恼。不过……”沈兆言的目光紧紧地锁住钟漓月的双眼,柔声说道脑海里却经常忍不住浮现出那时的情景。那一扑,让我开始留意你的一举一动,然后就被你深深地吸引了。”

    又被撩到了!

    钟漓月脸上掠过一丝慌乱,她急忙将脸转,语气带着薄怒地问道还、还想不想听故事了?”

    她慌张地闪躲着他的目光,应该也算是羞涩的表现吧!

    沈兆言勾起嘴角,满足地笑了笑,然后将脸转,闭上了眼睛,轻声说道讲吧!”

    钟漓月迅速接着刚才讲到一半的故事继续讲,生怕他再说出话来。

    讲着讲着,她感到耳边的鼻息越来越重。偏头看看,沈兆言似乎已经熟睡了。钟漓月试着低声唤了他两句,他依然纹丝不动。

    真的睡着了。

    这两早早地便睡下了,一定是为了找她累坏了吧!

    钟漓月凝视着他,眼睛里漾出一阵阵柔波。

    上辈子谈过的唯一一次恋爱让她身心疲惫,分手时那个男人对她说过这样一段话:世上没有不偷吃的男人,但凡有点本事的男人在外都很玩得开,只要不跟你分手,一直对你好,对你父母好,你还想样?

    在一夫一妻的现代制度下男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可以三妻四妾的古代男人?

    她虽然仍着爱情,但是,心里总归是有点害怕的。

    钟漓月陷入了沉思中,突然,沈兆言的身体抽搐了一下,左右翻动身体,眉头紧蹙着伸出手来四处乱抓。翻到左边时,他抓到了钟漓月的肩膀,紧张的脸容顿时松懈了下来,仿佛一下子安心了。

    “大少爷?”钟漓月看着他仍旧闭着眼睛,便疑惑地喊了一声。

    沈兆言没有回应她,眼睛紧紧地闭着。

    原来是在做梦!

    钟漓月仔细地看着他的脸容,他眼下面的一圈有些泛青。她失踪的这段,他一定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吧?小说网不少字

    想到这里,钟漓月的心里不禁涌出一股暖流。

    或许,他们可以试一试。不去想未来,不去考虑观念,就简单地谈个恋爱,高兴时一起分享快乐,不高兴时拌拌嘴,互相打闹。等到彼此的观念发生碰撞,又实在法调和的那一天,再说分手好了。

    这样,至少她体验到了那个甜蜜的过程。(未完待续。)

    第一百一十章:梦中惊慌

    第一百一十章:梦中惊慌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