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34章 乖,我不凶你45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看到沈君乔这样,萧薇的眼睛,一下子睁得更大,比刚才还要扩大一圈。

    那旁,沈君乔整个人冷得很,像凶兽一般盯着她,步步逼近。

    病房的外面,夏其有在很用力地敲门,还踢了,似乎火得很,喊着。

    “沈君乔,你开门,开门!”

    然而,沈君乔理都不理夏其,他只向萧薇逼过来,冷声问。

    “刚刚说什么?我神经病?精神分裂,还人有问题?嗯?有种你再说一遍!”

    大床上,萧薇被他吓得紧,她紧紧缩那旁,背部已是贴着墙壁了,退无可退,在见沈君乔还靠过来之际,她只得喃喃地摇头,应。

    “没有,我什么都没说过,我没有。”

    闻言,沈君乔报以一冷笑,他逼过来时,也讽刺了。

    “有胆说,怎么没胆承认了?嗯?说嘛,你再说一遍,我保证不生气。”

    他说着不生气,可,他整张脸却沉得很。

    见此,萧薇急了,她看了看那旁的门,门外,夏其还在敲踢,喊。

    “沈君乔,你听到没有?混蛋,开门!”

    门被沈君乔反锁上了,所以,夏其从外面进不来,萧薇看了看那门栓,然后,她心中暗暗计算着。

    只要她速度够快,一下子冲过去,把门栓弄开,夏其就能进来了。

    夏其进来了,应该能护她一护。

    至少,比自己单独跟沈君乔相处得要好,这样打定主意后,萧薇一急,也顾不上身体的虚弱,马上就跳下床,想冲过去,大声喊。

    “夏其!”

    外面的夏其自然也听到她的喊声了,见此,他一急,停了停,然后,更用力地敲踢门,回应她。

    “在!我在,薇薇,我在这里!”

    这旁,沈君乔见萧薇想跑去找夏其,那脸色再度沉下,马上伸手一拉一拦,一下子就把人给拦下了。

    见此,萧薇惊得很,大喊着。

    “啊~”

    沈君乔不理她,那手就顺势地反推,一下子重新将萧薇推摔向大床,然后,他自己猛扑过去。

    大床上,萧薇人才刚摔下的,现在见着他扑来了,又一惊,更大喊出来。

    “啊,不要过来!”

    夏其在外面听到这些,以为沈君乔对萧薇怎么了,不禁更急,简直跟发了疯那般,使劲地踢敲,怒骂,暴喝。

    “妈的,沈君乔,你要干什么?快放开她,放开她!”

    病房内,沈君乔扑到后,他一把抓过萧薇的手,就举过头顶,然后,凶狠地按紧,还冷笑地回夏其。

    “干什么?你说我会干什么?”

    说着,他一把萧薇的手压紧后,另一大掌马上伸来,一下子就去扯她的病服,毫不留丝毫情面的那种。

    这旁,萧薇被吓着了,她哭,就哭,挣扎着,身子扭个不停,叫喊。

    “放开我,放开我!”

    话音才刚落,沈君乔却一下子低头,压住她的唇瓣,又吻又咬,似乎,要惩罚她的不乖那般。

    萧薇的嘴被堵住了,她出不了声,倒安静了下来。

    只是,她没有回应沈君乔,很麻木的那种感觉,沈君乔也没理,只继续吻着。

    他的眼睛闭着,但,萧薇却没有闭,反而睁着,静静地看他。

    距离那么近,甚至,萧薇都能看到他扑扇的睫毛,像两片蝴蝶那般美丽妖异。

    看着沈君乔,萧薇由原先的抵抗,逐渐软下了手。

    她停了,被按紧的手,不再像原先那般僵硬,而是软软地垂在那,上方,沈君乔的吻,带着热情与炽烫,轻轻安抚她紧张的心灵。

    随着唇瓣的碰触,沈君乔已是不甘心居于现状。

    他的手,轻轻游移,想在她身上点起爱的花火,萧薇整个身子都被他调弄得极其敏感。

    在感觉到,沈君乔微微喘气时,那手,还想试图攻占其它地方时,萧薇紧张得嘤咛了两声。

    沈君乔还想继续的,但,在听到她嘤咛的不安声后,他又停下了。

    这时,他抬头,染着欲色的眸子静静看萧薇。

    萧薇躺那儿,也看着他,闷闷的,又带点紧张地解释。

    “疼,不要。”

    她才刚刚小产完,本不应行房事的,沈君乔似乎也想起了这点,所以,没勉强她,而是揉了揉她的头发,安慰着。

    “乖,不会伤害你的,别担心。”

    说着,他又低头,再次压上萧薇的唇,吻着,咬着,贪恋她的一切美好。

    萧薇倒安静下来了,没像刚才那般惊恐,那腿,反而是下意识地缠他,贪恋着他的美好。

    大床上,两人热吻,门外,夏其拍踢了那么久,他见着没动静了,不禁也停下,耳朵贴着门,想听听里面到底是怎样一番情况。

    这旁,沈君乔倒有心让夏其听房一般,故意地把萧薇弄得没意识一点,让她情不自禁地发出声音。

    那微微细碎的声音传来,夏其听到了,只觉脑子“轰”的一声。

    他没意识了,身体软软地靠着门瘫坐下来。

    都是成年人了,那种声音,夏其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是什么,只是,他感觉有些愤怒而已。

    萧薇明明说了,她是被逼,她想反抗。

    可,又为何,要臣服在沈君乔的身下?为何要表现得心甘情愿的模样?

    许久后。

    沈君乔哄好了萧薇,他揉揉她的头发,轻喃地叫她。

    “小薇。”

    “嗯?”

    她轻轻应了句,整个人安静地躺那儿,双手抱着他,而沈君乔,庞大的身体还压在她身上,没有要下来之意。

    这时,沈君乔用脸蹭蹭她的脖颈,给予了一定的爱抚,这才道。

    “你可以怕任何人,但,绝不可以怕我,因为,我是世上对你最好的男人。”

    听着这话,萧薇哼哼着,应。

    “才不是,你是世上对我最不好的男人,凶巴巴的,可怕得要命,好像我欠你什么一般。”

    脖颈间,沈君乔马上抬头看她了,认真地纠正。

    “别的女人想我对她凶,也没那个福分呢,身在福中不知福,还敢跟我埋怨。”

    说着,他勾勾她的小鼻子,那唇又贴上去,吻着她的脖颈。

    萧薇动了动,有点享受他对自己肌肤的碰触一般,两双白嫩的小手,又再更抱紧了他一点,闷闷地出声。

    “以后不要再对我凶了,我怕你凶凶的样子。”

    “好。”

    他笑笑,一口咬她,萧薇闷哼一声,倒没推开,反而是享受那种肌肤的眷恋。

    沈君乔安抚了她一下,便出去了。

    拉开门的时候,夏其立马落入眼中,他身子贴着门瘫坐,所以,沈君乔拉开的时候,夏其还微微摔了进来,但,及时稳住了。

    地上,夏其怔怔地抬头,看向沈君乔。

    看着夏其,沈君乔眼神有些复杂,他走出去,顺手将门带上,命令着。

    “出来吧,我跟你谈谈。”

    闻言,夏其应声起来,跟着沈君乔去了,沈君乔往那旁走了好几步,确定距离差不多了,萧薇不会听见,这才停下。

    他没转身,就背对着夏其,语气透了一股疏冷。

    “这是我说最后一遍!不要再缠着小薇了。”

    身后,夏其站在那,他听到沈君乔这话,觉得有些可笑一般,还真的嗤笑了一声,然后,才看着沈君乔讽刺地提醒。

    “沈君乔,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吧?”

    沈君乔没吭声,夏其顿了顿,便好笑地警告。

    “你有女朋友了,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就不要随意玩弄女性,放了薇薇,别再践踏她的灵魂。”

    “践踏?”

    前方,沈君乔觉得这个词形容得特别好一般,他终于难得地转身了,看向夏其,似笑非笑的,一脸讽刺状,应。

    “你也觉得,我在践踏她?还真被你猜对了,我就是想践踏她。”

    沈君乔走过来,在夏其的跟前停下了,他靠过去,唇近贴夏其的耳边,声音低低,活像一个地狱的恶魔,轻笑地说出,完全是讽刺的语气。

    “知道吗?她被我玩了两年,两年了,夏其,你能想像得出吗?”

    这旁,夏其没吭声,只是,眼眸有在动了动,似乎替萧薇不忍。

    与此同时,沈君乔似乎找到可以诉说的人般,他轻轻地笑出,说出的话,是残忍的。

    “把一个会抓人的小猫,硬生圈养成温顺的宠物,那锋利的爪子被磨掉,这种驯养的过程,夏其,你有没有体会过?想不想知道那种成就感?”

    话音刚落,夏其一把将他推开了,生气地冷喝。

    “你真的心理有问题!萧薇没说错。”

    对面,沈君乔轻笑着,那头歪了歪,一点也不生气夏其骂自己,然后,他笑意微微一收,变得平静了许久,警告着。

    “小薇的事,我再跟你说最后一遍,不要插手!”

    说着,他的手,还抬起,食指摇了摇,示意夏其识趣点,别再在狮子头上拔毛。

    夏其听了,却是一冷哼,根本不答应,道。

    “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因为,这件事,我插手定了!”

    话毕,夏其理都不理沈君乔,转身就往病房走,但,没走两步,身后,却再度传来沈君乔的声音,这次,完全是冷漠并带有肃杀之意的。

    “如果这样的话,那你可要掂量好后果了。”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t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