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三十章:软木椅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沈兆言浑身一怔,诧异的眼神中透着狂喜。网Δ.ん

    钟漓月羞得不敢抬头,但是为了尝试一下传说中的‘壁咚’,她还是鼓起勇气抬起了眼帘,故意直视着沈兆言欣喜若狂的双眸。

    果然,沈兆言愣了两秒后,便将她抵在了书架上,俯身吻了下来。

    为了让她的后脑勺能够舒服一些,他还体贴地将手垫在了她的脑袋后面,另一只手则揽住她的腰肢,高大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她,将她固定在书架上。

    一个深情而漫长的吻结束以后,沈兆言现自己差点失去理智,无法自持。他感觉到内心在强烈地叫嚣着,他想要她!

    可是,他从小所受的礼节教养告诉他,男女双方在成婚之前应该乎情,止乎礼,不能越过雷池半步。只有不负责任的男人才会那样不顾一切。他想对她负责,他想将她视若珍宝,捧在手心里好好呵护。在婚礼未成之前,他决不能让她受到半点流言蜚语的伤害。

    所以,他忍住了。

    沈兆言及时地抽身出来,走到书桌前坐下,深吸几口气,慢慢地静下心来。

    钟漓月背对着他,不敢回头。

    刚才那一幕实在太火辣了,而且好像还是她主动的。

    羞死了!

    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混蛋!自己闪一边去了,也不管她了。

    “漓月?”片刻后,沈兆言恢复了冷静,他见钟漓月一直站在那儿,背对着他,还以为她怎么了,便试着唤了一声。

    “啊?”钟漓月慌忙回过头,目光闪躲着。

    沈兆言见状,知道她定是害羞了,莞尔一笑,道:“那么多的书,你不想找一本来看看?”

    “我,我站在这儿看就行了。”钟漓月转身面对着书架,假装拿书看。

    “漓月难道不觉得,那儿太暗了吗?又没有坐的地方,过来看。”说着,沈兆言起身,端了一把椅子放在她以前坐的地方,然后自己坐了上去,淡淡地说道:“坐我的椅子上。”

    钟漓月斜着眼睛偷瞄了他几眼,现他正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看着自己手里的书本,根本无暇顾及她。她不由得放松下来,不再扭扭捏捏的感到不好意思,她随手抽出一本书,然后走到沈兆言平时坐的那张椅子上坐下。

    “哇塞!”刚坐上去,钟漓月便感到了这张椅子的与众不同之处。

    它的外表看上去除了陈旧一点,其它地方和普通的椅子没什么区别,但是坐上去后才感觉到,这把椅子既有韧性和扩张度,又不感到硬邦邦的。这绝对不是一把普通的椅子。

    钟漓月忍不住好奇地半转着头欣赏它起来。之前给它擦了那么多天的灰尘,怎么完全没现它的独特之处呢?

    “这是千年软木制作而成的,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沈兆言淡然地给她讲解道。

    “还是个老古董啊?!不过看上去有七成新。”钟漓月摸了摸木料,丝毫感觉不出它有那么长的历史。

    “这就是它的珍贵之处。先祖也是费了很大的力,才从外面带回来。”

    钟漓月从来没听过这种神奇的木头,她小心翼翼地摩挲着椅子的扶手处,幻想着它会不会有什么灵气。

    “明天……”沈兆言想起了昨晚两人约定好的事,便歉疚地说道:“明天我要见个重要的人,不能陪你回去,你带着明德,他会安排你路上的事宜。”

    听到‘重要的人物’五个字,钟漓月心里一沉,立刻想到了白天在窗户口瞥见的那位白衣美女。

    钟漓月左思右想,最终还是忍住了问他‘是谁’的冲动,和声拒绝道:“不用那么麻烦了,明德还是你带着吧!跟着我有点大材小用了。你把我们这小半年的工钱给我们就行了,我们自己雇辆马车回去。我还想跟明月逛逛街,买点东西带回去呢!”

    沈兆言看着她正色道:“照顾你是我的责任,怎么会是麻烦?只有你好好的,我才能安心在外面做事。”

    钟漓月有种‘只有确定你不在,我才敢在外面玩得嗨’的错觉,自己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她赶紧甩了甩头,清醒一下。

    “头怎么了?”沈兆言皱皱眉,紧张地问道。

    钟漓月连忙摆摆手,给他一个放心的笑容,说道:“没事。那就按你说的吧!你说说看,明天怎么安排?”

    沈兆言浅然一笑,道:“我会交代好明德的,你明日睡到自然醒,然后去找明德就行。”

    钟漓月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他已经低下头认真看起书来。

    既然他这样说了,那好吧!答案明天自然会揭晓,她又何须刨根问底?通过送书这件事,她已经基本确定,沈兆言就是个外冷内热型的,制造起惊喜来绝对能把人感动得一塌糊涂。

    “我就暂且相信你一次,看看你还有什么大招!”钟漓月‘嘿嘿’笑道。她倒是要看看,他还能准备出什么样的惊喜来。

    沈兆言嘴角噙着笑睇了她一眼。

    内心有了期盼,第二天早上天微微亮,钟漓月就没有了困意,自然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后院空无一人,估计都在主卧厅伺候着。

    正当钟漓月犹豫着要不要去伺候时,明月她们几人已经回来了。

    “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大少爷走了吗?”钟漓月疑惑地问向明月。

    “嗯,最近几日大少爷走得都比较早。倒是大姐你,为何这几天都起得那么迟啊?”明月坏笑着故意问道:“就算是大少爷唯一的通房丫鬟,也不敢这样嚣张!”

    “去去去!”钟漓月眼里含着笑为自己辩解道:“我们现在属于半自由身,多干一天多拿一天的工钱,少干一天就少拿一天的工钱。大少爷就一个人,哪需要那么多人伺候着?少我一个还正好省了一个人的工钱呢!”

    明月嗔了钟漓月一眼,‘傲娇’地给她讲解道:“才不是呢!大少爷贵为沈府当家人,身边才五个丫鬟伺候还算多呀?我听旁人说,别人家的大少爷都有四个贴身丫鬟,四个普通丫鬟,三、五个通房丫鬟,另外还有四个随从,外出都是一群人跟着,我们家大少爷不比那些人富贵多了,怎么会请不起一个丫鬟?”

    “是啊!劳动力太廉价了,佣人还能买个终身制的。”钟漓月嘟囔道。

    “大姐,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赶紧换衣服吧!。”

    明月一愣,满目茫然地问道:“为何要换衣服?”

    “不是跟你说了今天回家吗?忘了?”

    明月惊愣了,好半天她才回过神来,左思右想后激动地问道:“今天,我们就可以离府了?可是,可是大少爷还没把卖身契还给我们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