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二十一章:相知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就算他不死,估计也得要被他大哥折磨得半残不可。”钟漓月越想越觉得担心,她央求地看着沈兆言,道:“你去帮我打听一下吧!我真的很担心他。你想想,他可是救了你的女朋友,你心里不感激他吗?”

    “女朋友?”沈兆言质疑地挑起眉头,不冷不热地道:“我从来不交女性朋友。”

    “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女朋友’是指……”钟漓月知道自己把‘男女朋友’的定义告诉他,他一定会抓狂的,所以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你不问算了,我去问。”

    沈兆言迅速上前抓住她的手腕,埋怨地看着她不情愿地道:“这就去。”

    “你最好了!”钟漓月晃了晃手臂,撒娇似地冲他甜甜一笑。

    “在家老老实实的等我回来,哪里也不准去!知道吗?”沈兆言‘霸道’地说道。

    钟漓月温顺地点点头。

    沈兆言满意地掀起唇角,带着笑意出了门。

    钟漓月也出了主卧室,到院子里去。前院这会儿已经没人了,于是她去了后院。

    明月和另外三个丫鬟在外面玩闹,几人看到钟漓月,眼神恭恭敬敬的,也不敢再闹腾了,都转身回了屋。

    明月跟钟漓月是亲生姐妹,之间自然不会拘谨,她走过去,好奇地直接问道:“大姐,大少爷喊你出去干嘛了?你吃过午饭了吗?”

    “吃了,大少爷请的。”

    “大少爷喊你出去,就是跟你一块儿吃午饭?”明月眼睛亮了亮。

    钟漓月马上否认,撒谎道:“他要跟人谈事情,身边需要一个奉茶的丫鬟,所以喊我去了。事情谈完后,我才顺便吃了点东西。”

    明月半信半疑地看着她。

    “你知不知道春乔她被关在哪了?”钟漓月岔开话题,问道。

    明月摇了摇头。想起今早那件事,她疑惑地对钟漓月说道:“大姐,今天早上我起来,在我们门口发现了一个馒头,不知道是谁放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馒头?什么馒头?”钟漓月奇怪地问道。

    “看着就是一个普通的馒头,我没敢动,放在了一个盘子里,准备等明德回来的时候交给他。”

    钟漓月觉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让明月把馒头拿过来,她研究一下。

    馒头和她们平时吃的一样,从外表上看没什么特殊之处。钟漓月左思右想,不经意地想起了叶川。

    之前她被关进柴房,叶川给过她馒头。难道是叶川在向她传递什么信息?

    “大姐,你看出什么了吗?”明月问道。

    钟漓月将馒头放回去,耸耸肩,道:“没看出来有什么。我去书房转转,你去和她们玩吧!”

    “大姐,你去书房作甚?”明月好奇地追问道。

    钟漓月轻轻拍了拍她的头,笑道:“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

    明月好笑道:“你不就比我大两岁嘛!”

    “大一天也是大。”钟漓月嗔了她一眼,如果在现代,明月这个年龄喊她‘阿姨’是绰绰有余了。

    钟漓月来到书房门口,抬头望了望悬梁,没看到叶川,喊了几声也没有回应,她又去竹园的四面八方找了找,都没有找到。

    没在竹园?

    钟漓月满腹疑问,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她放弃了,不再去想,等沈兆言回来问他好了。

    她躲进书房,看了一下午的书。快到晚上时,她合上书,去了厨房。

    高婆和以往一样,坐在灶头后面烧火。看到钟漓月进来,喜笑颜开地喊着她:“呦,好多天没见着你了,为大少爷办完事了?”

    钟漓月一愣,旋即明白过来。沈兆言一定是不想府里的人乱说什么,所以对外宣布她是在替他出去办事去了。

    “嗯,办完了,刚回来。一回来我就过来了,我够意思吧?”钟漓月笑道。

    “够什么意思呀!”高婆乐呵呵地道:“净说些我们老婆子听不懂的话。你又是来找吃的吧?事情办好了,大少爷没赏你点什么?”

    “赏了呀!让我在厨房随便吃,随便拿。”钟漓月夸张地说道。

    高婆子大笑道:“傻姑娘呦!你这身板能吃多少?怎么不要点真金白银?那个得买多少吃的!傻!”

    “呵呵呵呵。高婆,你太可爱了。”钟漓月站起身,在厨房里四处翻了翻,准备亲自动手做顿好吃的。

    没人敢多一句嘴,各种食材任由钟漓月随便拿。

    厨房没有了陈婆的身影,一切仿佛和以前一样,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甚至连一个议论她的人都没有。

    钟漓月的视线一一从厨房里的众人脸上扫过,不知道在这些看似平平无奇的人背后,还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晚上,沈兆言一回来,便看到主卧房的外厅里坐着钟漓月,圆桌上摆着三菜一汤。

    “回来了?辛苦了!”钟漓月立刻过去,体贴地将沾了热水的湿帕递到他手里给他净手。

    她的这些小动作大大地取悦了沈兆言,想到她在屋中默默地等候了他一下午,翘首盼望着他的归来,他的心中便涌出一阵暖意。他展颜一笑,坐到桌子前,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菜,柔声问道:“都是你做的?”

    “嗯。你放心,这次这个鱼不太辣。”钟漓月提前说道。然后将筷子拿起来,夹了一块鱼肉送到他嘴边,“尝一下看看。”

    沈兆言张开嘴,欣然接受了钟漓月的喂食。

    “怎么样?”

    沈兆言右手微微握成了一个拳头,脸上却波澜不惊,他点了点头,算是赞赏。

    这个细微的动作没能逃过钟漓月的眼睛。她已经发现了,沈兆言内心抗拒的时候,右手就会轻轻握成拳头。“对不对?”

    “你的观察力很敏锐。”沈兆言由衷地赞叹道。

    钟漓月‘哼’了一声,将一盘清淡的菜推到他面前,道:“这两个口味重的菜是给我吃的,这个才是给你的。饿了吧?赶紧吃饭!现在天冷了,菜凉得快。”

    “漓月好像偏爱这些酸辣的食物?!吃着确实爽口,但是不宜多吃,尤其是冬日。”沈兆言虽然想钟漓月多吃点饭,但从健康的角度出发,他还是开口提醒道。

    钟漓月知道他是在关心自己,但是真的好啰嗦!像别人家的妈妈。她不满地斜了他一眼,故意大快朵颐道:“我知道,偶尔才吃一次而已嘛!”

    “我还以为你会先问我,平五公子的事。”沈兆言拿起碗筷,顿了顿,说道。

    钟漓月自信地道:“如果他真的死了,你的表情不会这么轻松的。我知道你也很感谢他。”

    沈兆言轻笑不语。能有一个比自己还懂自己的女子伴在身侧,倾世温柔,真的是一件令人无比喜悦、心旷神怡的事。

    吃了几口饭后,沈兆言慢慢说起平玉尧的情况:“落水之后,他大病了一场,现在已经痊愈,只不过平家因他起了内讧,平老板不是十恶不赦之人,但是偏信平知义这个长子,平知义恶人先告状,平五公子日子不好过,被平老板停了所有外面的事,赋闲在家。”(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