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35章 我要拯救你45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旁,夏其听到这话,他脚步停了停,眼眸,也微微闪过复杂,然后,什么都不说,只又再走去。

    夏其走到那病房前,他推门进去,并没关门。

    因为,接下来的话,他是说给萧薇听的,同时也是说给沈君乔听的。

    病房内,萧薇正躺那儿休息的,见夏其进来了,她怔了怔,张口想叫他,可,到最后,她又什么声音都发不出,心口堵得难受。

    与此同时,夏其走到床边,他停下,看着萧薇,便平静地出声,偏冷漠的那种。

    “薇薇,不管遇到的阻难有多大,我都不会放手的,因为,我想拯救,拯救你这条沉落的灵魂!”

    闻言,萧薇一下子就怔住了。

    她看着夏其,人怔怔地不知怎么回话,嘴巴苦涩得很,眼睛更涨疼,但,心里却有微微的感动。

    因为,这个男人说,他想拯救自己。

    她的灵魂沉落了,想挣脱出漩涡,可,深渊之下,吸力实在太大,她无法反抗,而他,就是那位天使,扑扇着白色的神圣翅膀,飞来拉她一把。

    门口处,沈君乔静静地倚在那儿,双手抱胸,酷酷拽拽的。

    他明显听到了夏其的话,所以,眼神有些复杂,静静地没吭声,就看着,似乎,想看看萧薇是怎样反应。

    可惜,萧薇看他一眼,心中怕他,所以,便没对夏其作出回应。

    而夏其,也不需要等萧薇的回话,说完了,便转身走人,路过沈君乔的身旁时,还停下,意味深长地看了沈君乔一眼,道。

    “总有一天,我会把她拯救出来的!”

    闻言,沈君乔挑挑眉,一副随你便的意思,见此,夏其也不理他,再度走去了。

    待夏其走后,沈君乔才收回视线,他走进来,顺手带上了门。

    病床上,萧薇一见着又跟他单独相处了,心中便有些怕,小身板挪了挪,不敢离他太近。

    萧薇的这点小动作,沈君乔自然看到。

    见此,他走到后,在床边坐下,伸手过去揉她的头发,笑笑,问。

    “他说,他想拯救你沉落的灵魂,怎么,没什么感想吗?”

    听到这话,萧薇闷闷地想想,然后,才抬了眸,怕怕地看向他,软软应出。

    “那,你想要我有什么感想?”

    一听,沈君乔挑眉了,怎么听着她这话的意思,好像,她特别在意自己的想法,要想着怎样说,才不会说错话那般。

    沈君乔笑笑,一副很好说话的模样,揉着她的头发解释。

    “别问我想要,就说说你自己心内的感想,大胆说,我保证不生气。”

    “你真的不生气?”

    萧薇还不信,持怀疑的目光看他,见此,沈君乔只得点点头,道。

    “嗯,不生气,说吧。”

    听着是他自己保证过的,萧薇胆子也有些大了,她笑笑,视线有点穿透沈君乔的身体,看向了不知名的天涯海角,憧憬地应。

    “感觉暖暖的,心里像是突然燃起一把火,忽然就在迷雾中找到了方向感,那种踏实,充盈,是前所未有过的感觉。”

    床边,沈君乔听着,脸色逐渐有些沉下了。

    他眯了眯双眼,原本揉她头发的手,现在,一下子捏住她胸口,冷笑着,问。

    “心里突然燃起一把火?还迷雾中找到方向感?还他妈的的什么踏实,充盈?”

    说着,他不知哪来的怒意,一下子就扑过去压人,残酷地笑说。

    “那要不这样吧,我来给你点一把火,让你好好踏实充盈一下,感受一下,那种在迷雾中看到方向的感觉如何?”

    他猛的低头,细碎地落吻了。

    萧薇急了,微微挣扎推开,不太情愿的模样,问。

    “你生什么气?是你自己让我说的,我形容得不对了,你又这样。”

    她根本没有恶意攻击的,但,她的话,听在沈君乔耳里,就不是滋味,仿佛,话里含话,指桑骂槐一般。

    接下来,沈君乔碰她不得,就把她病服给剥了,光肌肤上,好好疼爱她一番,没敢在身体上真的动她。

    夜色深了一点后。

    萧薇软软地躺床上休息,严实的被子盖住了她,里面光溜溜的,沈君乔让她裸睡,省得穿那些难看的病服了。

    床边,沈君乔坐那儿。

    他抓着萧薇的小手,正左右审视着,见此,萧薇不解,便闷闷地出声问了。

    “沈君乔,你干吗?”

    闻言,他头也没抬一下,只看着她的手,应。

    “看看你这锋利小爪,是不是被我磨掉了。”

    萧薇马上笑了,沈君乔听了,他才终于抬眼看她一眼,见着她还不睡觉,便故意压沉脸,命令着。

    “快睡了,别再磨蹭。”

    听着他让自己睡,萧薇想到他,便马上问。

    “那你呢?你什么时候回去?”

    真的已经很深夜了,萧薇以为,他是想自己睡着后再回去的,然而,沈君乔却这样答。

    “我今晚不回去,就在这里守着你,这样,你也安心一点。”

    两年来,他对萧薇的一点习惯,还是有些了解的。

    这小女人认床,到了陌生的环境,一般情况下,会很难入睡,但,如果他在身旁陪着的话,她的排斥度,就不会那么严重。

    萧薇听到他那话后,心里莫名地暖了暖,她冲他笑笑,便应了。

    “那好,我睡了,你也早点睡。”

    说着,还真闭上眼去,沈君乔见了,他浅浅地勾唇,没再打扰她,只是,看着萧薇逐渐安睡的容颜,沈君乔的心,还是再度想起夏其那番话来。

    说什么拯救她堕落的灵魂,狗屁!

    他已在地狱,她怎能还存人间?所以,一起疯狂一起死吧,他掉进地狱,死也要拉上她。

    第二天。

    当萧薇醒来的时候,沈君乔已经不在这儿了,并且,现在是上午的十来点了,已经快接近中午。

    萧薇动了动,然后困倦地坐起。

    她视线一下子就扫到那旁的水果篮,还有鲜花,都是很新鲜的那种,这应该是沈君乔安排的,目的是想让病房活气一点,别那么死气沉沉。

    见此,萧薇笑了笑。

    她挪着,准备下床活动一下,不料,却是在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是高跟鞋的声音。

    一听,萧薇立马怔住了,她坐床边,不敢动,心里猜测着,会是谁来看自己。

    可,她认识的人,并不多,实在想不起,会有哪个女性朋友来看望自己。

    不知怎么的,萧薇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个人。

    叶雅!

    如果真是叶雅,该怎么办?萧薇可没忘记,叶雅疯起来的时候,有多可怕,她急了,四周地看着,寻找可以躲起来的位置,喃喃地自问。

    “怎么办?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这时,高跟鞋的声音,已经很近了,就在萧薇以为,叶雅会推门进来的时候,不料,门外却响起叶雅的声音。

    “让开,我要进去!”

    听到这话时,萧薇怔了怔,人呆呆地看向门口,猜测着叶雅在跟谁说话,没一下,门外传来陌生的男声,带着冷漠严肃。

    “对不起叶小姐,沈总吩咐过了,除非是他本人亲自带朋友来,或者有他的准许,才可以进入看望萧小姐。”

    病房里,萧薇彻底呆了。

    而房门外,叶雅冷冷扫了一下眼前这两位拦路的保镖,心里气愤得很,仍是很不甘心,应。

    “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她谈!”

    “多重要的事都不行,就算警察来了,我们也不会让开,你想见萧小姐,请现在打电话给沈总,我们得到他的准许,自会放你进去!”

    叶雅气得,眼睛都有些睁大。

    她自然知道,沈君乔是不会让自己见萧薇的。

    只是,叶雅没想到的一点就是,她就只伤害过萧薇一次,那个男人,居然着重成这样,会派了保镖来看管,让萧薇不再受到任何人的一丝丝伤害。

    换作是她受伤,沈君乔只怕不会这么上心吧。

    叶雅恨恨地看那病房一眼,最后,转身离开,因为,再停留这儿,也没用,她进不去的。

    病房里,萧薇见着叶雅离开了,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其实,她也怕再见到叶雅,不知那女人,上次踹了她,下次又会怎样,所以,能躲就躲吧,萧薇还是不再见对方比较好。

    等萧薇确定叶雅真的离开后,她才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开了门。

    门外的保镖听到动静,回头看了看,见是萧薇后,很礼貌地点头打招呼。

    “萧小姐。”

    闻言,萧薇笑笑,有些尴尬的模样,问。

    “那个,你们是沈君乔派来保护我的,对吗?”

    两保镖严肃点头了,应。

    “是的,萧小姐请放心,你在医院的日子,不会受到任何困扰,请好好休养。”

    “好。”

    萧薇点点头,她关上了门,心里乐得要命,看见那旁的水果了,便马上走过去,随手拿了一水果大啃,还闻了闻鲜花,一脸陶醉地自语。

    “嗯,好香。”

    这种被保护,被看重的感觉,让她觉得,那个男人很在乎自己,所以,她莫名地觉得高兴,心情也很好。

    接下来,萧薇就在床上等着,等着沈君乔来看自己。

    他中午的时候,应该会来的。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t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