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二十四章:溜出去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提到这个人,春乔脸上透着绝望:“既然你见过她,就不该小看了她。”

    “通过你这么一说,她确实深藏不漏,不容小觑。”钟漓月眼前浮现出那个样貌温柔端庄的骆夫人。当初她好像给过沈兆言一个包裹,但是沈兆言没有打开,后来就再也没见到过。那里面会是什么呢?

    春乔后背依靠在门上,双目无神地缓声说道:“你今天能过来,我安心多了,我知道这个孩子有救了。如果最后,我真的免不了一死,麻烦你帮我的孩子找个好人家,不要告诉他我是什么样子的,让他做个普通的孩子。”

    “哎呦你别吓人行不行?什么死不死的,哪有那么严重?”钟漓月不以为然地道“你虽然可恶,但是也罪不至死。大不了就被贬去浆洗房呗!”

    春乔突然笑了出来,怏怏地道:“浆洗房?哈哈哈,你是真傻,还是装天真?如果最终只是如此,我又何必煞费苦心?”

    钟漓月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或许,自己的想法真的太天真了吧!春乔是朝廷通缉犯的帮凶,朝廷抓不到骆家,就会去抓能抓得到的。沈家不可能去包庇她,只不过她现在身上还有价值,所以没有送官去。

    “那孩子的亲爹呢?不要你们了?”沉默了片刻后,钟漓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那个男人应该是想对你负责的,否则他当时就自己跑了。”

    “我与他都是别人的棋子,我不想我的孩子也是。”春乔闭上了眼睛,慢声说道:“我希望他能够自由一些,做个普通人。”

    钟漓月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希望孩子是什么样的,就说明自己渴望过成什么样。春乔的命运,或许也不是她自己选的。她应该已经厌倦了目前的生活,想做个平凡的人。这样的话,她倒是值得冒险一救。

    “春乔,你告诉我,上次救你情郎的那个人是谁?是沈府里的人吗?”钟漓月正色道:“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去找大少爷求情,看能不能想办法救救你们母子二人。”

    “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你在等那个人来救你?”钟漓月皱眉劝道:“如果你对他没什么利用价值的话,他为了保全自己,说不定会杀了你。”

    “他不会出现的。能藏这么多年不露破绽,说明他十分谨慎。即便我站出来指认他,也无实质证据。”春乔确信道。

    钟漓月垂了垂眸,暗自思索了片刻后问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才说?”

    春乔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提出要求道:“看你们的安排了。我想找个僻静之处安胎。”

    钟漓月动了动唇,最后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只说了一个字:“行。”

    第二天,钟漓月很早便起来了。但是当她到了主卧房时,沈兆言还是走了。

    “走得也太早了吧!”钟漓月无奈地道。估计他不在浣京的这段时间,一定积压了很多的事情没处理,所以才会这么忙。

    那他还答应明天跟她一块儿回丁河村?

    “大姐,我们明天真的能回去吗?”明月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高兴地跑过来又问了一遍。

    她脸上满是兴奋,钟漓月不忍心扫她的兴,但是又不敢完全保证。沈兆言没时间去,会不会也不让她去呢?钟漓月含糊地答道:“反正这几天肯定是要回去的。你可以先收拾收拾衣服什么的。”

    “我哪有什么衣物要收拾?来沈家穿的衣服都是沈家给的,我哪好带走?”明月说道。

    “那……我今晚再告诉你确切的时间。”钟漓月想了一下,答道。

    百无聊赖地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钟漓月走出了竹园。她想去门口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顺利溜出府去。

    出去没多远,她意外地看到了六爷。

    “六爷?”钟漓月惊讶地看到六爷的眼圈红红的,像是刚哭过,不禁好奇地指着他的脸问道:“你的眼睛怎么红了?”

    “额~~~刚才有沙子吹进眼睛里,我揉了揉。”荣六低下头去又揉了揉眼睛。

    “揉眼睛不好,眼里会进细菌的,你闭上眼睛大声咳嗽几声,然后动动眼珠子就可以了。”钟漓月连忙阻止道。

    荣六试着闭上眼睛猛烈地咳嗽了几声,然后眨眨眼睛再睁开,“哦,好像是好多了。”

    钟漓月笑了笑,随口问道:“今天没有跟大少爷一块儿出门吗?”

    “哦,没有。大少爷安排了别的事让我去办,我回来拿个东西就走。”荣六简单地答道。

    钟漓月点点头,想起钱的事情,便又问道:“陈婆的事六爷听说了吗?”

    荣六眼神闪了闪,沉声反问道:“怎么了?”

    “当初大厨房被烧,是陈婆蓄意纵火,我妹妹明月是被陷害的。她虽然人跑了,但是大少爷说这正好说明了她心虚,也证明了我妹妹的清白。所以大少爷说,三百两不用我们钟家赔偿了,欠你的那一百两他一给我我就立刻还给你。”

    “是吗?那恭喜你们姐妹,终于洗脱了罪名!”荣六笑声恭喜,脸上掠过一丝阴郁,须臾间一纵即逝。

    “谢谢。等晚上大少爷一回来我就先跟他要这个钱,把欠六爷的一百两先还了。”

    “哦,不着急。”

    “能不急吗?无债一身轻!”钟漓月长舒一口气,开心地道:“不欠别人的,才能开始自己的生活啊!”

    荣六怅然一笑。

    “那我就不耽误六爷办事了。”钟漓月微微福身,客套地与他道别。

    当荣六从她身边过去的时候,她突然灵光一闪,急忙转过头期翼地问道:“对了六爷,你待会儿要出府?”

    荣六愣了愣,转头答道:“嗯,是,有何事吗?”

    钟漓月展颜一笑,道:“没什么,就是问问。”

    有了荣六的话,钟漓月想要出门的心蠢蠢欲动。她提早躲在了府门口不远处的柱子后面,等着六爷的出现。

    不多会儿,荣六果然来了。

    他前脚刚踏出府去,钟漓月便小跑跟了出去。到了门口,她伸出手对着荣六的背影喊道:“六爷?六爷?”

    荣六回头,奇怪地看着她。

    守门的两个人见状,没有加以阻拦。

    “漓月有何事吗?”荣六疑惑地问道。

    “六爷是去找大少爷的吗?”钟漓月故意问道。

    荣六皱皱眉,语气里有些不耐:“大少爷交代我去办别的事。”

    “哦。我刚才好像就问过了?!瞧我这记性!”钟漓月自嘲地抡起拳头假意地捶了两下。

    荣六嗔怪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钟漓月刻意在原地停留了几秒,然后悄悄地跟了上去。(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