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二十五章:巧遇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等拐了个弯过去这条街,见不到沈府的大门,钟漓月才停下脚步,往另一条街走去。

    没想到这么顺利就出府了。钟漓月觉得自己有当特工的潜质。

    来到繁荣的大街上,钟漓月一下子想起那三个混混,心里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警戒地看了看周围,没看到他们的踪迹。钟漓月松了口气,快速地向路人打听好要去的那个地方的方向,然后往那个方向跑去。

    到了地方,钟漓月看到门口两个守门的人,想了想,她决定先过去问一下。

    “你是干什么的?”守门的人指着钟漓月呵道。

    “两位大哥,请问贵府的五少爷在家吗?”钟漓月客气地问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下奇怪,五少爷可从来没有客人找,这个女的是哪家派来的?“你找五少爷?有拜帖吗?”

    “没有。”钟漓月如实地答道。

    “你家主子派你来,连个拜帖都没有,把我们平府当成什么地方了?”

    另一个守卫附和道:“五少爷走时没交代过我们今日会有人来找他,你还是回去要个帖子送来再说吧!”

    “也就是说他不在府里了?”钟漓月勾起嘴角,笑道:“谢谢你告诉我。”

    旁边那个守卫立刻推了推他,责怪地瞪了他一眼。

    钟漓月在平府周围找了个比较隐蔽的角落,打算坐等平玉尧回府。

    等了许久,始终不见平玉尧的踪影。钟漓月感到饥肠辘辘,犹豫再三,她站起身来,决定先回去吃个饭再说,反正也不急。

    又到了那条繁华的街道,钟漓月低调地耷拉着脑袋,默默地在跟随着人流往前走,边走边警惕地观察着四周围,生怕会撞到那三个混混。

    一想到在船上遇到的那些惊险时刻,钟漓月的心里就产生一种深深的恐惧感。

    偏偏人越害怕什么,就越会发生什么。

    钟漓月走着走着,总感觉后面有人在跟着她。她故意加快脚步,后面的步伐便也跟着快了起来;她放慢脚步,后面的人也慢下许多。

    糟了!

    钟漓月的心陡然一沉,一种强烈的恐惧感瞬间袭上心头。她害怕得狂奔起来,哪里人多她就往哪里钻。

    她加快速度,后面的步伐也变得密集起来。双方你追我赶,距离越拉越近,钟漓月慌不择路,只顾着往前跑,一不小心,她被地上突起的一块石阶绊了一下,摔倒了。

    后面的人立刻上去,拉住钟漓月的肩膀。

    钟漓月吓得连忙挥舞手臂,大声喊道:“你们滚开!别碰我!滚开!”

    “钟小姐,是我!我是平家的五少爷平玉尧。”平玉尧一边闪躲着以防被她挠到,一边拼命解释道。

    钟漓月惊讶地回头一看,顿时镇定下来,长舒了一口气后,她道:“是你?哎呦我的妈呀,吓死我了。怎么会是你?也太巧了吧?!”

    “是啊!”平玉尧连忙扶着钟漓月的手臂,将她从地上拉起来,语气中带着兴奋地道:“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一直不敢唤你,想跟上来瞧瞧你的脸,没想到真的是你。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你……没发生什么事吧?”

    钟漓月知道他话里的含义,便忙笑着说道:“没事没事,我刚被捆到赤岩岛上就被救了。”

    “真是好人有好报!你没事,我心里就踏实了。”平玉尧劫后余生般地庆幸道。“我上了岸之后就立刻去找大哥评理,没想到他脸上带着伤,听丫鬟说他好像被人打了,当时我就在猜是不是有人来救你了?问大哥他也不说,后来干脆就不见我了,还派人将我给押了回来。我害怕你被人救了,影响你的名声,所以也没敢跟爹说具体是什么事。”

    真让沈兆言给说中了。

    钟漓月冲着他笑道:“放心吧!我福气大着呢!哪有那么容易挂掉?!”

    “我向人打听你的消息,可总也得不到一丝讯息,沈老板将沈府管得密不透风的,我实在是找不着你。”平玉尧欣慰地道:“看到你没事,我心里终于可以踏实了。”

    “谢谢你。”钟漓月真心地感谢道。

    平玉尧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没帮上什么忙,有何可谢的呢!”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嘛!你也不能算什么忙都没帮上,从时间上来讲,你至少帮我拖延了一阵子,如果不是你为我争取的这点时间,我们家大少爷赶到赤岩岛的时候,可能一切都已经晚了。”

    平玉尧不敢置信地道:“是沈老板亲自去救了你?”

    钟漓月打着哈哈道:“他有很重要的东西放在我这里,所以也很着急。我算是沾了这样东西的光了。”

    平玉尧毫不怀疑地相信了,“那你可真是万分幸运!”

    “那是当然的。我们都算是大难不死的人,后福大着呢!”钟漓月豪气冲天的道:“我敢跟你保证,不出半年时间,我让你爹对你刮目相看,两年内保准你能干掉你大哥的地位,取而代之。”

    平玉尧吓得大惊失色,紧张地看了看周围,严肃地对钟漓月说道:“快快别这么说,叫别人听去了,传出什么闲话来,我回去可没有好果子吃。”

    “这里应该没什么人吧?”钟漓月大大咧咧地左右看了看,朗声道:“我们不在这里说了吧!你身上有钱吗?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说。”

    “钟姑娘究竟要说些什么?”平玉尧皱着眉头,一脸防备地问道。

    钟漓月看他的表情,心下明白他可能被压迫了太久,有些不敢,于是跟他先从被欺负时的痛苦来慢慢说:“在那么多的兄弟姐妹中,你为什么地位最低?哪怕下人都觉得你可以欺负?因为没人替你出头。别人都有娘在平老爷耳边为他们争宠夺利,可是你想要的,只能自己去争取,但是那么多的兄弟姐妹,你连走到平老爷面前跟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机会就那么一点点,他们都抢在了你前头,哪还轮得到你?他们甚至不需要费一兵一卒,就可以将你完败。这么多年,你已经习惯了过这种遭人白眼,不被待见的日子,是吗?”

    “钟姑娘,你到底想说什么?”平玉尧眼中带着愠怒地问道。

    “我想说,人跟人的追求真的不一样。有的人甘愿俯首,为别人做踏脚石,活得毫无尊严也无所谓;而有的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哪怕最后惨败也要试着翻个身。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真的很大。”钟漓月故意刺激他道。

    平玉尧气着瞪眼反驳道:“哪有人愿意一辈子毫无自尊地活着?只不过寻路无方,无可奈何罢了。”(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