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一十三章:又烤鱼吃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做主?”沈兆言复杂地看着钟漓月。这又何尝不是他的想法?可是人活一世,总有大大小小的责任要扛,有亲朋好友要交代,谁能肆意地不去管那些俗世,任凭着的高兴去活?沈兆言惊奇地看着钟漓月,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她的脑子里总是有很多奇思妙想,让人捉摸不透,但是对于这种人生大事,她的想法也能如此荒诞不羁?“你知不在说?”

    “我。”钟漓月平静地答道。

    她的那些话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太奇葩了,她不追求与众不同,也会学着他们的方式去为人处事,但,原则性的问题不能变,在大是大非前她的三观不会改。他不懂她的世界没关系,她不要求他能懂,只要接受就可以。不接受,也没关系。

    仿佛在这一刻胶着了,马车里死一般的沉寂,沈兆言久久地凝视着钟漓```小说`wwqeuc月,任由车轱辘碰击地面的声音和鞭子抽响的声音在耳边肆意地划过。

    过了许久,他的目光从惊异变为阴沉,再到探究,最后转为释然的笑意。

    紧张的气氛瞬间又恢复了轻松。

    他笑了?他是被气疯了,还是在冷笑?钟漓月困惑地看着他。

    沈兆言看着钟漓月,脸上带着笑意,打趣道再多的自信到了漓月面前,恐怕也会溃不成军。”

    钟漓月听不明白,他这话究竟是意思。

    “不负责任的男人听到漓月这番话,该是十分高兴的吧!”沈兆言虽然面上带笑,笑意却不达眼底,他的语气中也隐约带着一丝怒意,“虽然我不理解漓月何出此言,但是一个女子家尚且不在乎这些,我一个男子又何须在意?”

    他这话,就是说答应了?可是看他的表情好像很别扭似的。钟漓月明白他此刻的内心一定在抓狂,她不否认,在古代女子家的名节非常重要,从一而终才不会被人闲言碎语,只有不想负责任的男人听到她这种话才会欣然应允,好男人听到她的话一定会很生气。

    为了补偿他,钟漓月主动贴近他坐着,晃了晃他的手臂,撒娇道不要生气嘛!在一起不就是为了开心吗?说不定那天永远也不会来呢?我只是把唯一不能迁就的事提前说了出来而已,这样以后大家相处起来不就轻松了吗?也不会拌嘴了,你说对不对?”

    这招似乎对沈兆言很受用,他瞬间就被收服了,脸上忍不住浮出笑意,又不想被钟漓月看到,所以他把脸转到了另一边去。

    原来她还会撒娇?!

    若是他不答应,是不是连她这一面都看不到了?沈兆言脸上划过一丝狡黠,答应了她又能怎样呢?很多事情,不是答应了,就能做到的。虽然确实被她给气到了,但是,这不正是她吸引他的地方吗?她不受世俗影响的性格,区与常人的想法,每一样都紧紧地吸引着他的内心,让他总是忍不住想与她一起,因为只要与她在一起时,他就会忘掉世间所有的纷扰,莫名地感到轻松和自在。

    两全不能齐美时,退而求其次,先缓一缓,最终的结果也未必不会如他所意。

    心中的郁结解开了,肚子也饿了。

    沈兆言让荣六停下马车,稍作休息一会儿。

    “我们到哪了?”钟漓月掀开车帘,看了看外面,一边问着,一边准备跳下马车。

    沈兆言先下的车,他回过头去,刚伸出手准备去扶钟漓月,便看到她已经迈开脚往下跳,于是眼疾手快地伸出另一只手臂,形成一个怀抱的姿势稳稳地接住了她,但还是嗔了她一句下次不准这样跳了,不会伤了脚。”

    钟漓月扑了一个满怀,脸瞬间红了。

    这会儿害羞了!沈兆言满足地笑了笑,松开手臂去准备吃的。

    “这三匹马拉车就是快啊,这都出了北崮河境内了。”荣六说道。他从车厢的暗格里拿出食物和水,递给沈兆言。

    沈兆言接过干粮和羊皮水袋,低声问道那些人走了吗?”小说网不跳字。

    荣六点了点头,答道嗯。”

    “哎,不如我们烤鱼吃吧?小说网不少字”钟漓月看到眼前一片树林,不禁想起上次吃鱼的事情,于是提议道上次我被春乔带走的时候,她给了我一条烤鱼,可香了。这附近有没有河,我去抓鱼?”

    “你会抓鱼?”沈兆言惊讶道。这时,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她好像说去赤岩岛前曾经掉到过河里,赤岩岛附近的水域都很深,难道她还会凫水?

    “我光的折射原理,抓鱼不能抓眼前看到的,而是要偏一点,”钟漓月嘿嘿一笑,摊手说道就是没亲自实践过。”

    荣六颇为惊讶地赞同道哎没,漓月说得一点也不假,抓鱼就是不能看着鱼抓,而是要偏开一点,你也懂抓鱼?”

    “我……我家乡不是有条丁河吗?小时候我们村里的孩子都会去玩。”钟漓月随口说道。

    “哦,难怪。”荣六点点头,然后还是让钟漓月吃干粮,“赶,没办法。”

    “去吧!我搭个烤鱼的架子。”沈兆言却说道。然后就动起了手来。

    他都开口了,荣六岂还能不去?

    “我去捡柴禾。”钟漓月兴奋地说道。

    “慢着!”沈兆言面色一沉,将钟漓月拉到身边,正色道就在这地上胡乱捡一些,不要离远了。”

    钟漓月这里还不算安全地段,所以很听话地蹲在地上捡了些碎木枝。

    很快,烤火的架子搭好了,一旁还有钟漓月辛勤捡来烧火的木枝和树叶,准备好这一切,沈兆言开始找火折子生火。

    “骆好像说过那个包袱里有火折子,我去拿!”钟漓月说道。

    “不用,别动他们的!”沈兆言开口阻止了她,然后肯定地告诉她道六爷定会将这些准备妥当,我们等他再生火。”

    钟漓月来不及深思沈兆言的意思,六爷已经提着鱼了。

    火折子被他放在了身上,他们三人合力,将鱼架到了篝火上烤了起来。

    鱼烤了之后,荣六竟然从布袋子里摸出一把黑胡椒和盐撒在了鱼身上。

    钟漓月目瞪口呆。

    “经常在外办事,身上带齐这些料子方便。”荣六洒然一笑,将第一条烤好的鱼递给沈兆言。

    沈兆言经手,又将烤鱼送到了钟漓月面前。

    荣六仿佛也没看见,淡定地往第二条鱼身上加料。

    “太好吃了。”钟漓月再次限感慨道纯天然污染的野生鱼果然不一样。”

    “这又是何意?”沈兆言好笑地看着她,问道。

    “你家乡不是也有条河吗?里面的鱼和这个口味不一样?”荣六疑惑地问道。(未完待续。)

    第一百一十三章:又烤鱼吃

    第一百一十三章:又烤鱼吃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