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二十二章:恰好的证明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他们家的关系我听船上的伙计说过,如果平知义恶人先告状,平老板又偏心平知义,那平五公子现在应该不止是赋闲在家。”钟漓月头头是道地分析起来:“那几个兄弟会不会趁这次机会,联手将平五公子扫地出门?他再没分量,也算平家的一份子,分家的时候平老板不可能一文钱也不给他。”

    “这就是平老板目前最烦心的一件事。他偏心长子,但是心中知晓长子本性歹毒,不可信任。倒是平五公子,虽然他资质平庸,但是本性纯良,是个孝子。”沈兆言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你跟他们家好像不是很熟,你怎么知道这些?”

    “他们家是后起之秀,与范家结亲之后更是一跃而起,不时刻关注着,等哪天超越了沈家,我如何跟沈家的列祖列宗交代?”

    沈兆言语气平常,但是钟漓月听出了其中的疲惫。

    他一定很累吧!

    顶着多大的王冠,就要承受多大的责任。为了这顶王冠,他不仅要牺牲自我、牺牲自由,甚至有一天,还可能需要牺牲自己的婚姻。

    “若不是这件事关乎到你的声誉,我应该登门亲自拜谢他才是。”沈兆言真诚地说道。

    “跟我的声誉有什么关系?”钟漓月不解。

    沈兆言看了她一眼,道:“一个未婚女子被拐在外面那么多天,难免会传出不堪入耳的话来。”

    “树大才招风,我一个无名小卒,谁传我呀!而且就算我们不说出去,平知义和平五公子之间闹不和,究其原因,到时候还不是一样会传出来?”钟漓月无奈地道。

    “这种事平知义不会自己传出去的,对他没什么益处。平五公子也考虑到了你的声誉,没有直接说出来。”沈兆言说道。

    钟漓月无所谓地点点头。

    “我知你性格自由明亮,不受俗礼所拘,但是,”沈兆言好声对钟漓月说道:“关系到女子名节、声誉之事,我希望你能谨慎一些。”

    钟漓月撇撇唇,或许男人都比较在意这个吧!为了使他安心,钟漓月温顺地点了点头。

    沉默了片刻,钟漓月问道:“对了,陈婆查得怎么样了?要不要跟她对质一下?”

    沈兆言敛眸,无奈地道:“她跑了。”

    “什么?她跑了?”钟漓月陡然心一沉。

    “嗯,表哥轻视了她,没有看紧,等我回来才发现人不见了。”

    “就知道他不靠谱!你还说他失而复得,会好好干的。”钟漓月忍不住埋怨,然后肯定地说道:“陈婆她一定有帮凶!”

    沈兆言无法反驳,只能安慰她道:“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去追了。不管最后有没有追到,我都会为你们姐妹二人正名,还你们清白。”

    钟漓月一拍桌子,豁然道:“对了,她跑了恰好说明她心虚,她不心虚她跑什么呀?”

    “嗯。”沈兆言轻轻点头。

    钟漓月一下子转悲为喜,高兴地道:“现在能说明,我妹妹明月是被冤枉的了吧?除了我们白干的这小半年的工钱,你另外还要赔偿我们精神损失费,还要昭告全府的人,弥补我们的自尊心。这些要求不过分吧?”

    沈兆言扬起嘴角,笑道:“一点也不为过。”

    “那……”钟漓月抿抿嘴,正色道:“你把账房先生喊来,好好合计一下,定下赔偿的数额,我也跟明月商量一下,需要你们赔偿多少,然后我们双方再进行协商。”

    沈兆言忍俊不禁,揶揄道:“长姐如母,不如漓月直接开个价钱,我们现在就协商一下。”

    “那也可以。”钟漓月掰掰手指头粗略地算了一下,“首先要把六爷帮我们垫的一百两还了,然后按照我们的工时,再乘以三倍。你想想我们这半年来受到的冷嘲热讽,遭的白眼,要不是我们姐妹天性乐观,估计得憋屈死。”

    沈兆言抓起钟漓月的手,真心地歉疚道:“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当然不会了。以后的人生,我一定会好好把握的。”钟漓月嬉笑道:“你也不用太过自责,我们的要求很低的,用钱就可以弥补了。”

    沈兆言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问道:“你想要多少?”

    “不是我想要多少,而是我们应该得到多少。”钟漓月更正道。

    “好好好,那我该赔偿你多少呢?”

    钟漓月想了想,道:“你先给我一百一十两,我要先还给六爷,然后和明月回去看看我爹娘他们,告诉他们这件事,不然他们一定会一直担心,积劳成怨可就不好了。”

    “也好。你何时回去?我安排时间。”

    钟漓月不解,问道:“你要安排什么时间?”

    “安排好我的行程,好空出时间来陪你一起回去。”

    钟漓月刚要提出质疑,转念一想也有道理,便同意道:“嗯,你是应该和我们一起回去,不然我爹娘他们还以为我们姐妹是偷溜回去的呢!有你证明,他们才真的能放心。就明天好不好?最迟后天。我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他们这件事。”

    沈兆言点了点头,看钟漓月的眼神满是温柔。“好。”

    “我现在就去告诉明月。”钟漓月话音刚落,人已经跑了出去。

    沈兆言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看来她也不是很在意陈婆有没有被抓到,她要的,只不过是能证明自己清白而已。

    真是个傻瓜!她妹妹有没有烧了厨房又有什么关系呢?她难道不明白,凭着他对她的心意,她哪怕是要天上的月亮,他也会想办法摘给她吗?更何况是区区三百两?

    “明月!明月!”钟漓月急吼吼地跑到后院,找到正在和另几个丫鬟聊天的明月,拉回她们自己的房间,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了她。

    “大姐,你说的是真的吗?”明月喜出望外,激动得眼泪都留下来了:“我们真的恢复自由了?我们真的不用一辈子在这里做丫鬟了吗?”

    “当然啦!”钟漓月也十分雀跃。

    她们姐妹两人虽然想法不同,但是渴望自由的心情是一样的。没有人愿意背着巨债,看不到希望地活着。

    兴奋了片刻后,明月一下子又冷静下来,她担心地道:“可是,厨房走水真的是陈婆干的吗?她当初放火,真的是想烧死我?”

    “她肯定是以为你看到了她的秘密,后来看你什么都没说,估计你并没有看到,所以就放弃了杀你,现在她已经跑了,不可能再自投罗网,回来找你麻烦的。放心好了。”

    明月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地道:“差一点我就死了?”(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