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一十二章:在一起的条件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既然漓月这么忙,衣服还是由我来帮你换吧!”沈兆言见她愣着不动,便打趣道。

    钟漓月忙收回神,娇羞地嗔了他一眼,把他推了出去。

    换好衣服后,钟漓月打开门出去,沈兆言站在门旁,双手负于身后,笔直地矗立着,活像一尊守护神。

    钟漓月抿嘴一笑,说道大少爷,我好了。”

    沈兆言回眸,上下端详了她一眼,莞尔一笑,道走吧!”出去的路上,他矮声叮嘱了钟漓月几句我要去骆伯父那儿辞行,他们一家也会送我们到门口,你切记要谨言慎行,表现得温顺一些。”

    钟漓月点了点头,然后温顺地垂下脑袋。

    到了骆府的前厅,骆家所有人都到齐了。沈兆言一一与诸位客套了几句,然后进入正题。

    骆姚氏从身旁的丫鬟手里接过一小说 u个包裹,和蔼地对沈兆言说道这里面是我们母女为你准备的一些急用物件,有干粮、火折子和报信烟雾,你留着以备不时之需。”然后吩咐丫鬟将它送到马车上。

    “骆伯母太客气了。”沈兆言感谢道。

    骆知远拍了拍沈兆言的肩膀,说道还想让你多在府里休息几日,既然你说浣京事多,我也不拦着你。身为一家之主,难免要多操心,你回吧!替我在你爹坟头多撒一点酒,转达我的悼念。”

    “会的。”沈兆言说道。

    “路上点,也不要太赶了,这事你上心就行,不用操之过急。”骆知远又说道。

    沈兆言点了点头。

    “沈兄,我不能送你了,但是我一定会派人暗中保护你入关的。”骆云卓重声说道。

    “有劳了。”

    骆云芙等他们都说完了,才悠悠上前一步,娇羞地低下头,拿出两个荷包递给沈兆言,羞赧地指着其中一个说道这个是我亲手绣的第一个荷包,这个是我这几天绣的,里面有一些应急的药丸,可以止血化瘀、驱寒散热。”

    “谢谢骆。”沈兆言微微垂首致谢,却没有伸手去接,“这些六爷都备好了,就不劳费神了。”

    骆云芙羞红的脸瞬间黯淡了下去。

    “多一些备着行路更踏实一些不是?!”骆云卓站出来圆场,然后对钟漓月喝道还不替你家少爷拿着?”

    钟漓月翻了个白眼,伸手接了,顺便朝荷包上瞄了一下。两个荷包一个绣着荷花,一个绣着鸳鸯。荷花的那个绣工很差,钟漓月这种外行都能看得出来,因为实在是丑。另一个鸳鸯线条复杂,布线却精细准确,一看便知是手艺精湛的人绣的。

    骆这是意思?告诉沈兆言她已经练成了女红,可以嫁人了?

    为古代送都喜欢送荷包?

    钟漓月撇撇唇,将它们收了起来。

    一番道别后,沈兆言三人踏上了南下的马车。

    荣六在外面驾车,沈兆言和钟漓月坐在车厢里。马车的速度很快,钟漓月很好奇骆大少爷说的那些暗中护送他们的人藏在了哪里。

    “为何突然改变主意?”沈兆言睇着钟漓月,问道。

    “?”钟漓月一愣,没听懂。

    “昨晚。”沈兆言提示道。

    钟漓月明白了他指的是,却故意装作不,嘴角含着笑说道奴婢不明白大少爷指的是。”

    “不是说过,私下你可以直接唤我的名字,也不必自称为‘奴婢’了吗?”小说网不跳字。沈兆言不满地嗔了她一眼,半眯起眼睛‘威胁’地道要不要我替你长长记性?”

    钟漓月防备地往后缩了缩身体,问道你要干?”

    沈兆言不客气地伸出长臂,将钟漓月拉到怀里,低着头看着她,重复道为何突然改变主意?”

    看来他不答案誓不罢休了。

    钟漓月坐直身体,目光直视着他,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因为我不想让后悔。”

    沈兆言敛了敛眸,想了一下然后问道你原来说不愿意,是害怕我让你后悔?你害怕我待你不好?”

    钟漓月摇摇头,“是我害怕突然哪一天发生了事情,想跟你试试都没那个机会了。我不想再给留下遗憾,不想再去顾虑那些有可能并不会发生的事情。”

    “你到底在顾虑?”沈兆言收起脸上的笑意,严肃地问道。

    钟漓月垂了垂眸,略作思索后,她试探性地问道我……如果我说,我是一缕鬼魂附身,你会想?”

    沈兆言奇怪地看着钟漓月,一副‘你是在逗我吗?’的眼神。

    “我是逗你的。开个玩笑嘛!”钟漓月连忙用笑容掩饰。然后说道我是担心,我的想法和别人不太一样,你接受不了。”

    “你的想法……”沈兆言不得不承认,钟漓月有时候的想法确实叫人……应该形容呢?怪异?与众不同?“先说说看。”

    “叫‘先说说看’?你昨晚明明说条件都答应我的,现在后悔啦?”钟漓月佯装生气地道。

    “不是后悔,只是,”沈兆言确实有点后悔了,当时实在太冲动了,一高兴就都答应她了,万一她提出的想法真的是……。

    钟漓月斜睨着他,凉凉地说道没关系,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沈兆言勾起唇角,笑道好了不逗你了,既然我答应你的事,便不会反悔,不管何时。你说吧!”

    “这可是你的说啊!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也是为了以防万一,这个条件对你来说不算为难之事。”钟漓月先给他打好预防针,然后说道我希望你答应我,第一……”

    “第一?”不是只有一个条件的吗?沈兆言奈地摇了摇头,眼里噙满了笑意。

    “我分个类而已,总结起来,也就是一件事。”钟漓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继续说道第一,暂时不公开我们的关系,对谁都不能说。”

    “?”沈兆言诧异,这第一条就让他不能接受。

    钟漓月早料到他会有这个反应,没办法,谁让这里是古代,没有‘谈恋爱’和‘分手’这种说法呢?如果让别人了他们在一起,将来他们分开了别人肯定会问她为,她解释?

    不管沈兆言,钟漓月继续说道第二,尊重我的选择。我要做事,你不得干涉。哪天我想分开,你也不得挽留。”

    沈兆言的脸已经完全晴转多云。他不容反驳地正色道小打小闹的事我可以由着你,这种事,我不能由着你胡来。”

    “我不是胡来,我是认真的。”钟漓月一脸严谨地说道正因为这不是小事,我才会提出这样的条件。我希望我的人生可以由我来做主。”(未完待续。)

    第一百一十二章:在一起的条件

    第一百一十二章:在一起的条件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