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一十八章:夜审春乔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钟漓月以为证据确凿,凶手已经被制服,她恢复自由的事便是十拿九稳。但,沈兆言明她的性格就像风一样,太过于自由,不易抓住,又可能轻易放她走呢?

    沈兆言处理好外面的事,便急匆匆地赶回了沈府。

    “漓月呢?”沈兆言扫了一眼前来伺候的四个丫鬟,皱眉问道。

    明月害怕地不敢抬头,支支吾吾地道她、她睡着了。”

    明德心里暗责:真没眼力劲。然后斜眼睇着她斥道还不去把她唤醒?”

    “不必了。”沈兆言立刻阻止了他,并吩咐道让她休息吧!她不醒,不许你们任何人打搅她,吗?”小说网不跳字。

    其宠爱之意不言而喻。

    “是。”五人不约而同地低头应道。

    “她有没有吃饭?”沈兆言又关心地问道。

    +++小说 wledc   明月紧忙答道吃了,沐浴后吃的,吃完就睡下了,还让奴婢千万别叫她,再叫她也坚决不起来,所以奴婢没有喊她。”

    沈兆言微微掀起嘴角,放心地端起碗筷开始吃的饭。

    吃过饭,沐浴的水已然备好,沈兆言沐浴后穿着亵衣坐在外厅,明德试探地问道大少爷,要不要唤漓月前来侍寝?”

    沈兆言脸色闪过一丝狭促,他嗔道侍寝!莫要胡说!”

    明德呆住了,一脸疑惑,说话了吗?

    “私下都是传的?说来听听。”沈兆言故意清了下嗓子,假装很随意地问道。

    “传、传?”明德呆呆地问道。

    沈兆言目光斜睇着他,黑着脸说道我与漓月的事。”

    “哦,哦哦,那个,这件事,小的们都在私下传大少爷要收……”话才说了一半,明德迅速反应,改口道不不不,主子的事,小的们敢乱嚼舌根子?!传闻都没有。”

    “这样就好。我与漓月之间,暂时没有任何私事。”沈兆言违心地说道谁若是敢乱传,家法伺候。”

    明德想不明白了,大少爷纳漓月为妾的意思那么明显,为何要故意说一遍他们没那回事呢?难道大少爷不想收了漓月做通房?就想……偷偷的?

    大少爷居然还好这口?

    明德的表情不由得扭曲了起来。

    沈兆言皱皱眉,明德肚子里没想好事,但也不好说。他也不想特意说一遍,但为了防止钟漓月日后问起来他好交代,也只能如此了。

    天色已晚,明德估计沈兆言不会再去书房了,于是准备退下。还没到门口,他便听到程逸之匆忙的步伐由远及近。

    “兆言!兆言!”程逸之急吼吼地跑进来,道不好了。”

    “何事如此慌张?”沈兆言皱起眉头冷着脸问道。

    “陈、陈婆她跑了。”程逸之喘着粗气说道。

    沈兆言面色一沉,眸子犀利地扫向程逸之。

    明德急忙问道何时的?派人去追了吗?”小说网不跳字。

    程逸之目光闪躲,在沈兆言厉眼相逼下,他胆战心惊地说出了实情我以为一个妇道人家没劲,锁着门派两个人轮流看着,就,就行了,哪叫她给跑了。”

    “何时她不见的?”沈兆言冷声问道。

    “我,我也不知。”程逸之额头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战战兢兢地答道连着看守她的两个小厮也都一起不见了,门是,是被人从外面打开的,我方才特意去看看,才,才知晓此事。”

    明德咂咂嘴,埋怨地斜眼瞪着他。

    “一个妇道人家你都看不住,你这个管家真的不想做了?”沈兆言拍了下桌子,怒声道。

    “我……”程逸之百口莫辩。

    明德撇着嘴,冷眼看着程逸之。他就这个草包干不好事,还当大管家?赶紧滚蛋吧!

    “明德。”沈兆言叫了一声,明德急忙俯身,等候差遣。“让六爷去查一下。”

    “是,小的这就去。”明德应声出去。

    程逸之地自容,心中气愤难平,就那么倒霉呢?

    沈兆言仔细想了一下,目光阴沉地问道抓住她之后,她有没有交代?”

    “问就是不承认,硬要说是被冤枉的。”程逸之头疼地说道我拿出证据来,她干脆闭上嘴,都不说了。”

    “证据呢?”

    “证据在那儿呢!就是她的一个包袱,不管她住哪儿都不离手。厨房走水那天,都烧得一干二净,唯独她那个包袱没事,还有一个火折子。”

    “包袱里面都有些?”

    “就是几件破旧的衣服,没重要的。倒是那个火折子,厨房的管事说了,就是之前遗失掉的那个。”

    沈兆言沉着道破衣服她不会爱不释手的,里面一定有线索,你交给六爷去查。这几不在浣京,府里都发生了哪些事?”

    “没有没有,除了这个,其它一切都和平常一样,老一直在屋中诵经念佛,二少爷每日准时出门,按时回府,没不寻常之处。”

    “他们,没有问过我去了哪?”沈兆言语气平常地道。

    “二少爷倒是问过,老应该还不大少爷不在府中。”

    “你退下吧!把叶川叫进来。”沈兆言对他失望之极,淡漠地道。

    程逸之暗叹一声,不甘心地退了出去。

    “等等!”沈兆言突然叫住了他,问道春乔还在不在府中?”

    程逸之马上说道在在在,陈婆不见了,我就立刻去春乔那儿看了看,她还在。”

    “让叶川把她带。”沈兆言冷声道。

    “是。”

    须臾,叶川押着春乔进来了。

    沈兆言已经穿戴整齐地正襟危坐在那儿,春乔一进来,他便冷声道看座!”

    叶川站着没动,这种粗活他可不做。春乔抿抿嘴,端了凳子坐下。

    “知不为何要让你坐着?”沈兆言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不冷,也不热。

    春乔微微抬眸,空洞的双眼中燃起一缕期望。她张了张翘着干皮的双唇,语气打飘地问道找到漓月了吗?”小说网不跳字。

    “我改主意了,我要你好好活着。”沈兆言没有回答春乔,而是自顾自地说道。

    春乔惊愕地看着沈兆言。

    准确的说,应该是惊恐。她心里清楚,沈兆言让她活下去的代价,一定会比让她去死要惨烈得多。若是在以前,她不会担心深不可测的沈兆言会提出多么可怕的条件,因为她不会做叛徒。但是,她现在有了身孕,她不想让的孩子也和她一样,一辈子都在做别人的棋子,任人摆布。为了这个孩子,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她就要试一试。

    经过这么多天的冷静思考,春乔已经不像上次刚被抓时那样害怕,她镇定地提出要求道奴婢都可以告诉你,但是,奴婢要看到漓月才说。”(未完待续。)

    第一百一十八章:夜审春乔

    第一百一十八章:夜审春乔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