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28章 你还知道疼?45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萧薇急急地后退,见沈君乔还逼过来,她又慌又乱,只得抬手制止他,喊。

    “别过来,你再过来,你再过来。”

    然而,她却是真的奈何不了他,对面,沈君乔自然是还在逼过来的,他听到萧薇那话,挑挑眉,同时,也问。

    “我再过来又怎样?”

    说着,他的手,一如既往地,习惯放腰间,开始解皮带了,见此,萧薇急得,她想急急地喊什么,却又无法真的说什么。

    “我,我。”

    萧薇我了半天,仍无法真的我出一句什么来。

    与此同时,沈君乔解了皮带后,他一抽,立马抽出来了,二话不说,抓着皮带狠狠地抽了一下地面,吓着萧薇,问。

    “你说,这皮带抽你身上,什么感觉?”

    一听,萧薇瞪大了眼,像斗鸡眼那般,带着不敢置信,这男人,他不会有性虐倾向吧?

    意识到这点,萧薇吓得要死。

    而沈君乔,他继续逼过来,还不断地拿地带试抽地面,冷冷地笑问。

    “来,你不是想跑吗?我试试看,抽你一顿,你还敢不敢跑了?”

    看着他真的要这样,萧薇吓得,她就睁着圆鼓的眼睛瞪他,大声地提醒。

    “虐待女性,是犯法的,沈君乔,我会报警的!”

    一听,沈君乔就笑了。

    他根本不当回事,就继续走过来着,紧紧地盯她,那副样子,恨不得生吃她的肉一般,应。

    “犯法?萧薇,你还懂犯法?那你知不知道,贩卖商业机密,同样属于犯法?”

    这旁,萧薇怔了怔。

    她有些没听懂沈君乔这话,实在不明白他突然蹦出这么一句是什么意思。

    不过,她也没空去想了,沈君乔眼看着就要逼到,见此,萧薇一急,她马上躲闪地往门口逃去,喊着。

    “沈君乔,我不管你那么多,你放过我,我想离开你。”

    沈君乔见她逃了,猛地伸手抓去。

    他原本想抓萧薇的手臂,可,萧薇急急地躲开了,所以,他一时倒没抓着,眼看着萧薇就要逃出去了,沈君乔脸色一沉,想也没想,一下子就抓她的头发。

    一扯,萧薇的头发被抓住了,她痛喊出声。

    “啊~”

    与此同时,沈君乔马上将人扯摔地推向那旁的大床,他自己也大跨步,一下子就俯压下去。

    萧薇被压住了,她急急地推他,叫喊。

    “你放开我,我要离开。”

    “离开?”

    闻言,沈君乔冷笑一声,他脸色猛的一沉,毫不客气地,拿过皮带就狠狠绑萧薇的手,将她的手扣紧了。

    那皮带勒得她表皮都快破。

    沈君乔也没空管她,马上坐起身,去解衣服,冷笑地回。

    “那你倒看看,你离开不离开得了我。”

    这旁,萧薇委屈得哭出来,泪眼婆娑地看他,待沈君乔的唇,急切地落她脖颈间的时候,她哭着骂他。

    “混蛋,混蛋,每次都这样,我讨厌死你了。”

    听到这话,沈君乔哼了一声,理都不理她,一副想强上的意思,可,萧薇却不肯配合。

    见此,他难得地停下了,盯着她,挑了挑眉。

    萧薇眼中还带泪,她见他肯停,闷闷地抽着鼻子出声,倒带点认真的那种表情。

    “沈君乔,我没跟你开玩笑,我是真的想离开你了。”

    上方,沈君乔看着她,静静的,也没出声,不知他是怎样的态度,萧薇见了,便又再恳求着。

    “沈君乔,你放过我吧,我不想这样生活下去了,好累。”

    许是她的话,有那么一点打动他。

    所以,沈君乔轻压下身来,他的手,温柔地抚摸上她的小脸,也不说话,摸了一下,然后,他停下,看着她,才终于回答。

    “可惜,我不想放过你,因为,只有你的身体,才是让我最满意的。”

    他低头,压着萧薇的唇瓣又吻又咬。

    萧薇闭眼,泪水缓缓滑落,有点认命的那种了,待沈君乔的吻,落她脖颈间的时候,萧薇忽然想起墓园一事,她便说出来。

    “今天,我去看过我父亲了,在那儿待了好一下。”

    一听,沈君乔的吻立马停下,他抬头,冷冷盯着萧薇,而萧薇,她怔了怔,不明白他这样盯着自己干什么,便问。

    “你怎么了?这样盯着我干什么?”

    听到这话,沈君乔冷冷笑了笑,他着实粗鲁地,一把扯住萧薇的头发,萧薇立马受痛,喊了出来。

    “啊,疼。”

    “疼?”

    沈君乔一点也不温柔,甚至,还有点凶狠,他没有丝毫怜惜之意,听着她喊疼了,还更用力扯了扯,似乎要把她头皮都扯下来一般,冷声问。

    “那这样,会不会更疼一点呢?”

    这旁,萧薇被吓着了,他现在简直像魔鬼,所以,只得哭着求他。

    “疼,真的疼,沈君乔,你放手。”

    看着她眼角不断涌落的泪水,沈君乔眼神有些复杂,甚至,心里也会产生这样的疑问。

    明明是她父亲欠下的债,她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却要她还。

    这样的事情,会不会真的有点不妥。

    可,中国有句古话,父债子还,她爸都已经死了,没法还,她还活着,只能任由她来还。

    想通后,沈君乔又不觉内疚了。

    他盯着她,冷冷地提醒。

    “小薇,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这是你欠我的。”

    话毕,他松手,低头吻她,而萧薇,她呆呆的,落着泪,倒也不反抗了。

    沈君乔总说,自己欠他的,可,她欠他什么了?

    萧薇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欠了他什么东西,以至于,要沦落成现在这样,天天陪他上床还要受辱骂。

    许久后,萧薇倦倦地靠他心口,一手,扶靠着他的肩。

    这旁,沈君乔伸手揉揉她的头发,脸上难得地终于有了一丝疼惜,命令着。

    “以后别再动逃跑的心思了,知道吗?”

    “嗯。”

    心口那里,她倦倦地应出一声,两双小眼睛闭着,也不知是真的听到了,还是,仅只是迷迷糊糊的敷衍声音。

    见此,沈君乔怕她没听清楚,先冷哼一声,才恶狠狠地提醒。

    “小薇,我不跟你开玩笑的,你给我听清楚了,如果我发现,你胆敢再有下次这样的行为,那,我会真的找个铁笼,把你关进去!”

    这一次,萧薇似乎才真的听见。

    她闭着的眼睛,猛的睁大,呆呆地瞪着他,眼眸中,明显有受惊的模样。

    沈君乔见她怕成这样,却是笑笑,宠溺地揉她的头发,道。

    “只要你不再做这样的事,那我,也自然不会做恐怖的事让你害怕。”

    说着,他凑过来,亲了亲她的额头,将人紧紧抱紧了。

    其实,沈君乔还没发疯到这样的程度,倒不会真的关人,如果关,也最多是关房间里,而非所谓的笼子。

    他这样吓她,无非是想她不要再存这种心思。

    一种奇怪的感觉,沈君乔也说不出,就是,不想她离开自己,喜欢那种夜夜与她亲吻的感觉,说不出,道不明,人的心理,真的很奇怪。

    接下来,沈君乔等两人的气息平缓了一些,他抱萧薇进浴室洗澡。

    萧薇闷闷地低垂着眼眸,也没反抗。

    她安静乖巧,任由他摆弄自己的身体,那种与他赤身相对的场面,可以说,她甚至到了有种熟悉的感觉。

    洗着澡的时候,沈君乔一边帮她擦拭身子,一边随意地问着她话。

    “晚饭吃过了么?”

    对面,萧薇闷闷地摇头,应。

    “还没。”

    听到这话,沈君乔斥怪地看了她一眼,最后,又没有真的骂她,而是沉默不再出声。

    待洗过了澡,沈君乔抱人出来。

    他将萧薇放床边了,自己走到这旁的桌边,拿过手机开始打电话,是打给容名的。

    “容名,打包两份外卖过来。”

    床边,萧薇听着,静静地低头,不吭声,那头,容名听了,他怔了怔,但,也没多问什么,便点了点头,应。

    “是。”

    挂断手机后,沈君乔转身看向她,在看着萧薇坐那儿也不擦头发之时,他不禁挑挑眉,只得放下手机,自己又过去了,抓了毛巾替她擦着湿发,还忍不住说她。

    “真是,没了我,你就真的不会好好生活了,看,我都不知怎么说你好了。”

    萧薇闷闷的,她没应。

    沉默一下后,她咬着下唇犹豫一下,才决定好一般,抬头看他,问。

    “沈君乔,这件事,你准备怎样处理?”

    闻言,沈君乔擦拭的动作微微停了停,他眼眸暗暗一动,又继续了,漫不经心地回。

    “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我就跟叶雅分手,这样,那些媒体就没什么好报道了。”

    萧薇听了,她略略有些着急,追问着。

    “你真的打算跟叶雅分手?”

    然后,她苦笑了笑,又摇头,喃喃地自言自语,其实也是说给他听。

    “没必要这样,沈君乔,你真的没必要这样为了我。”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为了你呢?”

    头顶,他的声音凉凉地传来,偏冷,但,他的动作并没停下,这旁,萧薇怔了怔,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他。

    可惜的是,沈君乔没看自己一眼,就继续看着那头发去擦拭。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t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