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21章 迟来的表白45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落下了最后一个吻后,沈君乔轻轻抬头,看着萧薇,他嘴角微勾,语气比刚才更温柔起来,劝。

    “好了,快起来,乖乖吃点东西。”

    说着,他主动坐起,人站起,向衣柜那旁走去,应该是准备给萧薇拿件睡袍,见此,萧薇只得也坐起来。

    她就不动,安静地坐那儿等着,静静看他背影。

    不知怎么的,这一刻,看着沈君乔的背影,萧薇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觉得那个背影很好看,让她有种莫名的留恋。

    沈君乔走到衣柜前,他拉开衣柜,从里面挑出来一件睡袍,转身向萧薇走过来时,也顺手扔过来了,吩咐着。

    “来,穿件衣服,快起来吃东西。”

    床上,萧薇接过后,她摆弄那睡袍看了一下,正准备起来穿的,但,见着沈君乔并没要转身之意,不禁看向他,闷闷地命令。

    “你转个身。”

    这旁,沈君乔走到床边,他听到萧薇那话时,不禁略一挑眉,然后,以一种打量的眼光,着着实实地由上至下,去好好打量萧薇一眼。

    萧薇见了,脸色一下红起,有些不太自然,别扭着问。

    “看我干什么?”

    “你全身上下,哪块地方是我沈君乔没看过的?”

    她话音才刚落,沈君乔的声音就已起,萧薇听了,脸色更加不自然,有些恼地瞪他,气回。

    “就算看过了,你也不能看着我穿衣服吧?那样多尴尬?”

    真是的,她快要被这个男人气死了。

    然而,沈君乔听了,他不以为意地耸耸肩,还是那副死样子,懒懒地回,就是不肯转身。

    “为什么尴尬?我不觉得这样有什么好尴尬的。”

    听到这话,萧薇气得,已是无法和这个男人沟通了,所以,只得气骂他。

    “沈君乔,你不要脸。”

    不料,他还真是毫不客气地回。

    “我要是要脸,就收拾不了你了。”

    话虽这样说,但,沈君乔最终还是转身了,走向那旁的桌旁,径直坐下,所以,便是背对萧薇。

    见此,萧薇气哼着,才肯起来穿那个睡袍。

    她弄好了,走到床边,穿了棉拖鞋,便向他走过去,视线往那桌面扫扫,问。

    “弄了什么吃的?”

    闻言,沈君乔回头看她一眼,向她伸出了手,见此,萧薇将自己的手递过去,走到时,在他大腿上坐下。

    食物倒挺丰富的,都是一些她爱吃的东西。

    见此,萧薇也不客气,马上拿起筷子,夹了食物便往嘴里送,沈君乔看着她吃,笑了笑,跟她说话。

    “待会我要去公司里。”

    说到这里,他一下子就想起萧薇跟夏其的那档子破事来,见此,他着实不客气,伸手扭了扭萧薇的耳朵,让她长记性,哼着道。

    “小东西,你给我记好了,少和那夏其来往,再让我看到你们不清不楚的,下次让你两天下不来床。”

    闻言,萧薇闷闷的,她也没喊痛,就让他扭,但,吃着食物的时候,却有在不情不愿地回了。

    “嗯,知道了。”

    一说完,萧薇倒是经他这话想起另一件事来,见此,她不禁停了,转头看向他,急急地问。

    “对了,媒体那边,你封住他们的嘴了么?”

    “封了,我就说,你酒喝多了,吐了一晚上,所以,我被你拖累,才天亮走人的。”

    “哦。”

    萧薇点点头,但,她又想起另一事来,有点不自然地确认。

    “那,夏其那边……”

    一提起夏其,沈君乔似乎有点不高兴,他微微移开视线,不怎么想看萧薇,应。

    “没事,他不敢乱说话的,你放心就是。”

    话毕,沈君乔微微低了低头,语气闷闷沉沉的,叫了一声。

    “小薇。”

    听到这话,萧薇自然是看他,定定地看,等着他的话,沈君乔沉默一下,才肯说出来。

    “你晚上,是不是经常跟他玩那种暧昧的短信游戏?”

    看得出,沈君乔很在意这事,问了一次还问第二次,萧薇听了,她怔怔的,然后,立马摇头,解释着。

    “没有,就是,他偶尔会给我发一条短信问问安,就这样而已,没你想的那么夸张。”

    话音才刚落,沈君乔抬头看她了,微微皱眉,有点急地追问。

    “这样的问安,多久了?”

    沈君乔话里透着什么意思,萧薇自然听得出,反正,他就是不信任她,说白了就是这样。

    见此,萧薇莫名有些恼火,她一把拍下筷子来,探过身去,就拿手机,然后递他,有点气哄哄地回。

    “不信你自己看,就偶尔发的一两条短信,手机里都有记录。”

    不曾想,沈君乔却冷笑一声,有些攻击地回。

    “短信可以删的,谁知道你为了掩盖事实,会不会造假。”

    这下,可真把萧薇惹火了,她一把从他怀里跳出来,瞪着他,生气地回。

    “反正我没有,你爱信不信,我也无所谓,神经病一样。”

    她走到衣柜前,气冲冲地拿衣服换,饭也不想吃了,沈君乔就坐这旁看着,眼神有些复杂。

    在萧薇换着衣服之际,他认真地问出一句。

    “那好,我只问一遍,你诚实回答,有没有跟他上过床?”

    一听,萧薇马上就回头瞪他了,那眼睛瞪得,就像斗鸡眼般,圆圆鼓鼓的,还有点呆萌。

    瞪了一下,萧薇似乎一句都不想跟他说,又再转回身了,继续换自己的衣服,语气疏疏冷冷。

    “没有!”

    一句话,简单的两个字,沈君乔听了,心里却是一松。

    他笑了笑,点点头,道。

    “好,你说没有就没有,我信你。”

    闻言,萧薇心里却冷笑,她不需要他的信任,如果他真信自己,根本就不需要问,心里应该清楚得很,她到底是怎样保守的一个人。

    换好了衣服,萧薇往门外走。

    见此,沈君乔一挑眉,人也跟着站起来,向她跟过来,不解地问。

    “去哪儿?”

    萧薇停都没停,疏冷地回。

    “出去吃饭。”

    “家里有食物!”

    “我不想吃你做的。”

    她怄气般,就大步走,下到一楼,顺手提过那挂在衣架上的包包,便出门了,沈君乔站这里看着,没再阻止。

    怕是,这个女人真被自己气着了,所以,呆都不想跟他呆一起。

    看着萧薇远去的背影,沈君乔沉默想想,然后,回身,向二楼走去,走到刚才的那桌旁,他再度坐下,拿了萧薇的手机,细细地检查一遍她的短信。

    这小妮子,气得连手机都不带。

    不过,也无所谓了,她在这座城市,没什么朋友,手机买了,除了跟他联系一下,倒真的没其它用处。

    短信的内容,真的如萧薇所说,没什么异样。

    不过,沈君乔是男人,他一下子就从短信中,看出夏其对萧薇隐藏的那深深爱意。

    看到最后,沈君乔改翻了一下她的发件箱和草稿箱。

    发件箱大部分是和夏其的来往内容,只有草稿箱,静静地躺了一条,已经是好几个月前,迟迟没有发出的短信,可能,是被她给遗忘了,才没有删掉。

    “沈君乔,我生病了,难受得要命,家里没药了,你能不能买点药送过来?顺便,看看我?忽然……好想你!”

    一看到,沈君乔立马怔住。

    他仔细看了看时间,然后,努力回想一下,才发现,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当时,他过来看萧薇的时候,萧薇那感冒已经差不多好了。

    而在她感冒的前几天,有一夜,雨下得特别大,她打电话叫他过去,可,他嫌雨大,就不肯过,待过了好几天,他才抽空去看她一趟。

    这样一推算,萧薇应该是那晚生的病。

    意识到,这份该被表明的心意,因了他,而迟迟没有说出口,沈君乔就一个懊恼,恨恨地咒骂了一声。

    “该死!”

    他抓着手机,马上冲出去,准备去找萧薇,让她把话说清楚。

    可,当沈君乔冲出大门的时候,萧薇已经没影了,她又没带手机,他一时情急之下,根本无法找到人,见此,沈君乔只得恨恨地咒骂。

    “妈的,小薇,你欠我的情话,还没有亲自说出口。”

    沈君乔急得要命,开车去找人。

    当他满世界找着之时,萧薇人已经静静地坐在咖啡厅了,她坐临窗的位置,视线看着窗外,安安静静的,发呆地不知在想什么。

    面前,微热的咖啡正冒着气,显得她一个人坐这儿,更加孤寂。

    与此同时,在新闻公司内,那名狗仔队男人,已是带着他拍的那些照片,向老大复命了,高兴地喊。

    “大料来了,大料来了,老大,你看看,看我拍到什么了?”

    闻言,工作岗位上,一名略肥胖的中年男人头也不抬,没什么兴致地回。

    “你这怂货,能拍到什么好东西?要是能拍到什么红名女星进宾馆,我今天就给你涨工资。”

    “哎,我今天拍不到超红女星,但,我拍到一个让老大你都要怕怕的大人物了。”

    一听,那肥胖男人马上抬头,微微急地问。

    “谁?”

    “沈君乔!”

    顿时,全部工作人员静止不动,全都震惊地看向这里来,真真到了一种鸦雀无声的严重地步。

    几秒后,马上有人兴奋地一拍掌,欢呼。

    “妈的,这可要大赚一笔了。”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t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