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四十三章:本能之事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如果他把放在抽屉里,那这对琉璃盏多半就和骆家脱不了干系了。

    可是,没经过人家的同意就翻看人家的,有点不太好吧?小说网不少字

    但他是允许了她自由出入书房的,如果不想让她看,干嘛不收起来,或者锁上呢?

    钟漓月一只手往前伸,另一只手又去拉,她的内心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打架。挣扎了半响,最终她的好奇心战胜了一切。她弯下腰,打开了第一个抽屉。

    第一个抽屉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叠空白的宣纸,其它也没有。

    其实抽屉那么窄,不可能放得下那个包袱的。

    但她还是‘一不’打开了第二层的抽屉。

    这层里面的很零碎,随手翻看一下,没特别的,于是她又不假思索地打开了最下面的那一层抽屉。

    看到里面的3wledu时,钟漓月不由得一怔。

    这层抽屉里面只有两个荷包,一只荷包上绣着鸳鸯,针线歪歪扭扭的,看上去好丑。另一只上面也绣着鸳鸯,但是绣工精美,针线密齐,尤其是那四目相对的眼神,看着十分逼真。

    他把这两只荷包单独放在这么一个空旷的抽屉里,是为了方便随时抽出来看看吗?

    他和骆千金之间……?

    “啪!”一声,钟漓月果断地关上抽屉,当做都没看见,做个深呼吸,然后若其事地拿起桌上的书看了起来。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啦?”钟漓月抬头看去,不禁面露喜色,匆忙跑帮沈兆言拿下肩上的披风,挂在旁边的架子上,“外面冷吧?小说网不少字”

    “不是让你不要再等我了吗?”小说网不跳字。沈兆言看着她,皱眉责备道。

    “我不是也说一定要等你的吗?我们早上差不多时候起来,为何你能受得住,我却受不住?”钟漓月给他倒了一杯热水递到他手中。这青瓷壶中的热茶每隔一刻她便会去小厨房换一次,以备他时便能立刻喝上一口。

    沈兆言伸手接杯子的同时握住了钟漓月的手,不禁眉头紧蹙,“手这么凉?”

    “女的都这样。”钟漓月笑了笑,不以为然地道。

    “以后不准再等我了,否则晚上我便不了。”沈兆言恼道。

    “我还不是怕你在外面熬到太晚,伤了身体?你若心中有所牵挂,定能早点赶休息。事情是永远都做不完的,何必呢?”钟漓月目光坚定地‘威胁’道如果你一直不,那我就一直等,等到你为止。”

    沈兆言奈地嗔怪道为何要如此倔强呢?”

    “你在外面那么辛苦,我在家里有吃有喝的,没能和你一起并肩作战,我觉得很过意不去。”钟漓月歉疚地道。

    “胡说!男人攘外、持内,皆是本分,怎能一起在外并肩作战?”沈兆言直白地反驳道何况我是老板,只需指挥坐镇而已,有何辛苦可言?”

    钟漓月深表同情地道原来你是工作狂啊!那在你手下做事的那些人岂不是惨了?”

    沈兆言黑着脸,墨玉般的眼睛紧盯着她漓月到底是心疼我,还是心疼那些人?”

    钟漓月嘿嘿一笑,讨好地道当然是心疼你了。”

    沈兆言满意地点点头,一副‘这还差不多’的样子。望着钟漓月瘦削的脸容,沈兆言认真地说道其实我也想早些,但总有这样那样的事困于身。漓月,下次莫要在书房等我了,回屋去,我看到书房暗着,便直接睡了。”

    “反正要值夜,在哪还不一样?”

    沈兆言点了点她的鼻子,语气中满是奈地嗔道傻瓜!”她都不在府里有多大的特权吗?

    “你才傻呢!”钟漓月不服气地回了一声。

    沈兆言嘴角噙着笑意,牵着她的手去卧房。

    “我去厨房打热水来给你洗漱。”到了门口,钟漓月抽出的手说道。

    沈兆言一把拽住她,眼中带着邪魅的笑凝望着她。钟漓月不解,脸上满是疑惑。突然,沈兆言弯身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抬起长腿对着门轻轻一踹,大步流星地往屋子里走去。

    “啊——!”钟漓月惊讶地大叫了一声,立刻又下意识地捂住嘴巴,放低声音问道:你要干?”

    沈兆言笑而不语。

    进了里屋,他将她放到了床上,然后整个人倾身压了下去。

    “你要干嘛?”钟漓月瞳孔放大,不可置信地瞪着他。

    “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共处床榻之上,”沈兆言紧紧地压制着钟漓月的四肢,让她动惮不得。坏笑道漓月觉得能做些呢?”

    钟漓月愣住了。

    四目相对,一方惊讶比,一方深邃坏笑,两人沉默了许久后,沈兆言将钟漓月的两只手放在一只手中,空出一只手来,开始解钟漓月的衣襟。

    “不行!”钟漓月明确地拒绝道。人是感情动物,到了一定浓度时自然会有想要更加亲密的念头,可是现在,她还不想。

    “等我到这么晚,漓月不是这个意思吗?”小说网不跳字。沈兆言如深海的眸子复杂地看着钟漓月。

    钟漓月不由得皱起眉头,又羞又恼地否认道当然不是。”顿了顿,她又带着嘲讽地语气问道大少爷对那种事好像很娴熟,吻技也不赖,经验丰富呀?”

    沈兆言俯下身,单薄的唇几乎靠到了钟漓月的唇上,他紧紧地看着她的眼睛,轻声说道这种事是男人的本能,人对于本能之事,向来师自通。”

    “是吗?面对不愿意的事情时,反抗也是一种本能。”钟漓月冷声笑道。说完,她猛地抬起头,磕上了沈兆言的脑袋。

    沈兆言吃痛地发出‘嘶’的一声。好不容易缓过劲后,他看着身,下一脸得意的钟漓月,明明很生气,却忍不住笑了出来,他翻过身体躺在了她的旁边。

    “笑?”钟漓月偏头不满意地问道。

    “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你,让你以后莫再等我了,既然你甘之如饴,我何必自寻苦吃?你这么大的力气,多熬几夜也妨。”沈兆言失笑道。

    钟漓月又是气恼又是自责。她决定,以后晚上再也不等他了,就让她们四个轮流值夜,她睡她的大觉好了。让他安心地忙完这阵再说吧!不过,钟漓月表面仍然佯装生气地冷哼道不识好人心。”

    沈兆言每晚,看到她为他掌着的那盏灯火时,心中总是一阵暖意。但是一想到他心爱的姑娘在那里想睡不能睡,辛苦熬着夜,心里便十分难受。但是外面的事情又不能耽误一刻,所以,他只能加快进程,尽早完工。(未完待续。)

    第一百四十三章:本能之事

    第一百四十三章:本能之事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