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25章 我才是你女人45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沈君乔走到后,他在床边坐下,伸手揉了揉萧薇的头发,带着宠溺,哄。

    “既然醒了,那就起来吧。”

    这旁,萧薇倒没拒绝,她乖乖的,温顺得像一只猫,就让他抚着自己的头发,还很配合地噌了噌,在听到外面那吵杂的声音后,她看向沈君乔,问。

    “外面怎么了?好像很吵,出什么事了吗?”

    听到这话,沈君乔眼眸动了动。

    他小想一下,也不准备瞒萧薇,而是如实回答,心里抱着商量的心态来跟她说这事。

    “是记者,他们堵上门了。”

    一听,萧薇明显颤了颤,她小嘴张了张,似乎有话要说,却又不知说什么般,只怔怔地看着沈君乔,一句话都没有。

    沈君乔自然也看得出,她在害怕。

    见此,他心疼她,立马凑过去,擒住她的小嘴又吻又咬的,那手,紧扣她后脑勺,让她无法后退。

    待心满意足后,沈君乔才把人放开,揉揉她的头发安慰。

    “别怕,我会处理好的,现在,先起来,好么?”

    对面,萧薇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人倒安静了些,没像平时那般大吵大闹,又或许,她是心凉了一些什么吧。

    接下来,两人洗簌一番后,沈君乔站那旁打着电话。

    “容名,你那边的人到了没有?”

    沈君乔让容名带人来拦开那些记者,否则,他是出不去的,电话里头,容名马上应。

    “沈总,我差不多到了,你稍等,再有个两三分钟,就可以开到。”

    “嗯。”

    他点点头,便挂了电话。

    一旁,沙发上,萧薇安静地坐在那儿,视线看着面前的地板,今天,她安静得有些过了头。

    察觉到这点后,沈君乔向她走去,轻轻地叫她。

    “小薇,怎么了?你心情看着不太好。”

    话音才刚落,萧薇的声音就响起,带了淡淡的疏冷。

    “沈君乔,要不,以后我们别再这样了。”

    她想跟他断掉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一听,沈君乔立马冷笑,他没把这话当回事,只在沙发上坐下,同时,语含讽刺地回。

    “断不断掉,是由我说了算,你没资格说这话。”

    说着,他转头看她,也将人扯过来,萧薇也没反抗,安静得像具芭比娃娃,任由他摆弄着。

    待她的人,坐在他的大腿上,面对面时,沈君乔伸手捏她下巴,让她直视自己,问着。

    “怎么?厌倦我了?不想跟我在一起了?”

    对面,萧薇没吭声,那双眼睛,就静静看他,惊不起任何波澜一般。

    萧薇越是这样,沈君乔看着就越不爽,他宁愿她大哭大喊,也不要像现在一般,跟个死人没啥差别。

    因此,沈君乔带了怒意,他狠狠地捏了她的小脸,提醒着。

    “你真的想好了吗?离开我,你能过上好日子?被养了这么久,小爪子应该磨掉了吧?”

    他一边说,一边抓起萧薇的手弄弄,道。

    “没我的钱供着,你住得起这么好的房子,吃得起这么豪华的大餐么?嗯?说说看,你以后怎么生活?”

    萧薇听着,她就静静地落泪。

    有一个事实,她是必须承认的,那就是,自己被沈君乔养了这么久,真的有点跟社会脱节的那种。

    离开他,她不知怎么养活自己。

    就像那些猫,原本在野外磨练了很锋利的爪子,随时都可以抓老鼠吃,可,自被主人圈养起来,它爪子一点点被磨掉。

    等主人丢弃它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没了爪子,变得十分依赖主人,一离开,居然连生存都是问题。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萧薇落泪地说。

    “总有一天,你会把我逼到绝望自杀的!”

    一听,沈君乔慌了神,他马上将人抱紧,按住她的头进自己的心口,手拍着她的背,又哄又安慰。

    “别说傻话,我不喜欢。”

    对萧薇,沈君乔也不知自己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他恋她的身体,仿佛,世间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代替的那种,但,他的理智告诉自己,这个女人,玩玩可以,绝不可以爱上。

    忽然,就在这时,安静的手机突然响起。

    听到动静,沈君乔马上拿起看了看,是容名的来电,他应该到了,见此,沈君乔嘴角浅浅勾了勾,接了。

    “喂?”

    容名那头有些吵,只见他提高了很大的声音来回答。

    “沈总,我们已经到了,你出来吧。”

    闻言,沈君乔浅浅勾唇,他点头,应。

    “好。”

    挂了手机后,沈君乔看向怀里的萧薇,推了推她,叫。

    “小薇,起来了,走,我们先离开这儿。”

    怀里,她抬头,那眼中的泪水还没干,问。

    “去哪儿?”

    他笑,回。

    “去哪儿我也不知道,总之,我们先离开这儿,不离开这里,那些记者会一直守着的,所以,这不是办法,只能暂时离开,等风头过了,再回来。”

    听着这话,萧薇也没主意,只得听他的,应。

    “好,我听你的。”

    这话,说得让沈君乔心花怒放,他特喜欢她说,她听他的,因为,让他大男子主义倍增,显得她好乖的感觉。

    两人起来了,沈君乔拉着她出去。

    人才刚出来,那些记者看到两人,疯了一般,各种举着摄像机拍摄,各种大喊地问话。

    “沈总你好,请问,你跟这位萧小姐……”

    面对各种提问,沈君乔一概不答,他微微沉着脸,面无表情地拉着萧薇走,而萧薇,她头低低的,心情显然也不是很好。

    记者被容名带来的保镖给拦在两旁,所以,他们无法近身。

    忽然,在这时,又一辆小车开来了,听到动静,沈君乔一挑眉,下意识地看去,而萧薇,她也跟着看去。

    那辆小车一停下,车里的人,马上推门出来。

    在看到那个人时,在场的记者,有人惊得微微倒吸了冷气,萧薇更是怔住了,而沈君乔,他眼神复杂着。

    因为,来人是叶雅!

    这下好了,三个主角人物,都在场了,容名看得尴尬,讪讪地不知帮谁,只得冲叶雅打了声招呼。

    “呵呵,呵呵,叶小姐,呵呵。”

    叶雅冷扫了容名一眼,看见他笑成那个样,不禁冷哼一声,扭着几分高的高跟鞋走来,手上,习惯地抓了一个上流名媛常带的装饰钱包,约巴掌大。

    这旁,萧薇看着她过来了,不禁静静的,眼中,有泪水在打转。

    她已经猜出了一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果不其然,叶雅走到后,她停下,先是狠狠地挖了萧薇一眼,上下打量萧薇一番,才将视线移向沈君乔。

    对面,沈君乔挑挑眉,随意出声。

    “你怎么来了?”

    听到这话,叶雅又再嗤笑一声,冷冷的,只见她回。

    “我难道不应该来吗?自己的男朋友,都快被别人抢走了,我还白痴一样在家,当什么都不知道吗?”

    说着,叶雅扫向萧薇,甩手就是一巴掌,骂。

    “贱人,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天下男人那么多,你非得跟我抢这一个。”

    “啪!”的一声,萧薇直接被打摔在地,脸上,一下子肿起五个巴掌印。

    在场的记者看了,没一人扶萧薇,而是顾着拍摄。

    就只有沈君乔急急地扶人了,问。

    “小薇,你怎么样?”

    萧薇顺着他的搀扶站起,委屈得,泪水一下子就涌落,沈君乔把人扶起后,他马上转头看向叶雅,一把指着她冷冷警告。

    “告诉你,别动我的女人!”

    在场的记者听了,先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微怔,然后,马上又急着拍摄。

    这旁,叶雅听了,她震惊得,双眼都已经睁大了,泪水更打转,声音一下子就哽咽。

    “沈君乔,我才是你的女人!”

    一听,沈君乔就冷笑,他盯着叶雅,哼着讽刺。

    “谁是我女人,难道你这个外人,还会比我本人还清楚吗?”

    说着,他不再理叶雅,而是拉着萧薇走人,那些记者见他要走,急了,马上涌过来,问。

    “沈先生,你刚才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跟叶小姐的关系发生恶变了吗?”

    男人换女朋友,这事很常见。

    所以,记者们就以为着,沈君乔这是喜新抛旧,要换女友的前奏。

    然而,沈君乔不搭理那些记者,他拉着萧薇坐进车里后,马上就命令容名。

    “容名,开车!”

    “是。”

    容名照做了,那些记者还不甘心,追了一下,见着没法追上时,才想起,这儿还有一个正主,便纷纷跑回来,问叶雅了。

    听着那些记者的问题,叶雅心里暗想了想。

    她一笑,干脆擦了一下泪水,带着笑脸回答了。

    “大家别急,你们想问的,想知道的,我统统都会告诉你们。”

    叶雅明显是在恶意地报复。

    另一旁,小车内,萧薇头低低的,眼中还擒着泪水,她脸肿得很,却安静地不说话。

    沈君乔看了她一眼,伸手碰触一下她的脸,心疼地问。

    “怎么样?还疼吗?”

    闻言,萧薇没有回答,沈君乔想了想,他又再看向容名,命令着。

    “去趟医院。”

    “是。”

    容名自是点头的,然后,想了想,便给沈君乔提了意见。

    “沈总,那处住所,恐怕是没法住了,可能要给萧小姐重新找一个新的隐蔽住所。”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t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