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二十六章:精诚合作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弱者都喜欢用这样的借口。”钟漓月耸耸肩,讽刺道。

    “你!”平玉尧气愤地道:“钟姑娘用激将法激我,究竟意欲何为?”

    “我就是想让你跟我合作。”钟漓月感觉他有可能是在担心她别有用心,于是耐心地重新解释一遍道:“有可能是我词不达意了。我这样说吧!我在船上这一路发现了一个绝佳的商机,我一个女流之辈,名不见经传,不方便在外抛头露面,所以想找个人与我合作。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兴趣?”

    “商机?”平玉尧用质疑的目光挑着眼角看向钟漓月,那轻蔑的表情好像是在说:就你还能发现商机?

    钟漓月嗔了他一眼,脸上透着一股自信,慢然说道:“可别小瞧人了!每个人的生命里都会出现几个贵人,因此得以改变自己的命运。说不定我就是你命里的那个贵人呢!你都没听听是什么商机,就武断地质疑我的眼光,未免也太没胆量了吧?”

    平玉尧脸色稍缓一些,缓声问道:“钟姑娘误会了,我只是,只是想不明白,既然是好事,我与钟姑娘非亲非故的,为何钟姑娘会选择与我合作?”

    “嘿嘿,这个嘛,因为我认识的人太少了,想来想去,还是你最合适。”钟漓月干干地笑了两声,眼中透着狡黠,“你为人正派,是个很好的合作伙伴,与你合作,我不用担心会阴沟里翻船。”

    “那你为何不去找沈老板?”平玉尧不解地问道。

    钟漓月嘴一撇,摇了摇头,无奈地道:“你以为我们能赚多少啊?他能看得上眼吗?”

    平玉尧听到这句话,面露犹豫。

    钟漓月急忙又说道:“不过对于我们来说,这绝对会是个崭露头角的好机会。打赢了这一仗,你我以后的命运一定会发生改变,说不定,我们还能自成一派,让人不敢小觑。”

    平玉尧转动眼眸,皱眉深思了良久,才一脸难为情地嗫嚅道:“可是我……刚跟着大哥做事没多久,还没长什么本事,也没拿到什么月钱,吃穿用度都是靠家里接济。我怕我跟家父要钱,他不给。”

    “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你以为我是拉赞助来了?”钟漓月信然一笑,道:“放心吧!我这个生意,不需要花一分钱的本,完全空手套白狼。”

    “空手套……套取?”平玉尧不可置信地看着钟漓月,眼中有些担忧。

    钟漓月噙着笑慢声跟他说道:“不是什么杀人放火的坏勾当,只是需要一点好运气,以及一点,自信心。不过你放心,这是个三赢的生意,不会让任何一方蒙受损失的。”

    平玉尧还是不敢相信,他质疑地道:“换言之,这个生意能稳赚不赔?”

    钟漓月点点头,自信地说道:“只要沟通好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平玉尧偏开视线,暗自琢磨起来。

    “不敢相信了吧?害怕这是个坑?”钟漓月漠然一笑,故意刺激道:“有的人真的让人想不明白,明明已经一无所有,没什么可失去的了,可还是害怕这样,害怕那样,完全不以为,自己的现状才是真的可怕!这种人,连试一次都不敢,注定一辈子是个失败者。”

    平玉尧丧气地垂下头,痛恨起自己来:“我真是个废物,连个丫鬟都不如。”

    “你不如我,也不算什么伤自尊的事,谁让我比你多……”钟漓月意识到自己可能要失言了,连忙闭上了嘴巴。

    沉默了片刻后,钟漓月准备告辞。或许平玉尧天性如此,他注定这辈子要当个平凡的普通人,自己又何必打扰别人的人生?

    既然没有机会合作,她也不想平玉尧因此心里不舒服,所以她安慰道:“其实每次机会都相当于一次赌博,只有好赌的人才会这样,你没有这个恶习,是件好事。”

    平玉尧掀起眼帘,颇为怨怼地盯着钟漓月,道:“钟姑娘这是在夸我吗?”

    “呵呵。”钟漓月讪讪然地道:“算吧!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我是偷溜出来的,万一被大少爷发现可就惨了。”

    钟漓月迈出脚步,每走一步,平玉尧的内心就要挣扎一下,他的心已经开始蠢蠢欲动。直到钟漓月走到这条巷子的尽头,准备转弯时,他才下定决心,张开嘴巴大声喊道:“慢着!”

    钟漓月转眸,不解地看着他。

    “我答应你。”平玉尧语气中透着一抹决绝。

    钟漓月好整以暇地半转过身体,双手抱在胸前,慢然道:“你可想好了,别走到一半时又犹豫起来。”

    “方才我犹豫不决,只不过因为对钟姑娘不了解,从心底里有些,有些排斥。”平玉尧心虚地转了转眼眸,顿了顿,他抬起眼眸,目光坚定地看着钟漓月保证道:“但是我决定了的事,就不会改变。”

    “你要是敢半途而废,我就废了你!怕不怕?”钟漓月勾起嘴角,露出胜利的笑故意问道。

    平玉尧正色道:“一旦认定的事,我就绝不回头。”

    “那好。”钟漓月转回身走向平玉尧,到了他面前时,她伸出手,友善地道:“以后我们就是好搭档了,握个手吧!”

    平玉尧眨了眨眼睛,身体往后退了退,目光闪闪躲躲,不敢直视她,“钟姑娘,这样,不合适吧?”

    “算了,不勉强你了。”钟漓月收回手,自嘲地笑了笑。他太腼腆了,自己可别再把他给吓着!这种动作,在这个地方确实很不合适。

    “钟姑娘,具体的细节,我们去茶楼细谈吧!”平玉尧提出道。

    考虑到外面人多眼杂,再万一被沈兆言看到,他说不定会打翻醋瓶子,自己还要解释许久。为了避免那么多麻烦,钟漓月说道:“我想我们还是在这里说吧!以后,外面的事由你来出面,我在沈府里不方便经常出来,具体要怎么做,我会写在信里,托人给你送去。”

    “要不,我想想办法,帮你赎身吧!买个丫鬟的钱,我还能出得起。”平玉尧好心地提议道。

    “这个倒不用。我现在确实挺穷的,但是没别的事可做的话,在沈府打工也是个好活计。等我们把眼下这件事情做好,有了钱走下一步,我再离府也不迟。”钟漓月挑起眉角,眼中露出闪耀的光芒。

    平玉尧点点头,问道:“那钟姑娘所说的,具体是什么事呢?”

    钟漓月谨慎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之后,她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平玉尧一直认真地听着,越往下听,他的眉头皱得越紧。(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