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三十二章:衣锦还乡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钟漓月心陡然一沉,她担心的事还是生了。『网 .

    “你想给二少爷做通房,是吗?”钟漓月沉着脸直接问道。

    明月没有否认,反而将头垂得更低。车厢里有些暗,钟漓月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是不用看她都知道,明月定是羞红了脸颊。

    钟漓月没忍住,说了她两句:“你有没有想过做通房的痛苦之处?尤其是为了真爱。你看着他娶妻入门对着别的女人温柔,你不会难过吗?明月,大姐一定会好好赚钱,给你准备丰厚的嫁妆,你选一个朴实一点的,本分一点的,最主要是能全心全意对你好的,好不好?”

    “大姐,你为何要这么说?自己做了大少爷的通房,为何不许我做?”明月嘟起嘴不高兴地道。

    “我……”钟漓月语塞,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虽然你不承认,但是大少爷对你的好我们几个是有目共睹的,你都不知道,她们三个有多羡慕你?”明月偷瞄着钟漓月,心中又是艳羡又是期待。

    钟漓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要怎么跟她说她才能理解呢?以自己现在这种情况,又有什么资格去说别人?或许明月所期待的,只是有个人对她好吧!

    先回去冷静冷静,缓冲一下再说,说不定她会改主意呢!

    “大姐,我说话你别生气。我们看你在府里白吃白喝的,天天睡到大晌午,大少爷都不说你半句,也不许别人说你,心里都羡慕死了。我们整日勤劳,大少爷都不曾看过我们一眼。”

    “我白吃白喝?”钟漓月被气到了。

    “我不求能像大姐一样,在府里横着走都没人敢管,我只希望,”明月不好意思地垂了垂脑袋,矮声说道:“能有个半分疼我的人就够了。”

    钟漓月顿时感到一阵心酸。

    每个女孩子都渴望有人疼爱,明月在浆洗房受苦受累那么久,她这个做大姐的却跑到竹园里一个人过着逍遥的日子。说到底,都是她没有尽到做大姐的责任。

    思及此,钟漓月再也怪不起来她。她柔声对明月晓以大义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二少爷疼你,也只是暂时的,等他娶妻生子之后,你只能在旁边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开心快乐,那种心痛,你能承受得了吗?”

    “我可以。”明月急忙抬头坚定地对钟漓月说道:“既然做了通房丫鬟,那些自不必说,定是会有的。”

    “那为何不找一个这辈子只会疼你一个人的呢?”钟漓月脱口问道。

    “上哪找去呀?”

    钟漓月再次语塞。明月说得也有道理,她一共也不认识几个人,上哪找去呢?自己认为十四岁还很小,可是明月不这样想啊!明月从小就被灌输着女子十五岁得出嫁的思想,眼看着就到岁数了,能不急吗?哪怕是在现代,这个年龄也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

    “大姐,你为何总说我?你也得为自己想想才是啊!府里现在没有女主人还好,一旦大少爷娶了正房进门,她可不会这样惯着你,她一定会想着法子折腾你的。你这般懒散不劳作,迟早会被她赶出府的。那时,大少爷恐怕再疼你,也不会为了一个通房跟正妻生矛盾。”明月反而劝起钟漓月来。

    钟漓月真是服了她了。她这是在干嘛?教她怎么做一个称职的小妾吗?本想教育她,结果被她给反教育了。

    “呦,前面就是丁河了?哎,进村后怎么走啊?”姐妹两人正僵持着,明德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钟漓月无奈地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我去带路。”然后掀起帘子让马车停下来,利索地跳了下去,走在马车的左前方,往前带路。

    马车缓缓进入了丁河村,村名们看到他们,都停下脚步好奇地看着他们。这个村很久没有来生人了,他们像看到了什么稀罕物一样,连地都忘了刨,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半年没回来,钟漓月的变化很大,很多乡亲们都没认出钟漓月来。钟漓月的脑子里对他们倒是有点印象,看到跟家里关系比较好的,她就对他们招招手,打个招呼。

    “这谁呀?”乡亲们指着她,一头雾水。

    钟漓月抿嘴笑了笑,有种衣锦还乡的感觉。

    远远的,她看到了陌生又熟悉的家,那栋房屋还是老样子,残桓断瓦,破败不堪。

    “小五!”钟漓月看到院子里有个小孩从门口经过,一眼便认出了他,激动地大声喊道。

    半年没见,他居然一点也没长高。

    一会儿后,小五从门旁边伸出半个脑袋来,紧张地朝门外看了看。

    “小五,连你大姐都不认识啦?”钟漓月笑道。说着,她撒开腿往那边跑去。

    明月在车里面听到声音,刚才和大姐之间的不快瞬间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她激动地一把撩起帘子,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哎呀,这乡下的女娃子咋都这么活跳呢?”明德皱着眉不满地嘟囔道。

    家里除了马氏和小五,其他人都出去干活了。他们母子二人看到两姐妹回来,都高兴坏了。马氏站在那儿直抹眼泪,小五认出大姐后,一下子扑到了她的怀里。

    “大姐!”小五开心地喊道。

    钟漓月弯下腰一把将他抱了起来,捏了捏他嫩滑的小脸蛋,心疼道:“半年没见,小五怎么一点也没长个子呀?嗯,告诉大姐,有没有被人欺负啊?”

    小五拨浪鼓似的摇了摇头,奶声奶气地说道:“我不出去,就没人能欺负到我。”

    为了不让人欺负就不出门?乡下的孩子不都应该满山乱跑的吗?真是可怜!

    “让我也抱抱小五吧!”明月眼馋地望着小五,对钟漓月说道。

    钟漓月顺手就把小五放到了她的怀里,然后走到一旁的马氏面前。马氏面黄肌瘦的,眼窝深陷下去,身上穿着打满了补丁的衣服,骨瘦如柴的样子看上去好憔悴,钟漓月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傻丫头,哭啥呀?”马氏看到女儿哭了,心疼得着急了,连忙伸出手去帮她擦眼泪。

    那双粗糙的大手在钟漓月娇嫩的肌肤上摩挲了两下,钟漓月感到脸上一阵疼痛,但是她的心更疼。她将马氏的手拿到自己的手心里,看到上面到处都裂了口子,心不禁一酸。

    “我手脏。”马氏慌忙缩回自己的双手,狭促地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

    钟漓月摇了摇头,抑制住内心的酸楚,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来。

    “娘,爹他们呢?”明月抱着小五转头问道。

    “哦,他们都出去干活了,你爹在隔壁村给人家种地,要等晚上才回来哩。娇月她们去捡柴禾了。”马氏答道,然后又一脸紧张地问道:“你们怎么回来了?门口那是什么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