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24章 曝光后的第一天45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旁,沈君乔听到叶雅这样骂萧薇,他的脸,已是彻底沉下,眯着眼睛警告。

    “我再说最后一遍,称呼放好听点!”

    与此同时,大床旁的萧薇听了,她也察觉到一点异样来,萧薇原先以为,是容名打来的,可,现在听着,好像又不是,见此,她不禁问了。

    “沈君乔,谁呀?”

    她不出声还好,一出声,那头的叶雅听了,已是知道,沈君乔就在萧薇这儿,见此,叶雅变得歇斯底里,几乎成一个泼妇,大喊。

    “沈君乔!那贱人是不是就在你家里?”

    并不是,而是,沈君乔在萧薇家里,其实也差不多的了,反正,这个家,也算沈君乔的第二个家。

    这旁,沈君乔听着叶雅那夸张的音量,他厌烦地将手机往外移了移,免得耳膜都要被震坏。

    待叶雅吼过后,他才拿回耳边,也没理萧薇,而是对着电话里头的叶雅回话。

    “她在不在我这里,与你无关。”

    说着,沈君乔准备挂机,现在,他实在没空去理会这些烦人的事,然而,叶雅听了,却就以为,萧薇真的在沈君乔的家里,见此,她大吼。

    “沈君乔,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

    可惜得很,沈君乔根本没理她,一把就挂断了,然后,看向萧薇,准备说话的,但,在看到萧薇那呆呆的表情后,他那话却又说不出了。

    床边,萧薇脸上有着苦笑,她讪讪地问。

    “叶雅打来的吧?”

    不听声音,单凭沈君乔回的那些话,她也能猜个七八。

    闻言,沈君乔挑挑眉,他沉默一下,也不想瞒萧薇了,便如实回答。

    “是她打来的,她也知道这件事了。”

    “哦。”

    萧薇淡淡地应了一声,平静得有些出乎沈君乔的意料之外,见此,沈君乔只得站起,走过去了,伸手去碰触她,安慰着。

    “小薇,别这样,相信我,我能处理好。”

    然而,萧薇却无声地别开了,她在躲他,意识到这点,沈君乔的手僵在那,他定定看她,眼眸中,有丝丝受伤与愤怒。

    房间内,一时安静得很。

    她不出声,沈君乔也不出声,两人都安静着,简直安静到了一种尴尬的地步。

    终于,好一会后,还是萧薇出的声,然而,却明显是赶人的节奏了。

    “夜深了,你回去吧。”

    一听,沈君乔就冷笑了。

    “回去?”

    他伸手过来捏她下巴,应着。

    “回哪儿去?这儿不就是我的家吗?我还回哪儿去?”

    萧薇见他碰自己,她有些生气,微微躲闪着,还警告。

    “放开。”

    然而,沈君乔不肯放,他捏住她的下巴后,逼她看自己,用一种带有调戏成份的态度说话。

    “不喜欢我碰你是么?嗯?说,是不是不喜欢我碰你?”

    萧薇讨厌他这样调戏自己,所以,怒火攻脑,一下子没了理智,马上就转头冲他吼。

    “放开!”

    不吼还好,一吼,准出事,沈君乔本身就被她这死态度弄得有点不爽,现在,再被一吼,彻底火了。

    他一把将人推倒,满脸盛怒地压下去,问。

    “妈的,你冲谁喊?嗯?你冲谁喊?”

    沈君乔这样,明显是打算强上,所以,萧薇又气又委屈,一下子就被他弄哭了,推打踢蹬,用尽了办法不让这个男人近身,哭诉。

    “混蛋,你就是个混蛋,沈君乔,你就是一个混蛋!”

    听着这骂话,沈君乔一点也不在意,他的唇,落她脖颈上,轻咬啃吃,哄着应。

    “嗯,我混蛋,你不混蛋。”

    他都已经被她骂习惯了,每次一哭,她除了骂这两句,就不会骂其它的,所以,他只得承认自己混蛋了。

    另一旁。

    叶雅去了沈君乔的家,可,并没有找到人,因为,沈君乔不在家,而是在萧薇这旁。

    见此,叶雅气得,她真是想立刻就找到萧薇,可,又找不到的那种恨。

    至于网络这边,事件发酵得有些严重了。

    容名的人,已经跟那些网络管理层紧急联系了,而管理层,也同意删掉照片,可,总有一些小网站,是不遵守这个规定的。

    所以,那些照片还是流传得很严重。

    甚至,有些人已是保存至自己的个人资料里,这样的事情,根本无法阻止,容名那边搞不定了,他只得再急匆匆打电话向沈君乔汇报情况。

    而此时,沈君乔正按着萧薇在强吻。

    萧薇侧头躲来闪去,又气又怒地喊。

    “放开,沈君乔,你放开我。”

    闻言,沈君乔冷笑一声,他落下细碎的吻,应着。

    “放开你我就是傻瓜。”

    说着,这个男人,真是狠狠地一口,着实用力地咬萧薇的脖颈间了,萧薇痛得,一下子就喊出。

    “啊~”

    沈君乔听了,还恶劣地笑,打趣她。

    “我又没对你干什么,用得着叫得这么厉害吗?”

    闻言,萧薇气得,只得狠狠地瞪他,他不咬她,她会痛喊吗?

    刚好,就在这时,容名的电话,已是打来,听到铃声,沈君乔转头看去,人这才肯起来,走过去拿手机了,接。

    “喂?”

    电话里头,容名的声音急匆匆的。

    “沈总,正规些的网站,已经删得差不多了,就是,一些小点的网站,打电话过去,不是没人接,就是根本联系不上,装聋作哑,我们也没办法了。”

    一听,沈君乔冷笑一声,笑得还有些腹烟的那种,应。

    “你笨呀,他们装聋作哑,你也可以使点手段嘛,去,烟了他们的网站。”

    容名怔了怔,然后马上明白。

    说真的,沈君乔没提这点,他还真没想到这个策略,心里根本就没有任何要恶意攻击别人的想法。

    这说明,自己这沈总,有点腹烟呀。

    不过,腹烟了,也得看对待什么人就是了,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嘛。

    接下来,容名按照沈君乔的意思,找了好几个电脑破解高手,连夜去弄,沈君乔今晚也睡不下,一直在等。

    萧薇等了一下,她困了,人躺床上没一下,就睡着了。

    看着已经睡着的人儿,沈君乔的脸上,这才显露丝丝内疚,他的手,抚摸上萧薇的白皙小脸,喃喃地出声。

    “别怕,睡一觉,明天起来,太阳依旧。”

    可惜,萧薇听不到,她是真的睡着了,而沈君乔,他一整个晚上都在等容名的电话,只有偶尔去闭一下眼,休憩一下。

    第二天。

    沈君乔不知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他熬了一晚的夜,好像是在天快要蒙蒙亮的时候,才闭眼休息一下,没想到,一闭眼,就睡着了。

    现在他醒来,还是因为外面太吵,被吵醒的。

    桌面上,手机一直在响,是容名打来的,沈君乔被吵醒后,他烦躁地摸去拿手机,一接通,就十分不悦地出声。

    “最好说个能说服我的理由。”

    沈君乔最讨厌的一件事,就是被人吵醒,他习惯自然醒。

    电话里头,容名的声音急急地传来。

    “沈总,那些记者就在你门外!”

    一听,沈君乔仅剩的睡意,立马消失,他大脑清醒了一些,马上起来,走到窗边去看,窗帘是拉上的,沈君乔掀开一小点,外面的情况。

    果不其然,铁栅栏的外面,真的有很多的记者。

    看到这一幕,沈君乔皱眉了,他不悦地问。

    “这些记者怎么回事?怎么会知道这个住所?”

    容名马上回答。

    “之前不是有记者跟踪到了萧小姐的住所么?虽然我们对他们进行了警告,但,人的嘴巴,毕竟是不可信的,肯定是有人把事情说了出去,所以,现在整个媒体,几乎都知道了萧小姐的住所。”

    顿了顿,容名的语气有些无奈。

    “正是如此,那些记者猜到,你昨晚很可能会在萧小姐那边留宿,便派人过去了,现在,你另一边的家,同样有记者堵着,公司门口也有。”

    听到这话,沈君乔有些无语的感觉,自语着。

    “我真服了这些记者,不就挖条新闻么?至于这么倾家荡产地全体出动?一大清早,觉都不睡,就来堵截。”

    容名耸耸肩,无奈地笑笑。

    不过,玩笑归玩笑,容名还是有严肃地提醒了两句。

    “沈总,这件事,虽说是你的私人事情,但,绯闻还是会影响到公司的经济,拉低名誉,所以……”

    话虽没说完,但,沈君乔还是知道容名想表达什么。

    的确,如果一个公司高层,连最基本的私人生活都处理不好,那么,合作伙伴也会认为,你更无法处理好工作上的事情,所以,还是会受到影响的。

    沈君乔想了想,他便点头,道。

    “嗯,我明白,放心吧,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挂了手机后,他转身看向萧薇,准备走过去,叫醒她,跟她商量这件事,不料,萧薇不知什么时候就醒了,现在,人正静静坐那儿,看着他。

    见她醒了,沈君乔还有些被她的突然给吓了吓。

    他走过去,同时,也问着她。

    “什么时候醒的?”

    闻言,萧薇淡淡地回,声音莫名地沙哑,就像大病初愈的那种嗓子。

    “醒好一会了,见你在打电话,所以,才没有叫你。”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t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