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五十四章:跟谁学的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钟漓月抿嘴笑了笑,然后解释道郑老板误会了,可能在下的言语有些……夸张了,我与家里的弟兄们向来如此开玩笑的,习惯了,郑老板莫怪!”

    “钟老板娶妻了吗?”小说网不跳字。郑老板仍然半信半疑。

    “还没。郑老板有好介绍吗?”小说网不跳字。

    “有倒是,但不过,没听过浣京有哪个钟家,我不知当如何跟人家讲呀!我有位好友家中便有未出阁的妹妹,长得如花似玉,看着都……”郑老板露出垂涎欲滴的表情。

    “那郑老板为何不去求婚呐?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钟漓月面带微笑,以掩饰眼中的鄙视。

    郑老板一脸惋惜状我家中那位正妻是家中嫡长女,背景比这位妹妹要强一些,我爹说娶她更有利于家里的生意。”

    钟漓月挑高眉角,鄙夷地斜睨着他。

    郑老板瞄见钟(—)小说wwled 漓月的眼神,意识到有可能说话了,尴尬的笑了笑,又恭维道钟老板年轻有为,比我强多了,若是有心纳这位妹妹为妾,也未尝不可呀!”

    “郑老板可真是抬举我了,一多,后院必乱,我怕引火烧身。”钟漓月沉下脸说道。

    “钟老板此言差矣,后院的少,如何保证家族子息旺盛?”郑老板颇为自豪地道越多,越说明男人有本事!”

    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生意谈成了,就没必要再跟他继续耗下去了。钟漓月直接说道郑老板何时有空,我们把字据立了吧!”

    “我现在就有空。”郑老板指了指,说道。

    “可是我现在没空。”钟漓月语气傲慢地道我还要去下一家,明日晌午前,麻烦郑老板到齐云酒楼跑一趟。”

    这时,郑老板改口了钟老板,其实你不必跑那么多家,你还有何要求,提出来好了,我定会尽量满足,何必跑来跑去的那么麻烦呢?”

    “做生意要是怕麻烦,还做生意?”钟漓月不冷不热地说道。话音刚落,她已经起身,拱手与郑老板告辞。

    郑老板被堵得话可说,讪讪地冲她拱了拱手,目送他们离开。

    “钟姑娘,我们去哪儿?”平玉尧跟上去低声问道。

    “顺着来时的方向走就是了,离开他的视线我们再说。”钟漓月轻声回道。

    上了马车后,平玉尧驾着车一路向西而去。良久,已经完全看不到那家船厂的影子,平玉尧放缓速度,大声问向车里面钟姑娘,再走下去就要出浣京城了。”

    钟漓月慢慢地移到门口,掀开帘子出去,坐到了平玉尧旁边的位置上,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伸出手指挥道从那个林子绕一下,顺着那条小道回城内。”

    “钟姑娘,你多拖一天的时日,不怕郑老板反悔,或者他家中的人此事后反对,并加以阻止吗?”小说网不跳字。平玉尧借机说出了的担心拖得越久,便越容易发生变故,做生意不是最忌讳夜长梦多吗?”小说网不跳字。

    “那要看针对人了。”钟漓月满脸自信,就此机会,她教导起平玉尧来跟了我半天,你没看出来我为何要你找船二代吗?”小说网不跳字。

    “看出来了。因为这些年轻老板还未正式脱离家中的管束,很需要在父亲面前立功的机会,来扭转在生意场上处处受限与长辈的局面。”

    “仅仅如此吗?”小说网不跳字。钟漓月斜着眼睛看着他,问道。

    平玉尧露出些许惊讶,怯然地道除了这个,还有其它原因?”

    “年岁大的老板因为经历太多,性格上会很骄傲、固执,面对我们这样年轻的,他们看不上眼;生意方面,他们墨守成规,不易打破做熟的生意模式,所以我们找上门去,或许连话都说不上两句就被打发了,想要赊他们的账几乎不可能。事情不成倒也罢,最重要的,是会打击你初出茅庐的自信心,这才是最致命的。”钟漓月的眼中闪现出一股睿智之光。

    “原来钟姑娘是为了我着想。”平玉尧听后,不但对钟漓月折服不已,而且感激涕零,“这半日跟着钟姑娘所学,远远超过了跟着大哥学了一年的时日,真是多亏了钟姑娘不吝赐教。”

    “你也太夸张了。”钟漓月好笑道你跟着你大哥没学到,是因为你大哥不愿意教他,他不像个草包,只不过心术不正,难以走得长久,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说到夸张,钟姑娘用词可真是……”平玉尧面露尴尬之色,犹豫了一下才小声提醒道以后那样的玩笑,在外可莫不能开了。钟姑娘毕竟为女儿身,又还未出阁,迟早要亮出真实身份,那样的玩笑会损坏钟姑娘的名声,致使以后难以嫁人。”

    钟漓月乖张地点点头,汗颜道我以后一定会尽量注意的。”

    “只是尽量?那可不行。”平玉尧煞有介事地道钟姑娘怎会染上这样的话语习惯?可一定要改才好啊!”

    “好吧!”钟漓月撇撇嘴,心中有些懊悔,早就告诫要入乡随俗,老是忘了?

    “若非亲眼所见,恐怕任谁都难以你是沈府的丫鬟,还是沈老板院子里的。”平玉尧笑了笑,语气颇为奈地道传闻他的一双眸子利如刀锋,任再喜爱笑之人到他面前都笑不起来,你却好像丝毫未受他的影响。”

    钟漓月勾起唇角,道你既然听到了他那么多的传闻,那你没听说他极少在府中?你不他是个工作狂?”

    平玉尧一脸蒙圈,不解‘工作狂’的涵义。

    “他每天都是满天星辰的走,披星戴月的回,一天之中除了睡觉,在家的加起来不超过半个时辰,对我们做丫鬟的能有多大影响?”钟漓月淡淡地解释道。

    平玉尧不禁更加疑惑那,钟姑娘这些经商之道是如何学来的呢?”

    “你以为我是跟他学的?”钟漓月呵呵了,傲娇地嘟囔道我这可是实打实的实战经验,加上古往今来所有商人的智慧精髓,要是狭路相逢,他还未必如我呢!”

    “钟姑娘竟不是跟着沈老板学来的经商之道?”平玉尧的眼睛因为意外瞪得如铜铃那么大,连路都跑歪了,马车一颠一颠的。

    钟漓月连忙扶住车的边框以稳住身形,生气地咬着牙威胁道走点心,不然我开除你了!”

    费了好大的劲,马车终于跑回了正道。平玉尧连连道歉,受气包的样子看上去像极了被地主长期压迫的苦命长工。

    “我原谅你就是了,你驾车吧!”钟漓月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她使劲扒着边框,恨恨地道。(未完待续。)

    第一百五十四章:跟谁学的

    第一百五十四章:跟谁学的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