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一十九章:吓死宝宝了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你以为配跟我谈条件?”沈兆言哂笑道你不说,我也能查得到。骆知远沉浸在的风光中法自拔,骆云卓就是个草包,骆和骆云芙,谁才是你的主子?”

    春乔心口一紧,大少爷为何会说出这番话来?莫非他已经去过了骆家?不,缘故的,他不会去骆家的。春乔努力让镇定下来,坚持地道奴婢要见漓月。”

    沈兆言的眼神如同地狱的修罗般冷绝,他直直地盯着春乔说道今日给你机会,你若如实说了,就留你到诞下子嗣为止。否则,我让你的子孙后代永世不得翻身!”

    “大少爷,奴婢所的事情,未必有漓月的多。”春乔放手一搏,撒谎诱骗道。她就赌钟漓月会保全她,而沈兆言会听钟漓月的。

    “你还想诬陷漓月?我为何笃定漓月不是奸细吗?”小说网不跳字。沈兆言说出了实{}{小}说 wqu情我身边有奸细之后,就在书房的抽屉里放了一封与赵爷来往的书信,并且封了口,那封书信是假的,我从来没有让漓月她们四人看到过,只在你面前故意显露了一次而已。”

    春乔惊觉,原来早就成了沈兆言的瓮中之鳖。“那大少爷为何还要将漓月与奴婢一起关押起来?”

    “这个你需。告诉我,你为何执意要见漓月?”

    春乔双唇微微一动,迟疑了一下,她说道因为大少爷应承奴婢的事,奴婢不。”

    沈兆言半眯起双眸,眼中透着危险。

    双方的谈判陷入了僵局。

    良久,沈兆言说道你知不,她被平知义卖到了赤岩岛上?”

    “?”春乔满脸惊愕,会呢?会这样?春乔不敢地摇摇头,几乎不敢问出口那她现在……”

    “只差一步,她就被彻底毁了。”沈兆言想起这件事,心中仍然一阵盛怒。

    春乔舒了一口气,心中比庆幸。

    她期待漓月活着,不是因为她对漓月有多好,而是她,如果漓月死了,她也必死疑。与此同时,她也确定了,沈兆言的的确确去过了骆家。只是她不明白,骆家究竟对他说了,他要连夜提审?

    “那日到底是谁来救你们的?”沈兆言的语气很冷,像冬日里最严寒的冰。

    春乔垂下头去,闭口不言。

    “不说?”沈兆言表面平静如水,但是他的双眸中隐隐有火苗在闪动,他点点头,道好,好得很!我们就来比比看,谁先等不住。”

    这次审问就在双方的对峙中结束了。

    其实从危险性上来比,他们哪一方都等不住。沈兆言担心骆家快他一步出手,对漓月做出不利的事情来,他不想冒任何会失去漓月的危险。而春乔的肚子在一天天变大,她也等不了多久。

    这就是一场心理战,谁先沉不住气,谁就输了。

    沈兆言在商界混迹多年,对观察对手、打压对手、何时出手能稳操胜券驾轻就熟,春乔在沈家暗渡陈仓多年,也不是省油的灯。谁才能赢,比的不是谁更厉害,而是,心意。

    不过,比起钟漓月,春乔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受到的威胁更大。所以,春乔等不及了。

    沈兆言命令叶川将春乔押寸步不离地看守着,春乔进去之前,对叶川请求道帮我一个忙好吗?”小说网不跳字。

    叶川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摇头,拒绝了她。

    春乔信然一笑,威胁道你不帮我,我就告诉大少爷你给漓月偷偷送馒头的事。那应该不是大少爷吩咐你做的,而是你偷偷做的吧?小说网不少字”

    叶川傻眼了,被气得浑身发急。

    “让大少爷这件事也没,给漓月送馒头让她果腹,大少爷应该会很高兴,但是这份心出于何意,不大少爷会想?”

    春乔自信,如果她提出让叶川放过她,叶川肯定不会答应,但是这种小事,他会答应的。没等叶川答应,春乔便直接提了出来一定替我要告诉漓月,我现在被大少爷秘密关押起来,求她救我的孩子一命。”

    说完,叶川冷酷地一把将她推进了黑屋子里,然后开始思考,才能把这些话转达给漓月。

    翌日,中午,烈日当空照着,竹园里安静得像没有人。四个丫鬟安静地干完活,又安静地躲在屋子里不敢出声。大概快到吃午饭之前,明德了,敲了敲漓月那屋的门。

    明月闻声赶紧出来,紧张地问道何事?”

    “漓月人呢?”明德问道。

    “她还在睡觉。”明月尴尬地说道。

    “还在睡觉?这都时候了,从昨晚一直睡到现在?”明德惊诧不已,皱着眉催促道快快快,去把她叫醒。”

    明月讪讪地笑了笑,露出为难之色,道大少爷昨晚不是吩咐过,她不醒来的话,就不许人叫醒她吗?”小说网不跳字。

    “哎呦,没有大少爷的吩咐,你以为我敢来呀?快去叫去,大少爷还等着她呢!”明德不满地嘟囔道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真把当了!”

    钟漓月被人从睡梦中推醒,不高兴地睁开一条缝看了看,气呼呼地哼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不睡它个地老天荒绝不起来。“没事别喊我。”

    “,你快点起来吧!大少爷等着你呢!”

    “就说我病了!”钟漓月嘟囔道。

    “,你还没正式入门呢!若是惹大少爷一个不高兴,不要你了可办?还是赶紧起来吧!”明月焦急地柔声劝道。

    钟漓月不想搭理她,将头捂进被子里去。

    明月急得直跺脚,大家把他们都传成了那样,她担心这时候如果惹大少爷不高兴,大少爷不要了,以后的日子可过呀?情急之下,她干脆拽过钟漓月的被子,不给她盖。

    被冻得没办法的钟漓月只好气鼓鼓地从床上爬起来,服从地将衣服穿好,洗了把脸,跟明德走了。她怕再不走,明月非把她给念叨死不可。

    “大少爷喊我到底有事啊?”路上,钟漓月问向明德。

    明德撇着嘴,恹恹地回道谁呢?我们小的只管听从,照做就是。”

    “明德,你好像对我有意见?”钟漓月斜着眼看着他,问道。

    “哪敢?!”明德也不是真的对钟漓月有意见,只是对她的行为有点不满意。大家以后都是伺候同一个主子的,所以明德还是好心地告诉她道主子恩宠你,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你不能恃宠而骄。你这个样子,大少爷一时新鲜,这劲头一,大少爷有了新宠,你就是把肠子悔青了也没用!”

    钟漓月作惊吓状地拍了拍胸口,道吓死宝宝了。”(未完待续。)

    第一百一十九章:吓死宝宝了

    第一百一十九章:吓死宝宝了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