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四十章:生辰之日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他到底要干呢?

    钟漓月的内心不禁充满了期待。

    换好了衣服,钟漓月低头左右看了看,这身衣服和她的身形很贴合,三围大小正合适,简直是为她量身定做的。沈兆言的眼睛也太毒了吧?小说网不少字

    明月羡慕地感叹道哇,好漂亮啊!穿上这身衣服,看上去和那些千金一样,就是这头发……”明月一脸嫌弃地看着她的头发,将她按到了板凳上,拿起梳子重新给她梳。

    明月会梳的发髻不多,但是比起钟漓月万年不变的丸子头要好多了,虽然花式简单了一些,但至少看上去不像丫鬟了。

    梳好头发,明月先欣赏了一下,然后不满意地撇撇嘴,道可惜没有个好簪子,不然插在头发里定然更美。”

    “原来做千金这么累!”钟漓月起身,踢了踢腿,甩甩长到脚;;;小说 +尖的裙子,怨念道。这件衣服虽然美腻,但是没有她的那身丫鬟服利索。

    也是,千金不用做事,只需要好看,不需要利索。

    “,你净说风凉话。”明月撅着嘴怨怼地道。她们巴着还来不及呢!

    “不说了,我走了。”钟漓月耸耸肩,提着长裙出去了。

    出了门,明德转身一看,不由得呆住了。

    钟漓月抿嘴一笑,逗他道好看不?”

    明德忙收回眼神,晃了晃脑袋,转身往院子外走去。

    马车不紧不慢地来到一片湖泊前。

    钟漓月掀开帘子出来,正准备跳下车去,车夫紧忙地拿着凳子让钟漓月踩着。

    就说做淑女累吧!明明一步能达到目的地的,非要分成两小步。

    下了马车,钟漓月看到湖边停靠着一艘花船。岸边,沈兆言欣长的身影孑然而立。钟漓月下车,他回眸看,深邃的眼眸骤然一亮,上下看了她一眼,最后定格在她的脸容上,眼中满是惊艳之色。

    “大少爷。”钟漓月低唤了一声,莲步轻移,慢慢走向他。

    沈兆言伸手去扶她,不吝赞美地道这件裙装很配你。很漂亮。”紧接着,他又说道不过以后还是别穿了,等天气暖一些再穿。”

    说着,他将钟漓月的双手握在了的手里捂了捂。

    “给我穿的时候不说,看过了才说!比我还会说风凉话。”钟漓月半依着他,嘴里吐槽道。

    进入船舱后,沈兆言松开双手,两人挨着船舱中间的桌子坐下。钟漓月像个淑女一样,以优雅的姿势落座,免得与这身衣服格格不入。沈兆言为她倒了一杯茶,然后才给倒。

    “大少爷今日唤我前来,不会是要与我游船河吧?小说网不少字”钟漓月握着热乎乎的杯子问道。

    “正是此意。”沈兆言转身从旁边拿出一个精美的匣子,递到钟漓月面前,“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又送礼?钟漓月狐疑地打开匣子,里面躺着一根碧玉簪子,簪子的头部是一朵梅花,雕工十分精细。看得出是上品。明月刚提到她缺个好簪子,就有人送上了,真是好巧。只是,她不解为何要送我簪子?”

    “喜欢吗?”小说网不跳字。沈兆言视掉钟漓月的问题,直接问道。

    “事献殷勤,我有点不敢收。”钟漓月笑道。女生收到礼物总归是很开心的,送首饰果然是泡妞必杀技。

    沈兆言拿起簪子,做主将它戴在了钟漓月的头上,在她耳边浅语道今日是十月十六。”

    十月十六?钟漓月一脸茫然,“有特别的吗?”小说网不跳字。

    “连的生辰之日都不记得了?你妹妹也没有提醒你?”沈兆言手亲昵地搭在她的肩上,眼中含着浓情蜜意。

    “今天是我生日?”钟漓月恍然想起来,她当初报了钟大妞的生日。明月当然也不记得了,她恐怕连的生日都不记得了吧!马氏曾经对他们五个说过,穷人家的孩子是不过生日的。钟漓月不以为然地笑道差点忘了,以后我一定会记住的。”

    “记不住也妨,以后的每一年,我都会帮你记住。”沈兆言凝视着她,深情款款地说道。

    钟漓月,他这一刻说的话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很多感情在没有产生分歧之前,双方都是真心的,只不过往后走下去,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事,能意见统一的固然好,如果意见不能统一,能尊重对方的意见,允许存在差异,也可继续走下去。如果实在法融合,所有热恋时说过的话都会被推翻。我们不能说谁骗了谁,只能珍惜曾经的美好回忆,然后各自前行。

    钟漓月想得通透,心中自然明亮。不管将来如何,都要及时行乐。她倾身,毫顾忌地吻向了沈兆言的唇。

    只是瞬间,沈兆言眼中的惊愣便被眼皮覆盖,他反客为主地一把将她拥入怀中,俯身热烈地回应着她。

    如果在热恋的前三个月里,他们都不能纯粹地爱恋着彼此,那这样的爱情也是可悲的吧!她不是悲情剧女主角,爱来的时候她就放肆地去爱,这样当爱走的时候,她才能尽快擦干眼泪,不抱遗憾地独自走下去。

    一个深长的吻结束,沈兆言意犹未尽地又在钟漓月的额头、鼻子、眼睛上亲吻,钟漓月学着他的动作,他在哪里吻一下,她就在他同样的部位也吻一下,两人在船舱里腻歪了好长,互相看着彼此,需任何的言语,便溢满了浓浓的爱意。

    突然,一个尴尬的声响打破了他们之间的甜腻。

    钟漓月的肚子不适时宜地叫了起来。

    “饿了?”沈兆言挑挑眉,眼中含着笑意看着她。

    偏偏这种时候!钟漓月羞愧地爬进了沈兆言的怀中,将脸深埋在他的胸膛里。

    沈兆言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背,柔声说道我去吩咐膳食。漓月不妨猜猜我给你准备了好吃的?”

    “有好吃的?”一听到‘吃’这个字,钟漓月也顾不上害羞了,连忙抬起头两眼发亮地催促他快点上菜。

    沈兆言走出船舱,对着岸上的明德微微颔首。

    明德立刻会意,转过身去对那边等候已久的人挥了挥手。

    不一会儿,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子领着八个小厮朝花船而去。明德已经在船舱外等着他们,八个小厮站在岸边,通过中年男子的手,再经过明德,最后一一将手中的菜送进了船舱里去。

    上完菜,明德躬身对他们说道菜品已上完,大少爷慢用。”然后便退了出去。

    钟漓月点了一下,共八菜一汤,主食是白水面。

    为了给她过生日,他一定是煞费苦心吧!钟漓月由衷地感谢道谢谢你,百忙之中还记得我的生日。”(未完待续。)

    第一百四十章:生辰之日

    第一百四十章:生辰之日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