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二十七章:约定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全部听完后,他的眼睛都瞪直了,脸上的表情也是瞬息万变。先是满怀憧憬,眼中透着希望的光亮,然后又是一阵迷茫,感觉那种可能遥遥无期,最后转为困惑,心中充满了质疑:“这样,能行吗?”

    “我说没问题,就没问题。”钟漓月语气里满是自信。

    “可是外面的人都知道,赵爷好像与沈家素来不和。”

    钟漓月无谓地道:“谁跟钱有仇啊?再说了,好像赵爷是跟过世的沈老爷不和,现在沈老爷都去了那么久,早投胎转世了,哪还管得了这么宽?”

    “话虽如此……这件事最好瞒着沈老板。”平玉尧顿了一下,略作思忖后说道。

    “我本来也没打算告诉任何人。”钟漓月说出了自己的计划:“我是个小女子,没那么高的追求,不想在商界做个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只想赚点小钱,和一家人过着简简单单的生活,小富即安。”

    平玉尧却摇着头说道:“虽然我阅人有限,但看得出来钟姑娘气质非凡,注定不是个普通的平凡女子。”

    “平不平凡,在于人的选择。人最期待的,不就是想过什么的生活,都能够由自己来做主吗?”钟漓月飒然一笑,道。

    平玉尧看着眼前这个样貌清秀的女子,越看越觉得她高深莫测,不似普通的宅院丫鬟。迟疑了一下,他鼓起勇气试探地问道:“冒昧地问一句,以钟姑娘的资质,不该仅仅是府院内的一个丫鬟吧?”

    钟漓月璀然一笑,道:“如假包换!”

    “沈老板在商界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以他的眼力,没发现钟姑娘的过人之处?”

    “他呀!”钟漓月刚要拿随便的语气说沈兆言,一触及平玉尧疑惑的眼神,便立刻改变语气,恭谨地说道:“大少爷早出晚归,极少在府里,我们这些丫鬟每日过得都很轻松,所以说没什么别的好事,我暂时还不想换工作。”

    钟漓月的话语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是也不难理解。平玉尧为她感到一阵惋惜:“原来如此。那可真是沈老板的一大损失。我相信,倘若沈老板平时多加留意,一定会发现钟姑娘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钟漓月被他夸得有点飘飘然了,不好意思地憨笑道:“不要再给我戴高帽了,我们这些人哪能入得了他的眼?!”

    “这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绝非恭维话。”平玉尧真挚地说道:“钟姑娘与众不同,绝对是人间难得一见的奇女子。”

    钟漓月敷衍地笑了笑。脑子里不由得想起那件事来。不知道这个平玉尧会不会在背后调查她?府里都在传大少爷要收她做通房小妾,而她透露出来的信息则是跟沈兆言关系普通,万一他听到那个传言,会不会怀疑她什么?

    合作最讲究的就是诚意,如果其中一方有刻意隐瞒之事,一旦被另一方发现,双方的合作很有可能就会在互相猜忌中土崩瓦解。她在这里认识的人实在太少了,而平玉尧又恰巧出现在这个机会来临的时候,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她绝不能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思索了一会儿后,钟漓月假装苦恼地说道:“希望这件事能够顺顺利利的,我能尽快离开沈府。虽然大少爷封锁了去赤岩岛救我的消息,但是他回来时身边只有我一个丫鬟,所以府里的人都在开玩笑,说大少爷要纳我为妾。”

    “什么?怎么会传出如此有损你清誉的话来?”平玉尧一听,立刻为钟漓月抱不平,厉声道:“沈老板也没出面澄清一下吗?”

    “这些话都是那些人没事可做私下乱传的,大少爷天天不归府,哪里会听到这些闲言碎语?也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刻意提起。”

    “那大管家也不管这些事吗?”

    钟漓月挥挥手,无所谓地道:“你没做过下人你不知道。沈家主子太少了,下人几乎都很清闲,没事的时候,就会闲聊些捕风捉影的事,然后再以讹传讹,互相找个乐子,这都几乎成公开的秘密了。”

    “那怎么能行?此事可关系到你的清誉。钟姑娘,”平玉尧突然脸一红,嘟嘟囔囔地问道:“你应该还未出嫁吧?”

    钟漓月不想在这件事上纠缠不休,干脆几句话结束这个话题:“我爹娘已经给我定好了亲,他们说什么也无所谓。反正大家心里都清楚,那些话是玩笑话,不能作数。”

    平玉尧一怔,眼眸暗了暗。

    “你有没有经常光顾的店铺?我下次托人给你送信,送到哪里最方便?钟漓月问道。

    平玉尧皱着眉‘嗯’着嗓子沉思了片刻后,提议道:“不如这样,我随你一道回府,你在府里头寻个没什么人能注意到的地方,我在墙外做接应,你以丢石头为暗号,我们定下那个地方,然后每日约定某个时辰在那儿汇合。”

    “好主意。”钟漓月稍微思索了一下便同意道:“通信之前我们先丢石头,如果收到了就回扔一个小石头给对方,然后再用石头包着信扔过去;如果对方没反应,那就再等等,期间不断地用鸟叫声做接头暗号,等一刻钟之后若还是没有回音,那就表明对方今天有事不方便。”

    平玉尧点头表示赞同。

    约定好了之后,钟漓月马上就带着平玉尧往沈府的方向走去。

    到了人多的街道上,钟漓月蹙起了眉头,脚步缓慢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钟姑娘?”平玉尧奇怪地问道。

    钟漓月四处张望,担忧地说道:“会不会碰上我们家大少爷?我是偷溜出来的。”

    平玉尧想了一下,然后说道:“钟姑娘先找个地方避一下,我去雇辆马车来。”

    这样保险多了。钟漓月同意地点了点头,说了句客套话:“让你破费了。”然后隐身进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

    等了不到一刻钟,平玉尧就坐着一辆马车过来了。

    他坐在车厢里对钟漓月招了招手,钟漓月低下头,迅速地钻进了马车里。

    “我方才帮钟姑娘瞧着四周了,没看到沈老板,钟姑娘放心吧!”平玉尧体贴入微地说道。

    “你之前有跟他打过交道吗?”钟漓月随口问道。

    平玉尧掀起嘴角,自嘲地笑了笑,毫不隐瞒地说道:“别说是我,在我们平家没有与范家结亲之前,家父想巴结沈老板,都未必能见得到他的面。只不过偶然会在街上看到他的身影,然后听身旁的人说起,才知那人便是沈老板。我知道他,他却不知我。”

    “他知道。”钟漓月脱口而出道。

    平玉尧一怔,连问道:“沈老板知道我?钟姑娘如何知晓?”(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