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百五十六章:撞到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现在回想起刚才那一幕,钟漓月真是鄙视,同时也很庆幸。抛开别的不说,现在不是也单独与一位异性共处一室吗?如果沈兆言反问她,她又该如何解释呢?再说,她主动现身的后果就是沈兆言再也不准她出门了,那可办?这么紧要的关头,她可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

    如果她这次不能成功,下个机会不要等到猴年马月了。在下个机会到来之前,她会经历一系列的悲惨遭遇:亲眼看着沈兆言结婚,新娘却不是她,然后服侍他们夫妻二人,甚至在他们造人的时候站在门外一边听着他们恩爱的声音一边强颜欢笑。沈兆言不在府里的时候,少奶奶再和她来点宅斗,有可能利用怀着身孕的机会故意趁着沈兆言出现的关头假装被她推倒在地,接着便是她被关进柴房,说不定是送去官府监狱,而沈兆言和美娇娘抱着孩子,一家三口美美满满的过着幸福的{}{}小说 {[ledu}小日子,哪还想得起有个旧人在暗天日的哭泣……

    从脑子里脑补出来的那些画面,钟漓月依稀看到了一辈子锁死在沈家后院的悲惨结局。她吓得连忙甩甩头,不让再胡思乱想下去。

    “吧!”钟漓月站起身来。到了门口,她又挡在了门口,不让平玉尧开门。平玉尧不解地看着她,钟漓月说道你把面具借给我用!然后你先出去,把马车停在街口那里,我们到那里汇合。”

    “为……”平玉尧张张嘴,想问为,想了想,便又闭上了嘴巴。自从跟着她做事那天起,哪还需要问为?与她多处一日,他便愈发地觉得像个毫见识的井底之蛙,这样他还有资格问别人原因?!能有机会跟着她学习已是天大的恩赐。

    平玉尧二话不说,顺从地出了门。

    过了一会儿,钟漓月戴上了面具,然后将门打开一条细缝,朝外张望了几眼,尤其观察了一下对门那边,还好动静都没有,于是她放心大胆地出去了。

    快要出酒楼时,掌柜的突然冲叫住了她,然后笑脸提醒道客官,你还没结账呢!”

    “?”钟漓月惊呼道。平玉尧走时竟然忘记买单了?这个该死的平玉尧,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给忘了!现在办呀?她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小二的这时也了,和掌柜两人紧紧盯着她,仿佛她是故意的似的。

    他们的眼神简直了。

    “我的刚出去,一个穿灰色长袍的男子,白白瘦瘦的,你们没看到他?”钟漓月尽量心平气和地跟他们解释道。

    “看到了呀!”小二点头,说道。

    钟漓月勉强地挤出一丝笑意,尽量用和善的语气问道那你们为不提醒他结账呢?”

    “因为我们屋子里还有一位客官,所以就没提。这种事,我们提了不好。”掌柜的笑呵呵地解释道。

    钟漓月欲哭泪,咬着牙问道我能用扫一扫付款吗?”小说网不跳字。

    “?”掌柜的和小二哥一脸蒙圈。

    “刚才从屋里出去的那位是我的,钱都在他身上呢!他说在路口等我的,我现在给你们拿,好吧?小说网不少字”钟漓月奈地说道。然后迈起脚步准备出去。

    “哎哎哎,这可不行!”小二眼疾手快地一下子挡住了钟漓月的去路,不让她走。他不钟漓月,还一把抓住了钟漓月的手臂,生怕她跑了。

    钟漓月忿忿地道我又没说要赖账,你们怕呀?不说了这就去找我拿吗?”小说网不跳字。

    “你可别想糊弄我,上次轻信了你们这些吃白饭的,这回还想跑?”

    “上次不是我。”钟漓月气得拼命甩胳膊。

    “上次不是你,那这次呢?”小二哥语气很不好,眼神凶悍地怒瞪着钟漓月,掌柜的挡在门口,形成第二道防线。

    “你们?”钟漓月气得不要不要的,脱口而出道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哪去了?”

    小二哥似乎认定了上次吃霸王餐的人就是钟漓月,死死拉着她的手臂,警告道你不要再胡搅蛮缠了,今日是万万不可能再叫你跑了的。”

    “到底是谁胡搅蛮缠?我都说了这就去拿?!”钟漓月奋力挣脱小二的手。

    两相拉扯间,钟漓月猛然一用力,不撞到了后面的人身上。她感到后面的人突然向旁边闪了一下,钟漓月身体猛地往后一倾,幸好右腿及时往后退了一下,稳住了身形。

    “哎呦,看着点!”明德带着怒意的声音从背后响了起来。他赶紧移到沈兆言的左手边,怒眼瞪了瞪钟漓月,然后地问向沈兆言道大少爷,没撞着吧?小说网不少字”

    谁?

    钟漓月吓得连忙将脸转向另一边去。

    糟了糟了糟了,老天保佑,可千万不让他看到我!钟漓月在心中暗暗祈祷。

    “哎呀,客官对不住,这人吃了饭不给钱,想赖账,冲撞了客官,对不住对不住啊!”掌柜的点头哈腰的对黑脸的沈兆言赔笑道。

    沈兆言冰冷的眸子朝掌柜的脸上扫了一下,然后便出去了。

    钟漓月看着他的背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却不料,他蓦地转过头来,朝钟漓月看了一眼。

    那穿透一切的眼神,仿佛要看穿钟漓月脸上的面具,直击她的真面目。

    钟漓月本能地低下了头,避开他的视线。转念一想,是他做了亏心事被她看到,凭她要心虚地躲开?该躲开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思及此,钟漓月顿时扬起下巴,傲娇地回视着沈兆言投来的目光。

    “了大少爷?”明德弓着腰抬着手臂,等着伺候主子上马车,可沈兆言看着里面迟迟不动,明德忍不住好奇地也往里面瞥了一眼。刚才没注意看,这一看可不得了。明德的脸色顿时一吓,心里‘哎呦’了一声,犯起了嘀咕:大白天的,差点被吓死。大少爷可真厉害,还敢盯着使劲看!

    “我告诉你,别以为戴个鬼面具我们就怕了你。”小二再次抓住钟漓月的手臂,不依不饶地道今天你不给钱别想走。”

    “对,抓你去官府,看你到了官老爷面前还有没有钱?!”掌柜的指着钟漓月气愤地说道。

    说时迟那时快,小二突然跨步上前,将手伸向钟漓月的脸。确切的说,是她脸上的面具。幸好钟漓月及时的一闪身,躲开了他的‘毒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呀!她赶紧下意识地看向沈兆言那边,幸好那里此时已是空空如也,他们已经离开了。钟漓月这才稍稍放宽了心。(未完待续。)

    第一百五十六章:撞到

    第一百五十六章:撞到是 由会员手打,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