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31章 孩子绝不能留45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接下来,沈君乔安慰了她好久,才总算把萧薇的眼泪给劝住,见此,他微微将人推开,看着她。

    对面,萧薇也看着他,眼睛红红肿肿的,让他心疼得很。

    沈君乔凑过去,吻了吻她眼睛上的泪痕,然后,才把人放开,视线移向她的肚子,静静地盯着,眼神有些复杂,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旁,萧薇见他如此盯着自己的肚子看,心里有些不自然,手下意识地抚上了,略略遮掩的意思。

    见萧薇这样做,沈君乔知她在担心什么。

    他没说什么,只伸手过去,抓着她的手轻柔地拿开,然后,自己挪着身子,调转位置,将自己的耳朵,贴她小腹上去了。

    那里平坦一片,不可能听得到任何胎动。

    可,沈君乔也不在乎,他就静静贴那儿,在感受着里面的小生命,而萧薇,她看到沈君乔做这个动作,不禁彻底怔住。

    这样的动作,她只在电视上看到过。

    那些幸福的家庭,女人怀孩子时,她的老公,就会这样静静贴上她的肚子,感受着两人共同创造出来的这个生命。

    看着沈君乔,萧薇心里就在想,如果两人也可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好了。

    可,当她意识到,自己居然会起这样的心思时,却又怔住了。

    然后,她不知自己怎么回事,无意识地,就这样问出一句。

    “沈君乔,你想娶什么样的妻子?”

    问完后,她直接自己怔住了,似乎,没想到居然会问这样的话,同时,也有点紧张,生怕听到什么伤心的答案。

    小腹这里,沈君乔听到这个问题,他坐起了。

    看着萧薇,沈君乔微微歪了一下头,是他习惯的动作,这时,只见他想了想,染笑地回答,却又带了点开玩笑的成份。

    “想娶你这样的。”

    话毕,他凑过去,压住萧薇的唇,又吻又咬的,慢慢将人压下。

    萧薇有点紧张,身子颤个不停,手更在微微推着他,看似在拒绝的意思。

    这身子,已经快一个星期没被他疼爱过了,现在被他一碰,那股熟悉的感觉又回来,却又带了点陌生。

    上方,沈君乔见她拒绝地推,他只得紧紧抓住她的手,按紧,不让她乱动。

    在他的吻落她脖颈间时,萧薇颤抖地出声。

    “别,不要,沈君乔,不要。”

    语气是害怕的,不安的,却又带了迷情,渴求,反正,就是矛盾的那种结合体。

    见此,沈君乔在吻她时,只得柔声安慰了。

    “别怕,放轻松点,慢慢来,不要拒绝我。”

    她依着他的话照做,身子,还渴求他般,手微微缠他脖颈了,然而,在他占有她时,她还是紧张得一下子闷哼。

    不过,身子毕竟是被这男人一步步调教过来的,所以,最终还是认他。

    缠绵过后,萧薇软软地窝他怀里。

    她有点昏昏欲睡,不过,临睡前,还是不忘问那事,因为,那事让她不安。

    “沈君乔,孩子怎么办?”

    其实,萧薇也不知自己怎么搞的,她明知道,即使再问,沈君乔也是会让她打掉,可,她就是问,似乎,心里隐隐地,还不怎么想打掉的感觉。

    上方,沈君乔听了,他低头看萧薇。

    看着这个小女人,沈君乔眼神有些复杂,他没答,就反问她。

    “你想怎么办?”

    听到这话,萧薇怔了怔,她想怎么办?她能怎么办?萧薇想着打掉,但,她说出的话,却又是这句,嘴巴完全不受自己控制般。

    “如果我想生下它,你反对吗?”

    这下,沈君乔没出声了,只是,看着她的眼神,更为复杂而已。

    萧薇见他不说话,自己也有些慌了,完全没有理智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拖累你的,只要你给我一笔钱,我会立马带着孩子离开这里,永远不出现在你面前。”

    她急急地说,沈君乔却立马打断她了。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养活一个孩子了?”

    一听,萧薇怔住了,她看着他,呆呆的,不知怎么应话,而沈君乔,他脸色有些冷漠无情,但,却很严肃地给她分析。

    “首先,在国内,未婚女性,是不可以生孩子的,你根本办不到准生证,医院不会替你接生的。”

    她呆呆的,听着,而他,继续说。

    “其次,就算你自己偷偷在家里生,也成功生下来了,那么,你有没想过孩子的户口问题?它没有爸爸,户口落哪里?难道,你想让孩子当一个烟户?没身份证,你让它怎么活?无法读书,无法工作,你有没仔细想过这些问题?”

    萧薇完全呆住了,泪水自己落着。

    是呀,她就想着把孩子生下来了,可,国家是有管理体系的,这个孩子不被国家承认,它是异类,又怎么活?

    想着行不通后,萧薇哽咽地哭泣,没办法了,老天都在逼死她们母子。

    只能打掉了。

    对面,沈君乔见她哭成这样,挑了挑眉,眼神复杂地问。

    “你就这么想生这个孩子?”

    她哭着,声音带着浓浓的哭音,小嘴扁着。

    “只是,觉得好残忍,它都有生命了,凭什么不可以努力争取活着,我们又凭什么去决定它的生死?”

    闻言,沈君乔意味深长地看她,然后,不知决定了什么,问另一件事了。

    “怀这个孩子的阶段,你吃药了吗?”

    萧薇不知他问这个干什么,只得如实回答。

    “吃了,你有时又不做安全措施,不吃药,能有什么办法?”

    一听,沈君乔的脸色立马改冷,他几乎是命令式的。

    “孩子必须打掉!”

    听到这话,萧薇呆呆的,她看着他,似乎不解他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沈君乔也不想瞒她,解释着。

    “你吃药吃得很厉害,按你那种用量,药份肯定残留体内,而新生儿,尤其是刚刚发育那会儿,正是成型最关键的时候,极容易受到外物刺激,所以,很可能会造成畸形婴儿,所以,这个孩子,绝对留不得!”

    一个生命,如果先天就缺陷,变成异类,那么,及时它来到这个世界,也无法融入群体。

    这样,只会让它活得痛苦而已。

    所以,还不如直接扼杀摇篮,何须给它痛苦呢。

    萧薇一听他说得那么严重,心里也有些怕了,应着。

    “那我打掉吧。”

    她也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长大后,整天孤僻地远离群体,在泪水中度过。

    对面,沈君乔见她肯打了,点了点头。

    然后,他凑过来,压着她的唇,又吻又咬的,细碎的话,从嘴中露出。

    “以后,记得提醒我做安全措施,我怕自己在太急的情况下,会忘记。”

    未等萧薇答话,他又翻身,把人压身下了。

    夜深人静后,沈君乔静静看着怀里的人儿,眼神有些复杂,他凑过来,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轻轻将人推开,准备离开。

    不管怎么说,他多少还是有点内疚的。

    所以,只能半夜离开,而无法等到明天早上,亲眼看着她去打胎,到那时,他不知该说些什么话。

    因为,无论说什么,他都是混蛋一个,才让她怀上了。

    沈君乔想起身之际,不料,萧薇嘤咛了一声,手却紧紧拉住他,似乎在说梦话一般,叫着。

    “别走,留下来。”

    闻言,沈君乔看向她,眼神有些复杂,然后,他躺下了,重新抱人入怀,搂着她闭眼睡觉,不准备走了。

    与此同时,萧薇的眼角,微微有些湿润。

    她其实并没睡着,不是么?所以,刚才那不是梦话,而是她真正恳求之意,沈君乔只怕也知道这点,才留下的。

    这一夜,他抱着她入睡。

    第二天的时候,一大清早的,萧薇就醒来了,看着沈君乔那紧紧闭着的眼,萧薇微笑。

    她伸手去抚他的额头,将他皱着的眉,轻轻舒开,笑着说话他。

    “看看你,即使在睡着时,眉头还是皱得那么紧,仿佛一大堆烦心事般。”

    沈君乔这点毛病,萧薇早知道了。

    把他的眉头舒开后,萧薇凑过去,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然后,才道。

    “沈君乔,我先走了。”

    说着,她蹑手蹑脚,轻轻掀开被子起来,那副小心翼翼状,怕把他吵醒一般。

    既然他觉得无法面对,昨晚就想走,那么,现在她早起,在他未睡醒之前就出门,那他就不用觉得内疚了。

    萧薇进浴室刷牙的时候,床上,沈君乔缓缓睁开眼。

    看着天花板,他静静的。

    他同样醒了,不是么?只是,他和萧薇昨晚一样,装睡而已,因为,有些事,装了,总比醒着的那种尴尬好。

    待萧薇刷好牙出来换衣服时,沈君乔又再闭眼,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就让她一直误会,自己没醒。

    接下来,萧薇出门后,沈君乔才再一度地睁开眼。

    他看着天花板,人静静的,看模样还有点呆,其实,他只是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萧薇昨晚问的问题。

    如果娶妻子了,他会取个什么样的呢?

    沈君乔想起了叶雅,可惜,他虽会跟叶雅结婚,却从没把那个女人当成妻子来看待。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t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