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一十五章:不敢苟同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沈兆言好像不她会真咬,嘴角噙着笑故意把手又往她嘴边推了推。

    不信?哼!钟漓月赌气似的真的张开大嘴对准他的手俯身咬了下去,不过她只是轻轻地碰到他的手,然后就停了下来。

    他真的没有丝毫闪躲。

    好吧!她确实做不到。

    钟漓月服输了。不过在撤之前,她恶作剧般地在他的手上深深地吻了一下,一个酒红色的痕迹赫然在目。

    她挑衅地冲着沈兆言扬了扬眉。

    这个动作不刺激到了沈兆言哪根神经,他突然一把揽过钟漓月的腰,另一只手捧住她的脸。

    “你要干?”钟漓月刺激得惊呼一声,脸顿时红了一大片,明知故问道。

    “报仇!”沈兆言坏笑地轻轻吐了两个字,然后将头靠了。

    这个吻不同--小说 quledu 于上次的温柔中带着地探索,经过了一次磨合,他们似乎已经形成了完美的默契度,吻得细腻而深情,激烈又不失绵长。

    直到敲门声响起,他们才不舍地分开。

    钟漓月害羞地低下头去,转身背对着门。

    沈兆言好事被打断,有些不高兴,脸上带着愠怒去打开门,语气不悦地问道何时?”

    端着饭菜的店小二战战兢兢地道额,饭菜备好了,那位爷让我们给客官送屋里来,他说有些乏了,要先休息一会儿。”

    “沐浴的热水备好了吗?”小说网不跳字。沈兆言亲自接过饭菜,没有让小二进屋。

    “已经备好了,马上就给爷送来。”

    钟漓月抿着嘴神情有些不自然地走帮忙把饭菜摆好。

    沈兆言抬眼看了看她,脸上也浮出一丝不自然。

    两人话都没有说,等沐浴的水准备好,沈兆言让钟漓月先去沐浴,他则让小二多备一些沐浴的热水,放到另一间房去。

    钟漓月洗完舒服地躺在床上,她以为沈兆言不会来的,哪没多久他就进来了。

    目光碰撞的那一瞬间,两人不约而同地偏开了头。

    许久,他们都没有,困意渐渐袭来,沈兆言握起钟漓月的手,闭上了眼睛。

    钟漓月闭着眼睛,微微笑了笑。

    经过整整一夜的休眠,疲惫的身体得到了很好的放松,他们三人感到神清气爽,精神十足。

    “不马儿有没有休息好,我去看看。”荣六笑呵呵地走向驿站的马房去检查他们的马车。

    “你再吃一点!”沈兆言要求道。

    钟漓月挥挥手,为难道实在吃不下去了。我也去看看马儿们有没有休息好。”

    “不许去!”沈兆言板起脸阻止道,复而又妥协地软声说道不吃就不吃吧!”

    耶!钟漓月内心小得瑟了一会儿,得寸进尺道今天我们必须吗?要不在洵州城逛一逛?”

    “不行!我们要赶回浣京去,下次我专门带你出来游山玩水好不好?”沈兆言柔声哄道。

    钟漓月失望地道好吧!我还想好好谢谢平呢!多亏她写信给你,我才能得救。”

    “是该谢谢她,等我们,我会在齐云酒楼设个宴,你代我好好答谢她。”沈兆言点头同意道。

    “由我代劳?”钟漓月语气怪异地道你怕我们一起,她看到了伤心?想得还挺周到的嘛!”

    “今早的饭菜里放了醋吗?一股酸味?”沈兆言一本正经地调侃道。

    钟漓月语地翻翻白眼,“谁酸了?我是她暗恋你的,跟你开玩笑呢!她要害我,她却间接地救了我,我这谢只能藏在心里了,不然让那个人渣,她只怕没好日子过了!”

    “那件事,你?”沈兆言含蓄地问道。

    “暗恋那件事啊?”钟漓月故意说道之前猜过有这种可能,不确定。一开始我不她是好人还是坏人,所以装聋作哑,她没有防备我,把心事都说了出来,那时候我才确定,原来是她暗恋你的。”

    “那你不想,我为何从不澄清此事?”

    钟漓月明朗地笑了笑,道一般这种传闻只会导致一个结果,就是男主角娶了女主角。但如果这种传闻不是从男主角身上传出来的,而男主角又没有半推半就地顺势娶了这个女主角,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女主角为了逼迫这个男子就范,故意釜底抽薪,主动传出这种绯闻来。在接触的过程中,我她不是一个特别有主见的女子,所以这么大的事,一定是范家在她背后撑腰怂恿,甚至是推波助澜。”

    沈兆言展颜一笑,再一次被钟漓月准确的分析折服不已。

    接下来的话便不言而喻。

    范老爷为了与沈家结亲,铤而走险,如果不成,对范家也没伤害。从沈兆言的角度出发,这种事对于男人而言不算,但是对于而言,可能是致命的伤害,所以他即便是范家在背后所为,但仍然选择吃了这个闷亏,一来不会得罪到范家,二来范老爷会因此心虚于他,相当于留了一个把柄在沈兆言手里。

    范老爷机关算尽,最后还是没能敌过道高一尺的沈兆言。

    生意场上,连婚姻大事都会成为步步为营的棋子。这就是商人的悲哀。

    钟漓月有心从商,但是坚决不会让的事业壮大到可以影响生活质量的那一步。她要在这股风气里成为一股清流,既有钱赚,却也不会为了赚钱而赚钱。

    这次由南至北,她掌握了一些书本上没有看到的讯息,她要靠这个赚到第一桶金。

    她有一种预感,美好的生活,就要来了。

    “离浣京越近,漓月的心情似乎就越好。”沈兆言看着钟漓月的笑容,心里也忍不住跟着高兴。

    “阔别已久,甚是想念啊!”钟漓月脸上满是憧憬,“大少爷,时候可以开始查厨房失火的事?”

    这声‘大少爷’不论沈兆言更正,钟漓月总是改不,索性就由着她了。其实钟漓月不是改不,只是她觉得人前人后改来改去的太麻烦了,迟早有一天她会正式离开沈家的,那时候再改也不迟。

    “表哥应该已经办好了此事。”沈兆言推测道。

    “表哥?”钟漓月一愣,疑惑地道大管家?”

    “叶川前我让他告诉明德,恢复大管家的职位。他失而复得,一定会办好此事的。”

    钟漓月不敢苟同他不会直接把陈婆送给官府去查了吧?小说网不少字毕竟是家里的亲戚,处理得再不好,也不会被样!”

    “不会的,你与他接触不多,还不了解他。”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钟漓月只能选择一回。“他是你们家哪边的亲戚?你对他好像比对二少爷还要好。”(未完待续。)

    第一百一十五章:不敢苟同

    第一百一十五章:不敢苟同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