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四十七章:婚事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他旁边的一个人点点头,表示赞同。

    “话可不能这么说。”另一个四十五岁上下的山羊胡子男子反驳道虽说生意场上以和为贵,但,沈赵两家谁先主动迈出这一步,说法可就不一样了。”

    “是啊!我们沈家百年基业,赵家才几时?再说,他走的道可不是我们正经生意人该掺合的。”左边中间的男子说道。

    他的话音一落,又有别人开口反对。总之一圈下来,各说各的理。期间沈兆言没有插一句嘴,一直在耐心的听着,连一口茶都没喝。

    到了最后,竟然还有个人埋怨道兆言,你倒是说句话呀!”

    拜托,你们给人的机会了吗?一直听你们在叨叨,还怪别人不吱声。钟漓月暗暗朝他翻了个白眼。

    “此事绝非兆言所为。”沈兆言这才不紧不慢地开口说道不知诸位———小说 {}{}长辈为何会怀疑到兆言的头上?”

    大家听到沈兆言的话,并没有感到过多的意外。

    沈兆言犀利的眸子从他们每人脸上扫过后,心下便明白,他们此次前来的目的并不在于此。

    “若论这等财力,浣京还有谁家能做到?”十一叔公提出疑问。

    “听说是个很神秘的人,出入都带着一顶银色面具。”三叔公说道我暗中打听了一下,从那身形来看,应该是个不过二十的少年。”

    沈兆言挑眉,不冷不热地道只因如此,诸位长辈就怀疑是兆言做的?”

    “那倒也不是。我们也是根据这个神秘人的出手来推断的。”二叔公说道不仅仅是我们,浣京所有人都这么猜。兆言,倘若你是局外人,你觉得此人会是谁?”

    沈兆言斐然一笑,道倘若兆言身为局外人,兆言也会有同样的推测。只可惜,兆言与大家一样,十分好奇此人的身份。论起京中诸家财力,不过几人尔尔,排除一下,却是猜不出此乃何人。”

    “这件事不是你所为当然最好。”四叔伯说道你寻个机会,解释清楚这件事,不然外界对沈家众说纷纭,沈家都快被推到风尖浪口了。”

    “若不是回府来拜见诸位长辈,此事已经解决了。”沈兆言漠然地道。

    众人脸上浮起一阵尴尬之色。

    屋子里突然陷入了沉默之中,大家以喝茶来缓解此时的尴尬。又聊了几句家常,然后三叔公开口,又重新引回话题。

    “这件事之所以会怀疑是你所为,也非空穴来风,沈家从未涉足过船运一业,但是你开了这个端,初期为了扩大招牌,做出这事来我们也可以理解。”

    其他几人纷纷点头。

    听了半天,钟漓月总算明白了他们的意图。他们根本就不在意沈老爷跟赵鼎之间有没有旧仇,只要利益上说得,和赵鼎合作也未尝不可。他们恐怕在来之前就已经打听好这件事不是沈兆言所做,只是借着这个恰好的契机,来跟沈兆言商讨航运一事罢了。

    他们这八个人中,有一半希望沈家能和赵鼎合作,而另一半则不同意。太叔公是不同意那一派的,他反对的主要原因是沈家的名声。其他三人反对是因为思想保守,只想守住祖业,不想开辟新路。

    “会否与赵爷合作,兆言现在法确定地回复各位长辈,兆言只能保证,不管做出任何决策,都是为了沈家的利益着想。”沈兆言语气平静地答道。

    此言一出,大家纷纷撇唇,露出不满意之色。敢情试探了半天,沈兆言就给这么一句话,也太敷衍了事了?!

    “沈家的利益固然重要,但是沈家的声誉也不能忽视。”太叔公一副尊者之姿沉声说道做事先做人,倘若做人都被人诟病,那又如何能做好事情?”

    沈兆言低着头,受教地谦声说道太叔公言训,兆言定会铭记,不辜负太叔公的教诲。”

    “那就好。既然最山让你做接班人,就说明你有足够的能力做好这个位子。我们对你也是很满意的。关于航运这件事,我们便不再过问,一切由你拿主意。成败与否,就看你的了。”

    “太叔公厚爱,兆言定竭尽所能,不负期望。”

    还有两人想说说航运的事,但是太叔公一个厉眼睇,他们便闭上了嘴。

    “兆言啊,航运一业我们沈家以前没做过,作为先驱者,你可要亲力亲为,为后辈做好榜样啊!”十一叔公趁机提出了的目的你手头上的那些事不妨就推一推,家里多的是堂弟等你差使,尽管使唤去。”

    “十一弟说的有道理啊!那么多小辈们在家闲着,成天不干正事,都是兆言你太能干了,把他们该做的事都做了,倒让他们躲了闲。”四叔伯附和地道。

    哦!说半天,原来还有别的目的。钟漓月心中暗叹豪门生活不易啊!各方各院为了争权,真的是煞费苦心啊!如果真像他们所说,别人都赋闲在家中,那岂不是沈兆言抓着大权舍不得放手?

    他是这样小气的人吗?

    太叔公对于这些晚辈们提出的自家,眉头都皱了起来,一提到这些后生,他便满腹意见,“能做当然让他做,有用之人还愁事可做?想做,就跟兆言开口,难道兆言能不认自家人?”

    “太叔公说得对,依照诸位叔公所言,好像是兆言霸占大权不出手,这可真是委屈了兆言。”沈兆言半开玩笑地道这些年兆言也培养了几个得力助手,但说到底都是外人,为沈家办起事来哪能如自家的事尽心尽力?倘若各位堂兄堂弟闲着事,怀抱利器,不妨随时,兆言成天在外,转悠的非是那几处,一找便能找到,何难之有?”

    被这话一堵,他们再也说不出来。

    “不过,”沈兆言脸色一沉,道兆言把丑话说在前头,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若是做不出来事情,却硬要逞强,最后被我训斥了,回家哭鼻子瞎告状,各位叔公叔伯可不许责怪兆言不是。”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的能力,他们心里有数,各个都是吃喝玩乐的主,哪能干事呀!

    要说到真正能做事的,沈家这些后辈晚生中真的数不出几个来。不是游手好闲真本事,就是心从商,也难怪权都掌控在沈兆言一人之手。

    太叔公一想到这个事情就有些头疼。

    算了下日子,他说道兆言呐,三年的孝期差不多要过了吧?小说网不少字”

    沈兆言眸光微微一顿,温声回道是。”

    “先前你不考虑婚事,现在可以考虑考虑了。最好孝期一过,你就能把这婚事给操办了。”太叔公说道。(未完待续。)

    第一百四十七章:婚事

    第一百四十七章:婚事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