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三十三章:你也好可怜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钟漓月这才猛地想起来,明德他们还被晾在外面呢!她问马氏:“娘,家里烧了茶吗?我去请他们进来喝口水。Ω『 ┡   网 .』”

    “哦哦,锅上有热水,我去盛。”马氏指了指厨房,又对明月说道:“你给小五洗把手,别叫客人笑话!”

    “嗯嗯。”明月点了点头,抱着小五走向水缸那里。

    钟漓月到外面请明德进去,明德指指车上,说道:“你家还有没有人,过来把东西抬进去吧!”

    “什么东西?我看看。”钟漓月绕到马车旁边,上下左右都看不到哪里有暗格。

    明德又指了指刚才的方向,手臂抬起老高的道:“那儿呢!”

    钟漓月疑惑地寻着他手臂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辆马车正不紧不慢地从村子口方向朝这边驶来。

    她的眼睛都瞪直了,惊讶地道:“一整车?”

    真壕!

    明德站在旁边含笑不语。

    “这车是和我们一起出的吗?怎么比我们慢这么多?”钟漓月看着马车问向明德。

    明德表示不知道,“你还去问大少爷吧!”

    “大少爷?”钟漓月一愣,眼珠子转了转,忍不住笑了出来。

    待马车在他们面前停下,车上慢然走下一个人来。

    “不是说有事来不了了吗?”钟漓月带着笑假意嗔怪道。

    沈兆言展颜笑道:“事情办完了,见天色还早,就过来了。”然后,他转脸对明德吩咐道:“那辆载货的车子在半途中陷入了一个水坑之中,你雇几个村民过去接应一下。”

    “是。”明德点点头,带着车夫去了。

    “你还真带了一整车的礼物来啊?”钟漓月笑着问道。

    “我答应你的事,何时没有做到过?”沈兆言深情款款地注视着钟漓月。

    钟漓月抿嘴一笑,眼角的余光瞥见院子里的明月正看向这边,于是做贼一样的连忙转过头去,走出几步,刻意与他拉开距离,钟漓月半侧着脸对沈兆言说道:“进屋来喝点水吧!

    沈兆言不以为然,跟她走进了院子里。

    “大少爷。”明月放下小五,局促地低下头福着身唤道。小五吓得连忙往明月的身后躲。

    沈兆言淡漠地点了点头。

    马氏盛好了水出来,看到院子里一身华服的沈兆言,愣得手足无措。

    雍容华贵的外表,和破旧的茅草屋,还真是格格不入!沈兆言对这一切恍若未闻,神情自然地上前一步,对马氏拱拱手,谦逊有礼地道:“晚辈沈兆言,今日到府上叨扰,添麻烦了。”

    “不、不、不麻烦。”马氏满脸错愕,手都不知道放哪儿是好,眼神极不自然地左右张望,最后,求助地看向钟漓月。

    “娘,这位就是我们的主顾,沈家当家人沈大少爷。”钟漓月对马氏介绍道。

    马氏慌乱地屈膝,欲要下跪行礼。

    沈兆言及时阻止道:“老夫人折煞晚辈了,这等大礼万万使不得。”

    马氏呆若木鸡,整个人半屈着,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

    “娘!”钟漓月连忙过去将她扶起来站稳,解释道:“爹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们烧厨房的事?”

    马氏心里‘咯噔’一下,差点晕厥过去。

    沈兆言眼疾手快,迅地上前一步,与钟漓月两人一左一右扶住了她,她才不至于跌倒。

    明月吓得立刻跑到马氏跟前,连喊了两声‘娘’,小五也跑过去抱着马氏的大腿大喊。

    马氏稍微清醒了一些,手指了指沈兆言,哭丧着脸问道:“是,是来要债的吗?”

    “不是的娘。”明月使劲地摇头,安慰她道。

    “娘你放心吧!明月真的是被人陷害的,现在凶手已经查出来了,大少爷这次亲自登门,就是来赔礼道歉的。”钟漓月急忙解释道。

    “是的钟老夫人,这次这件事,都是晚辈一时疏忽。”沈兆言附和着致歉道。

    马氏听了,这才放下心来。

    “娘——!”娇月和锦月砍柴回来,看到马氏被一群人围着,顿时慌得大喊一声,放下篓子就跑了过去。到面前她们才现是大姐和二姐,还有一个英俊的贵公子。

    “大、大姐?二姐?你们怎么回来了?”娇月和锦月满脸惊诧,然后又瞥了瞥身旁,怯怯地小声问道:“这位公子是谁啊?”

    “待会儿再说,快点把娘扶进屋去休息。”钟漓月对沈兆言使了使眼色,示意他让开。

    沈兆言将位置空出来让给娇月,自己退到了一边去。马氏却不愿进屋,她浑浊的双眼紧紧地看着钟漓月,问道:“是不是真的?”

    钟漓月重重地点了点头,一脸严肃地答道:“真的是真的,比珍珠还真。”

    “快,去把你爹叫回来。”马氏不禁喜极而泣,还交代锦月道。

    “什么真的假的?”娇月和锦月面面相觑,不解地问道。

    明月就把被冤枉烧厨房的事情又说了一遍。她们听了,也是激动得差点蹦起来。

    “这么说,我们不用去给沈家当一辈子下人了?”娇月激动得声音颤抖着问道。

    “大姐,二姐,你们不知道,娘刚听到这个消息时,吓得差点没气,躺在床上一个多月才稍微好转过来。”锦月哭着诉苦道。

    明月自责地哭道:“都是我不好。”

    “行了行了,这么大的好事,我们应该开心才对。锦月,你去把爹喊回来,告诉他这个好消息。”钟漓月说道,然后没好气地瞪了沈兆言一眼,用眼神埋怨道:看看你,给我们家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沈兆言略微尴尬地偏过头去,不敢正视她。

    “对,我们不能哭,娘为了这事流了好几个月的眼泪,差点把眼睛给哭瞎了,我们可不能再引她哭了。”娇月一边说着,一边帮马氏擦眼泪。

    一直没哭的钟漓月却忍不住鼻子酸。这家人的悲剧,到此终于可以画上句号了。

    一家人开心地抱在一起诉说这半年来的变化,完全把沈兆言晾在了一旁。

    小五个子矮,她们站着说话,总是会忽略了他的存在。被冷落的小五不满地撅了撅嘴,看向一旁的沈兆言,走到他面前说道:“哼!女人就是爱哭鬼,还是我们男子汉好。”

    沈兆言忍俊不禁,小孩子翻脸真是快,刚才还怕他怕得躲起来,现在又凑过来主动和他说话呢!小家伙是太无聊了,想找个人陪他玩了吧?

    果然,小五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蹲下跟他说话,“你是不是也很无聊?我和你玩吧!”

    沈兆言笑,半蹲下身去问道:“你不怕我了吗?”

    “嗯嗯。”小五摇了摇头,一脸纯真地说道:“大姐、二姐不跟你玩,你也好可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