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四十六章:诸位长辈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自从各位知名镖局被赵爷拒绝后,有个秘密商队愿意自掏腰包免费为赵爷运货三月的消息便不胫而走,大家这件事情以后,浣京整个商界都炸了。大家纷纷猜测,究竟是谁如此大手笔,敢这么抛长线?

    论财力,论背景,沈家的嫌疑是最大的。商界的人都,赵鼎和过世的沈最山曾经打过交道,两人一度传出不合之言,他的在他过世之后主动示好赵鼎,简直就是在当众扇他的脸。

    外人当闲话随便说说倒也罢了,不敢如何。但是沈家的那些长辈不能当做笑话听,如此危害沈家颜面的事,他们可不能不管。这不,沈兆言才刚刚得到消息,他们便已经聚到了沈府。

    沈兆言在外面正忙着,程逸之派人来将他喊了。

    沈家的诸位长辈聚集在沈府的前厅,沈兆言之前,程逸之便让钟漓月拿着沈兆言平时小说 3w喝的顶级毛尖到前厅去奉茶。

    “发生了大事吗?”小说网不跳字。钟漓月疑惑地问向叫她的小厮。

    小厮袖子一甩,抛下一句‘我哪’,然后又催促了一句便走了。

    钟漓月心中有些不安,到主卧房拿上茶叶后用热水泡好,便匆忙出了竹园,走向沈府的宴客前厅。

    程逸之正站在门口,看到她,便对她扬了扬下巴,示意她快进去。

    钟漓月垂着脑袋,轻移步伐,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大厅。

    上次来这个大厅,还是她初进沈府,大厨房失火那次。

    一进屋,钟漓月便看到一屋子的大龄男子,分别坐于两侧,他们互相勾着头,说着话,都是穿着一身锦衣华服。目测他们的年龄大约在三十多至五十多之间。不过,看上去最年轻的那几个都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钟漓月不禁感慨起来:古代的人真是早熟!

    不过他们是人呢?

    这个,沈兆言一定在外面忙了,所以他们不可能是店铺掌柜,也不像是来找他谈生意的。那会是谁呢?钟漓月有些担心,不会是发生了大事吧?小说网不少字看他们的脸色,好像都不太好,一定不会是好事。

    穿过厅堂,钟漓月带着疑惑走到了上首座旁边站定。

    站定后,她细细聆听了一下他们究竟在讲些。

    虽然他们的声音不大,但是钟漓月还是听到了他们在说沈兆言设立航运镖局的事。再看程逸之和其中一人,好像在叫‘叔公’,钟漓月豁然明白,这些人都是沈家的长辈。他们了沈兆言设立航运镖局的事,似乎不太高兴。

    钟漓月不禁唏嘘不已,难道作为一家之主,连这点事情都不能做主吗?还要他们集体跳出来反对?钟漓月开始有点同情沈兆言了。

    又听了一会儿,钟漓月听到他们有人提到了‘赵鼎’的名字,不禁两眼放光。

    越往下听,她的心里越是高兴。

    原来他们不是为了沈兆言设立航运镖局的事来讨伐他的,而是因为免费为赵鼎托运三个月的事情。他们怀疑这件事是沈兆言干的。

    哎呦,明明是她干的,有本事来找她呀!钟漓月好不得意,平玉尧把这件事情办成了,他们就等于成功了一半,只要接下来的事情操作好了,翻身便指日可待。她差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跳起来欢呼。

    不过窃喜的同时,她又有些歉疚。

    兆言啊,他们冤枉了你,我却不能站出来替你澄清,你一定要体谅我哦!

    胜利的喜悦很快战胜了那点小内疚,钟漓月此刻竟然有了闲心情欣赏起眼前这装潢奢华的大厅。

    上次来时,因为事情紧急,钟漓月不敢多看几眼这富丽堂皇的豪门宴客厅。这次,她作为专门伺候沈兆言的奉茶丫鬟,只需要站在那儿等候主子的到来即可,需招呼其他来客。

    所以,钟漓月忍不住转动两只眼睛,开始细致地观看这古代豪门的厅屋。

    “你这丫鬟回事?连个站相都没有?”坐在右首的一位老者了钟漓月眼睛四处乱瞄,不像个老实的丫鬟,不禁怒声斥责道。

    钟漓月赶紧收回的视线,低下头去,恭谨地答道太老爷息怒,奴婢眼中进了沙子,有些不舒服,所以转了转眼睛,想让沙子跑出来。”

    老者不满意地斜着她,看不顺眼。顿了顿,他问向候在一旁的程逸之道听说兆言收了个小妾,有此事啊?”

    “额~~~”程逸之语气一愕,视线扫了一下钟漓月,有些犹豫。说还是不说呢?说吧,兆言还没正式宣布,不说吧,谁不啊?太叔公都听说了,他如果不说的话,岂不是有欺瞒之嫌?

    “问你个话,回事,吞吞吐吐的?”老者不满意地咂了咂嘴,道。

    “回太叔公的话,兆言从未对晚辈说过此事。”程逸之斟酌了一下,答道。

    原来这个老头是太叔公啊!钟漓月忍不住好奇地抬起眼帘朝他身上瞄了一眼。他的头发只有一半是白的,脸上也没多少褶子,看上去不过五十岁而已,就做太叔公了?真年轻!

    再看大管家,回答问题时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加上太叔公坐的位置,钟漓月判定,他应该是沈家所有长辈中辈分最高的。今天来的人一共有八个,每个人的年龄都在沈兆言之上,有两个看上去只比沈兆言多三、五岁而已,也是长辈?

    正当她好奇这几个的身份时,沈兆言进来了。

    先对着太叔公喊了一声,然后再按照排行依次对其余七位躬身作礼。从他称呼的长辈排行间隔来看,沈家是个超级大家族,今天来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奇怪了,沈二爷家就住在这旁边,离得最近,这回他没来凑热闹呢?

    钟漓月心中有疑,行为上却没有片刻停滞,沈兆言来到上首准备落座前,她及时地倒了一杯茶,然后双手奉上。

    沈兆言接喝了一口,然后将茶杯放在一旁的茶几上。

    缓了口气,大家开始提问。

    “兆言呐,外面都在传你为赵鼎免费运货三个月,可有此事?”太叔公首先提问道。

    “外人都知我爹与赵爷不合,兆言怎敢在他过世后主动示好于他?”沈兆言语气中颇有几分不悦,“各位长辈,在你们眼中,兆言竟是这等不肖之徒?”

    “没有当然最好。”三叔公开腔圆场道我们你孝顺,为了给你爹守孝,连婚事都推得一干二净。其实此事就算为真,我认为这也没,你爹倘若还在世,或许也能与那赵鼎交好,生意场上,哪有敌人?和气才能生财嘛!”(未完待续。)

    第一百四十六章:诸位长辈

    第一百四十六章:诸位长辈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