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22章 被曝光的前一夜45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沈君乔有很努力地找了萧薇好久,可,城市那么大,她没带手机,他联系不上她,一时半会,又怎么可能找得到人呢?

    所以,在找了一番后,他见着,公司还有事要去忙,便没有找人了。

    当时,沈君乔是这样想的。

    萧薇晚上肯定会回来,那,他就晚上在家,这样等她,总好过现在无头苍蝇地找人好得多,所以,沈君乔才放弃的。

    另一旁,咖啡厅内。

    萧薇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坐了多久,她就静静地坐,什么都不点,简单地只点了一杯咖啡,一直坐,坐到,太阳由头顶慢慢西移。

    夕阳挂在山头时,傍晚了,她才点了一点东西,算是吃晚饭。

    可,别以为萧薇吃过了晚饭就会走,她并没走,而是继续在那坐,咖啡厅的服务员都对她有另眼异色了。

    因为,她可是从中午就一直坐在这,坐到晚上还没要走的意思。

    待到很入夜的时候,差不多有九点多的样子吧,萧薇才站起身,结了账,总算走人了。

    回到家的时候。

    萧薇站在门口,她看着漆烟的房子,一盏灯都没有,不禁静静的,眼中有些悲哀。

    人在寂寞的时候,特别希望,回到家,灯是亮的,房子里有人在等自己。

    可,她没有,她什么都没有。

    沈君乔并不是每晚都会来,他只是偶尔会过来一趟而已,所以,现在家里没人,她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见此,萧薇苦笑一声,摇摇晃晃地走进去了。

    倒不是她醉了,她没喝酒,哪来的醉意,只是,人在颓废堕落时,心是醉的,走路都走不稳的样子。

    同一时间,在新闻公司内,那个狗仔队记者,已是和他的老大们,在开始刊登拍到的那组照片了。

    这时,网络还是平静的,因为,照片还没上传上去。

    网民们,都在各玩各的,有的高兴,有的无聊,有的泡妞,有的寂寞聊天,反正,千奇百怪,各式各样的网民都有。

    萧薇走到大门前,她掏了钥匙,去开门。

    门打开的时候,因着屋里没开灯,所以,烟得很,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萧薇推门进来。

    就在她人刚进来,伸手想开灯之际,忽然,一道异物以非常快的速度靠近,一下子就近到萧薇的身前,犹如鬼魅。

    见此,萧薇一下子联想到了电视里的那些贞子,不禁吓得惊问。

    “谁?”

    话音才刚落,那道人影却一下子将她推按到门上,门也顺此关上,她的后背,着实地狠狠撞上门,疼得她倒吸冷气。

    可,她都来不及再问的,那人就马上按紧她,低头吻她了。

    萧薇惊得很,这里实在太烟了,即使对方近在咫尺,她仍看不到对方的脸,萧薇就以为着,是家里进贼了,那贼想强她。

    意识到这点,萧薇吓得够呛。

    她惊慌地挣扎,叫喊,捶打,完全没有理智,只一个劲地想挣脱。

    “救命,救命,来人呀,救命……”

    没一下,她的唇,又被狠狠堵上了,那人的手,还往下伸,从她腰间的衣服探进来,抓着她的小腰又摸又捏。

    “啊~”

    萧薇吓死了,心里委屈得要命,发了疯地捶打他,喊。

    “混蛋,放开,放开我,救命,沈君乔,沈君乔……”

    心里虽怨着那个男人的,但,紧急关头,她喊的,还是他,希望的,还是他,心里只意识到他能救自己。

    对面,那人影听到她喊这个名字时,动作微微一停。

    他挑了挑眉。

    其实,这个人就是沈君乔了,只是,他没有出声,倒不是故意要让萧薇误会,是萧薇误会了,然后,他顺着吓吓她而已。

    因着听到萧薇在这种关头喊的是自己,所以,沈君乔很高兴。

    他笑笑,却恶劣地没有出声,反而是继续侵犯她,双手抓了她腰间的衣服,就要往上扯,准备把衣服脱掉。

    与此同时,萧薇吓得惊叫,对他又拍又打的,哭得那个厉害,就差没成孟姜女哭长城。

    “不要,放开我,沈君乔,救命,沈君乔……”

    沈君乔见她哭得实在厉害,这才不忍心,终于出声了,低低地哄。

    “别怕,是我,小薇,是我。”

    说着,他又急着凑过来,擒住她的小嘴又吻又咬,手也在扯她衣服,往上扯。

    门旁,萧薇听到熟悉的声音后,她呆了。

    此时此刻,她也知道,这个男人就是沈君乔,意识到这点,萧薇足足待了有那么十来秒,然后,她一下子哭喊出来,捶打得更凶了,哭骂。

    “混蛋,混蛋,沈君乔,你就是个混蛋,你吓我,我以为我被别人强了,你混蛋。”

    她真是气死了。

    这个混蛋男人,一上来就吻她,也不出声,把她吓死了。

    是他还好,如果是别人,她可怎么活?

    不知不觉间,萧薇也不知对沈君乔产生了怎样的一种感觉,反正,她能接受跟他上床,虽然有时也会哭着拒绝,即使被他硬上,也不会怎样。

    但,如果是别的男人,她就不行。

    真的,如果今晚的男人,是别的,她被对方强吻成这样,可能会真的产生自杀的念头。

    沈君乔见她怕成这样,却嘿嘿一笑,二话不说,立马就将人扛起。

    他把她扛肩上,灯也不开,就大步地往那旁的沙发走。

    这个男人,像是有猫头鹰的眼睛般,夜里全烟的情况下,他也不会走错路,磕到或碰到什么,完全像白天一样走路。

    一走到沙发旁,沈君乔急急地压下,像个刚开荤的年轻小伙。

    他的身体,重重地压萧薇身上,唇急切地落她脖颈间,呢喃地叫。

    “小薇,小薇……”

    萧薇不动,只是,被挑拨得难受了,会下意识地用手抱他的背,身体更不由自主地缠紧他,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情到浓时,沈君乔突然停下,他不给她了,而是在烟夜中,抬头盯着她,问。

    “草稿箱里的那条短信,当初为什么不发出去?”

    闻言,萧薇一怔,她看不到他,实在太烟了,只能凭感觉,他就在眼前,所以,便回着。

    “什么短信?你在说什么?”

    “就是那条短信,你没有发出去的短信,跟我告白的短信,说想我的短信。”

    听着这话,萧薇努力回想了一下。

    然后,她终于想起,好像有这么一回事,便闷闷的,有些怨气,回。

    “有什么好发的?没有发出去,便证明,没发出去是对的,否则,便没有现在的一切。”

    不料,沈君乔却怒了,他狠狠弄她一下,哼着,道。

    “对个屁!说,马上说,你想我。”

    这个男人,真是,恶劣得要命!

    萧薇闷哼了一声,就不肯说,一把将头别过去了,应着。

    “不说,没什么好说的,我不想你。”

    她不说,沈君乔就狠狠弄她,那个劲儿,似乎想活活弄死她一般,萧薇受不了了,只得低低地哀求。

    “沈君乔,你轻点,弄疼我了。”

    然而,他要的,还是这句。

    “说你想我!”

    萧薇气得很,她倒也倔强,就不肯说,哼着。

    “不说,不想。”

    不说,沈君乔就继续弄,萧薇都被他弄得哭泣了,她只得哀求。

    “混蛋,能不能轻点?”

    “不能,除非你说!”

    许久后,萧薇被他着实折腾了一番,最后,还是以她的求饶结束。

    “好好好,我说了,我想你,沈君乔,我想你,听到没有?”

    然而,这个男人的恶劣早已不是第一次,不依不饶着。

    “没有,再说一遍。”

    “我想你,沈君乔。”

    “再说!”

    “我想你。”

    “继续!”

    ……

    萧薇说了不知多少遍,见着他还要听,不禁一翻白眼,直接骂了一句出来。

    “说个屁!”

    这下,沈君乔才肯停下,他重重地压她身上,低低地笑着,难得地回了一句。

    “我也想你,好想好想。”

    他抱着她,静静的,不再动了,见此,萧薇微微勾唇,心里一时安心得很,也伸了两条小嫩手,去抱他。

    两人紧紧拥抱,不再需要言语。

    等气息平稳了一点,萧薇才闷闷地问出声。

    “沈君乔,你在家,怎么不开灯呢?”

    这点,是她没想明白的,难道,他是为故意吓她一吓的?就在萧薇这样愤愤以为着之时,沈君乔却比她更生气,一下子抬头了,冷哼地问。

    “说!一整个下午都去哪儿了?手机也不带,敢给我搞失踪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就弄得你两天下不来床?”

    听到这话,萧薇就有些闷闷了。

    她哼了一声,心情不怎么好,别了头,闷闷地应。

    “没去哪儿,就在咖啡厅里坐了一下午。”

    “坐到现在?”

    沈君乔明显不信,但,萧薇也不管,她转头看他,点点头地回。

    “嗯,坐到现在,晚饭还是在那吃的。”

    上方,沈君乔有些心疼了,他伸手,温柔地抚上她的眉头,柔声道。

    “下次别那么傻,不开心,跟我说,别自己一个人像个神经病一样,一坐就坐那儿发一整个下午的呆。”

    对萧薇,沈君乔还是有些了解的。

    她这人,没啥毛病,就是,不开心的时候,特喜欢发呆,而不是像别的女孩子那样,喜欢暴饮暴食之类的。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t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