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33章 道出所有真相45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一听到这话,沈君乔怒得,他沉默半响,然后,突然暴骂了一句。

    “贱人!我要你不得好死!”

    话毕,沈君乔一下子挂机了,他抓过车钥匙,火急火燎地大跑,真跑的那种,完全不顾任何形象。

    由此可见,他到底有多急了。

    另一旁,在医院里,叶雅听到他骂完自己一句,就突然挂机了,不禁怔怔的,好一下没反应过来。

    沈君乔说,要她不得好死。

    可,他刚开始的时候,不是不怎么在乎萧薇的么,为什么后来,又那样?

    叶雅仔细地想了想,然后,她突然想起,沈君乔最后问的那几句话。

    肚子,踹!

    这样一番联想,叶雅隐隐猜到了什么,她震惊了,猛的看向那手术室的门,震惊得,已是不知怎么反应般。

    该不会,那贱人怀上了沈君乔的骨肉吧?

    一想到,萧薇竟然怀上了沈君乔的孩子,而沈君乔,他却又说,会跟自己结婚,叶雅凌乱着,脑子乱糟糟的。

    她不知道沈君乔究竟想干吗。

    难道,他是想,表面跟自己结婚,背后,跟那个女人生孩子么?

    这一刻,重重的背叛感传来,叶雅恨得,她想立马就冲进手术室,生生撕碎了萧薇。

    没多久,沈君乔就急匆匆赶到了。

    他大步跑来,一看到叶雅,就冷声问。

    “她人呢?”

    长排椅上,叶雅冷眼看他,刚才还害怕着沈君乔兴师问罪,现在,却完全是被背叛的愤怒,冷哼地嗤笑一句,应。

    “还没出来。”

    沈君乔跑到后,他看着叶雅,想也没想,抬手就是想一巴掌扇过去,叶雅也不怕,还扬起了脸,任他打的模样。

    然而,沈君乔最后却又没有打下去了,收住了手。

    见此,叶雅冷笑一声,问。

    “打呀,怎么不打了?”

    听着这话,沈君乔不屑地冷哼,他转身走到那旁了,冷漠地回。

    “我不会打你,因为,能让我沈君乔动手扇的女人,只有她一个。”

    时时刻刻,他都在强调,并承认,萧薇才是他唯一的女人,叶雅听得火大,更有哽咽泪花,纠正着。

    “沈君乔,我才是你女人!”

    他走到那旁的墙壁靠着了,静静没有出声,理都不理叶雅,看着他这样,叶雅有些呆。

    再过半年,她就要嫁给他了。

    可,两人这样的感情基础,即使嫁给他,她又会幸福么?女人,要的,往往是幸福而已。

    为了得到这个男人的心,她同样付出和牺牲很多。

    可,为什么这个男人就是爱不上自己?

    接下来,漫长的等待,也不知究竟等了多久,终于,手术室的灯,总算灭了,护士把人推出来。

    一见萧薇出来了,沈君乔马上急急地冲过去,问。

    “医生,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松了口气般,应。

    “福大命大,大人保住了,只是,孩子小产了。”

    闻言,沈君乔怔了怔,萧薇的孩子,原本就是要打掉的,只是,不知怎么的,现在知道她的孩子被小产了,沈君乔还是觉得难受。

    病房里。

    等萧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她虚弱地睁开眼,在看到那白晃的天花板时,萧薇怔怔的,整个人有些呆,床旁,沈君乔见她醒了,轻轻地叫了声。

    “小薇。”

    闻言,萧薇应声看去,看到沈君乔的那一刻,她泪水一下涌现,沙哑了声音,问。

    “沈君乔,我们的孩子……”

    沈君乔笑笑,怎么看,那笑容怎么勉强的样子,他伸手揉揉萧薇的头发,解释着。

    “流掉了,不怕,反正都是要打掉的,结果一样。”

    听着这话,萧薇的心,顿时就凉了半截,她静静收回视线,闭眼了,不想再看这个男人一眼。

    心,在滴血,一滴一滴的,流掉的,是她孩子的血,她的孩子,化为那些血,没有了,那些血,就是那个孩子的生命。

    萧薇的眼,虽闭上了,但,眼角处,还是有泪水在滑落。

    床边,沈君乔看了,他静静地,只伸手过去擦掉,没有任何安慰,因为,此时再多的安慰,都是一种更可笑的掩饰。

    晚间时。

    沈君乔刚好出去了,不知要去忙什么,也没说,病房内,就只剩下萧薇一个。

    她安静地躺那儿,眼睛闭着。

    忽然,在这时,一通电话打来,听到铃声,萧薇也没睁眼,只伸手摸索地去拿,然后放耳边接。

    “喂?”

    电话里头,夏其正开着车,他静静的,沉默一下,才出的声。

    “微微,是我。”

    一听,萧薇立马就怔住了,她张了张嘴,声音莫名有些暗哑,问。

    “有什么事吗?”

    夏其这才注意到,她的声音很不对劲,见此,他挑挑眉,关心地问。

    “你怎么了?声音听着不太对劲,感冒了吗?”

    病房里,萧薇见他一下子就能察觉出自己的异样来,不禁苦笑了笑,同时,心里又暖暖的。

    他可以做到,但,沈君乔就未必可以这样。

    人在生病的时候,都是很需要被关心的,所以,萧薇此时的确很想夏其来关心自己,便对他说了实情。

    “我在一号医院这里,你过来吧,我想见见你。”

    “一号医院?”

    夏其听了,他视线立马往那旁看去,因为,他的小车,刚好开到这里,前方那儿就是一号医院。

    见着如此顺路,夏其便点点头,也没多问什么事,应着。

    “你等着,我现在差不多到了,马上去找你。”

    另一旁,在医院门口的小型超市,沈君乔正在书架区选着书,他准备买两本书回去,给萧薇念,好打发她无聊的时间。

    买好了书,沈君乔又去买了点水果之类的。

    病房内,夏其静静地坐那儿,他眼神复杂地看萧薇,久久不出声。

    床上,萧薇见他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她苦楚地笑笑,问。

    “怎么?我很活该是吧?被他女朋友踹得小产,也是,任何人看了,都觉得我活该。”

    听到这话,夏其眉头皱得更深了。

    他沉默一下,然后,很是不解地摇头,问。

    “想不明白,你不是那样的人,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双手去劳动,非要靠一个男人去养着?微微,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刚好,就在这时,沈君乔快来到了。

    他准备推门进来,然而,萧薇在这时,却出声了,回答着夏其。

    “好,你不是想知道吗?那我就告诉你。”

    一听,沈君乔停下了,他站那儿没动,而夏其,他也静静听着。

    “沈君乔他是神经病,脑子有问题,人有问题,精神已经分裂症了,你别看着他表面光鲜,一副很高贵的样子,实际,他就是一混蛋,我不知道自己哪里被他看上,他抓我回来,要我当他地下女人。”

    门外,沈君乔听着这些话,他微微歪了歪头,也不冲进去,反而很平静地继续听。

    “夏其,你知道吗?我已经跟了他两年了,两年了,他还是不肯放过我,你们以为,我跟他是在聚会上认识,其实不是,早在那之前,我就已经是他的人了。”

    夏其震惊得,眼睛都睁大了。

    他仔细想一下,才发现,在这之前,那两年中,萧薇一副完全不认识沈君乔的模样,而沈君乔,也不认识她的模样。

    可,两人床都上过了。

    这究竟是要怎样的演技,才骗得过这么多人哦?

    病床上,萧薇早已哭了,她别了头,哽咽地哭诉。

    “我想离开他的,可,我没办法离开他,我逃跑了几次,他把我抓回来了,每次都好凶,我怕他,他那样子,就像想活活弄死我一般,他变态来的,他应该去看医生的。”

    话音才刚落,门一下子被人推开了。

    听到动静,萧薇一惊,她马上转头看去,一看到是沈君乔后,她吓得,那个表情,真是无法用文字来形容,就差没吓破胆一般。

    这旁,沈君乔冷沉地站在那儿,视线先扫了萧薇一眼,才移向夏其,走进来了,命令着。

    “你出去!”

    萧薇一听到要让夏其出去,而让两人单独相处,她吓得,立马拉住夏其,死死抓着不放手,又哭又求地。

    “夏其,不要走,你一走了,他准弄死我,求求你,不要走。”

    这旁,沈君乔将手上的东西放桌面上,他过来拉开两人,连推带拽地扯夏其出去,命令着。

    “出去,你出去,我有话要单独跟她谈。”

    病床上,萧薇怕得要死,就伸手想拉夏其,哭着求。

    “夏其,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不要走,他会弄死我的,不要走。”

    然而,沈君乔根本没给夏其留下的机会,他一把将夏其拽出去后,便马上关上门,还给反锁了,任夏其在外面敲也没理。

    沈君乔转回身来,他冷冷盯着萧薇,人开始走过来,手开始在扯领带。

    一见他这样,萧薇立马瞪大眼,像是斗鸡眼那般,睁得圆圆鼓鼓的,人更惊恐地开始往床角缩,喃喃地求。

    “不要,不要过来,我刚小产,你不可以碰我,我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他仿佛没听到一般,就继续逼过来,那手扯开领带了,一下子抽出。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t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