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三十一章:就看了一眼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钟漓月解释道:“我看大少爷最近都比较忙,暂时应该没有时间来解决那件事。『┡ 中┡网 .『今天我们只是放个假,回家探探亲而已。我想等大少爷忙完了这阵子,应该就可以正式出面来解决那件事了吧!”

    “那那那,”明月突然得到解放,激动得有点手足无措,“我该带些什么回去呢?对对对,我先换衣服,我得赶紧换衣服,我们要走好久才能到。”

    “也不用那么着急啦!大少爷为了弥补我们所受的委屈,特意给我们安排了马车,还让明德跟我们一块儿回去跟爹娘作解释,好让他们安心。”

    “这可真是天大的恩情啊!”明月一边换着衣服一边兴奋地道:“爹娘若是知道我们是被冤枉的,不知道会多开心呢?!”

    钟漓月点点头,笑道:“可不是嘛!爹当时都吓晕过去了,不知道听到这个好消息,会不会高兴得晕过去?”

    “那他也开心。”明月附和道。

    姐妹两人来到院子里,找半天没现明德,钟漓月猜他有可能已经准备好了马车,在门口等她们呢!于是两人带着小跑雀跃地走向沈府正门。快到大门口的时候,钟漓月期待地翘望向府外。

    门口果然有辆马车在等着她们!

    不过明德不在,一个陌生的车夫站在马儿那拉着缰绳。

    这就是他的安排?钟漓月不禁有些失落。

    算了,将就一下吧!或许他也有什么难处吧!

    钟漓月拉着明月欲要出门口,门卫一下子拦住了她们,问道:“有没有出门的牌子?”

    “大少爷没有交代过你们吗?或者明德他有没有跟你们说过什么?”钟漓月不解地问道他们。

    “大少爷什么都没有交代过。你们是不是想蒙混过关?”门卫指着她们姐妹两人质问道。

    钟漓月有些气恼,又隐隐感到不对劲。他做事不可能这么马虎的,尤其是对她。不会的!

    “怎么回事?”这时,沈谨言从不远处走过来,见此情景,不禁奇怪道。

    “二少爷!”两个门卫立刻拱手福身,其中一个对他解释道:“这两个丫鬟要出府去,但是没有出府的牌子。”

    沈谨言看向钟漓月她们,不禁微微讶异道:“你不是大哥院子里的那个丫鬟吗?”

    “二少爷。”钟漓月姐妹两人对视了一眼后,对沈谨言福了福身。

    “你们今日得假了吗?不得假的话是不能出府的,这点规矩都不懂?”沈谨言的话虽为质疑,但是语气却非常和善,让人听着一点也不害怕。

    “二少爷?”府门外突然传来明德的声音。

    钟漓月看向府外,只见明德从右边过来,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车夫,车夫身后则牵着一辆马车。

    这辆马车应该才是沈兆言为她安排的那辆吧!那旁边的那辆是?钟漓月立刻明白过来,那是二少爷的座驾。

    明德进来对沈谨言拱手作揖,福了福身,恭谨地问候道:“二少爷出门呢?”

    沈谨言淡淡地点了点头,双手负于身后,慢然问道:“嗯。你们这是?”

    “哦,回二少爷的话,前些日子大厨房不是烧了吗?现在查出来不是这个丫鬟烧的,所以大少爷吩咐小的代表沈家跟她们一道回乡去,对她们的父母赔礼道歉。这不,还特意叫小的安排了马车送她们呢!有这样的主子,可是我们下人的福气呀!”明德脸上带着圆滑的笑意,不紧不慢地答道。他从小跟着沈兆言混迹商界,应付各色场合的话他是手到擒来。

    “大哥真是宅心仁厚,考虑得周到,对这两位丫鬟也是格外照顾。对了,大哥安排了赔礼吗?”沈谨言非常有礼貌地冲着明德颔道。

    “二少爷费心了,这些小的都安排好了。”明德回道。

    “那就辛苦明德了。”沈谨言和声说道,然后,他先行上了自己的马车。

    明月呆呆地望着沈谨言的背影,有些失神。

    “你准备了什么大礼啊?”钟漓月好整以暇地望着明德问道。

    “可不是我准备的,都是大少爷安排的。”明德客气地回答道。他的态度很好,有了他的带路,钟漓月二人轻轻松松地便出了府。到了马车前,他才想起来,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匣子递给钟漓月,道:“对了,这是大少爷让我交给你的。”

    钟漓月挑挑眉,满眼期待地接过来,一边打开一边问道:“是什么?”

    匣子里面是一叠纸,钟漓月拿出来展开一看,不禁傻眼了。

    里面是一叠银票,每张票面值都是一百两,一共有五张。

    这随便一出手,就是一套房呀!

    钟漓月有种被土豪包养的感觉。

    “钱财不可外露。”明德好声提醒道,然后又转达了大少爷的话:“大少爷交代了,这些钱权当是弥补沈府对你们钟家以及你们姐妹二人的亏欠,想怎么花都可以。”

    钟漓月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出手阔绰’,有钱果然好。“对了。”钟漓月连忙从中抽出一张递给明德,道:“这一百两是我欠六爷的,麻烦你帮我还给他,并代我对他说声‘谢谢’,平时实在是难得见到他一次。”

    “这个你就别操心了。赶紧上车吧!”明德笑着摇了摇头。

    “大少爷已经帮我还了?”钟漓月两眼冒桃心。

    明德催促着她快点上车去,然后自己和车夫坐在了外头。

    钟漓月开心地数着钱,数来数去,她现身边的明月竟然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她用胳膊捣了捣她,问道:“你怎么了?什么呆呀?”

    明月突然露出羞涩的表情,轻声说道:“大姐,二少爷好温柔啊!”

    钟漓月失笑,揶揄道:“哎呦,春心荡漾啊!原来你喜欢那种型的?嗯~~~温柔是不假,但是反而少了点男子汉气概,你不觉得吗?”

    “沈家的家风真是正派,大少爷不喜女色,连二少爷都是如此。我听说二少爷到现在也是孤身一人呢!”明月说道。

    钟漓月脸上的笑容霎时僵住了,心口一紧:不是吧,她来真的?就看一眼就芳心暗许了?她担心明月会有做通房的想法。虽然她阻止不了,也改变不了,但是,她还是想看到明月能被别人当做唯一来疼爱。

    “大姐,你说,等过了守孝期,大少爷和二少爷是不是都要开始娶妻入门?”明月双目含春地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钟漓月如遭电劈,惴惴不安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明月咬咬下唇,低着头羞涩地问道:“大姐,等我们回来,你能不能跟大少爷说说,把我安排到二少爷的院子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