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37章 臣服在你脚下45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闻言,沈君乔也不解释,他只冷瞪着萧薇,依旧如刚才那般命令。

    “笑!”

    萧薇有点被他吓着,只得讪讪地,干巴巴地笑了一下,沈君乔见了,冷哼一声,很不满意般,还埋怨了起来。

    “笑得比哭还难看。”

    见此,萧薇只得捧住自己的小脸,呵呵地又笑一下,问。

    “这样呢?这样会不会好看一点了?”

    他看了,还是觉得不满意,干脆反着命令。

    “哭!”

    这下,萧薇彻底囧了,她无辜地扑扇两下睫毛,闷闷地应。

    “哭不出来。”

    听到这话,沈君乔似乎才被逗乐,他呵呵笑两下,伸手过来捏萧薇的小脸,也没解释刚才那些反常的行为。

    萧薇被他捏得有些疼,只得打掉他的手,很不解地问。

    “沈君乔,为什么要这样呀?又笑又哭的。”

    对面,他笑笑,笑容莫名地有些恶劣,却是收回视线,也不向她解释,只继续看着书中的内容。

    其实,他就是看到书中的人物是这样做的,然后就跟着这样做一下,看看萧薇会是什么表情而已。

    另一旁。

    夏其从医院出来后,他向小车那旁走着,心事重重地想着什么一般。

    然后,他又不知想到了什么,脚步顿了顿,回头看那住院部一眼,眼神,复杂得很。

    他收回视线,继续往小车旁走去了,却是掏出了手机,拨打着电话。

    接通后,他刚好走到小车旁,一边拉了车门坐进去,一边低低地命令。

    “喂,帮我查一下,一个名叫萧薇的女孩,她的资料,包括她家人的所有资料,查到了,统统给我。”

    打完这通电话,夏其人已经坐在小车里了。

    他挂机,却并没马上开去,而是改拨另一号码,然后,再次吩咐。

    “整理一下沈君乔的资料,最好,是关于他去医院或类似心理咨询这方面的资料。”

    夏其只是在怀疑。

    要么,就是沈君乔跟萧薇有什么仇恨,要么,就是沈君乔本身有什么心理问题,或者,又可能是其它的。

    只要能查的,他会尽量去查,事情的真相,一定可以水落石出。

    下午的时候,萧薇静躺医院,等待医生给她做最后一次的身体检查,如果没什么问题,那么,她傍晚就可以出院了。

    办公室内。

    沈君乔静静看着电脑的屏幕,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情,整个办公室,安安静静的,连根针落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忽然,就在这时,一通电话打来。

    听到铃声,沈君乔也没看手机,就伸手摸索着拿,然后接通放耳边。

    “喂?”

    那头,叶雅正在露台上喝着红酒,她手中轻晃酒杯,语气有些冷淡。

    “沈君乔,我今晚想去看电影,你有空么?”

    听到这话,沈君乔挑眉了,他沉默一下,想着傍晚要去医院接萧薇,便想拒绝,应。

    “没空,我很忙。”

    叶雅一听,她就冷笑了,似乎还有点恨意那种,说着中午的事情。

    “沈君乔,你不会爱上那个女人了吧?将她保护得那么好,好得比我还看重。”

    他沉默了,然后笑笑,语气很随意。

    “你猜。”

    可惜,叶雅一点也不想猜,她端起红酒喝了一点,眼神有些愤恨那般,吐出的话,也有些冷如蛇蝎。

    “沈君乔,不要太喜欢她,否则,我可能会妒忌,妒忌到,连理智都没有。”

    经由她这话,沈君乔一下子就想起叶雅中午去找萧薇的事来。

    见此,他皱皱眉,问。

    “你中午去找薇薇,是想跟她说什么?”

    “呀?你知道这事了?”

    叶雅伴装惊讶,其实,她自己心里也知道,沈君乔不可能不知,那保镖就是他的人,自会把事情向他禀报。

    这时,只见叶雅笑了笑,她笑眯眯的,笑意莫名有些冷,应。

    “其实,也没干什么,就只是想去看看,看看那个怀了我未婚夫孩子的女人,看看她身体好点没有。”

    沈君乔才不信她这鬼话。

    他脸色有点沉,完全是警告的语气。

    “叶雅,你要的,我已经给你了,所以,你少碰她,最好,一次都不要见她,这是交易规则。”

    听着这话,叶雅眼泪一下子就来,她有点怒沉地问。

    “那我想要你陪我上一次床,你能做到吗?”

    一听,沈君乔沉默了,他眼神复杂,而叶雅见他不应声,便知他是不愿的,见此,叶雅轻狂地大笑出来,都笑出了泪,问。

    “沈君乔,我就那么不堪,那么不入你的眼么?你宁愿找那个贱人,把别人肚子都搞大,就是不肯碰我一下,她有什么好?是我叶雅比不上的?”

    他沉默,还是沉默。

    这种事,沈君乔真的不知怎么回答,只是身体的宣泄而已,其实,哪个女人不是一样。

    可,他也不知自己怎么回事。

    碰萧薇的时候,他会感觉,那种感觉是舒服的,快乐的,能引发他冲动,甚至,他喜欢看她低低在自己身下哭泣,却又享受的表情。

    然而,如果换作叶雅,沈君乔无法联想那种画面。

    他只有两个字的感受,那就是,恶心!

    傍晚的时候,沈君乔如约来接人了,病房内,萧薇瞪着他,有点火大地嚷嚷。

    “沈君乔,我可以自己穿!”

    此时,她光溜溜的,身上只剩小内内和胸罩,正准备换便服的,可,她脱了病服,沈君乔却非要亲自帮她穿。

    床边,沈君乔见她不听话,只得捞过人,然后,抓着她,真是着实不客气地狠狠打了她屁股几下,像位严厉的家长那般,喝斥。

    “让你不听话,让你不听话。”

    他打得老疼了,萧薇都感觉自己屁股要开花,火辣辣地疼。

    这旁,沈君乔见萧薇安静了,这才推了推她,问。

    “现在听话了没?”

    萧薇闷闷的,摸了摸屁股,委屈地叫。

    “疼。”

    “哼!疼死你活该!”

    他也不安慰她,只拿过衣服,开始摆弄着,帮她套,萧薇就像人偶的芭比娃娃般,也不乱动,任由他各种姿势摆弄自己。

    衣服穿好后,他拍拍她屁股,命令着。

    “坐下。”

    闻言,萧薇依言坐下了,然后,沈君乔抓过袜子,开始帮她套,那两双玉足,便暖暖地穿好了袜子。

    弄好后,沈君乔却并没放手。

    他大掌抓着她的小玉足,静静地看向她,对面,萧薇因着小腿被抬起了,所以,她双手要撑着身体两旁,才坐得稳。

    那裙子的一角,因着小腿被抬起,便有些可以看见小内内。

    萧薇似乎有些害羞,她微微别头,不怎么敢看沈君乔,这样,倒平添得她多了几分妩媚,欲拒还迎的那种。

    这旁,沈君乔收回视线。

    他抓着她的一玉足,就这样静静低了头,唇瓣,贴上袜子的表面,落下了一个浅浅的吻。

    见此,萧薇怔住了,他在吻自己的脚,不过,隔了袜子而已。

    因着很不解,萧薇便呆呆问出。

    “沈君乔,你在干吗?”

    闻言,沈君乔应声抬头,他看向她,嘴角浅浅勾起,那手,抓着她那小玉足,直到现在还没放开之意,应。

    “没干什么,就是,想臣服在你脚下而已。”

    西方有吻脚礼之说,男人肯低了尊严,在女性的脚下落吻,便证明,他愿臣服在这个女性的脚下。

    这是一很神圣的礼仪,代表对女权的绝对尊重!

    接下来,收拾完后,沈君乔搂着她一起出去,身后,两保镖跟着,帮忙提一些东西。

    来到小车这里后,沈君乔拉门,准备让她坐进去的。

    不料,却就在此时,一辆小车,缓缓向这里开来了,还按了按喇叭,听到动静,萧薇下意识地看去,沈君乔也看去了。

    一看到车内之人,他微微皱了皱眉。

    叶雅!

    他已经警告过这个女人了,让对方不要再随意来见萧薇,可,叶雅明白没把他的话听进耳中。

    那小车缓缓停好后,叶雅推门出来,浅笑吟吟的,摘下了墨镜,向两人这里走来。

    看着她,萧薇眼神有些复杂。

    叶雅快走到时,她先看沈君乔一眼,然后,视线才移回萧薇身上,就笑吟吟地问。

    “萧薇,我来带我男朋友回去,可以吗?”

    话,听着莫名有种讽刺感。

    她自己的男朋友,要带回去,还需要向自己问么?萧薇知道叶雅在讽刺自己,见此,她呵呵地笑,讪讪的。

    身旁,沈君乔皱眉地出声。

    “我现在没空,要送薇薇回家,有什么事,晚点再说。”

    说着,他准备推萧薇坐进小车中,叶雅见了,她立马强势地出声。

    “老公,我买了两张电影票,咱们一起去看吧,不看的话,挺可惜的。”

    叶雅扬起手中的电影票。

    而萧薇听到她喊的那个称呼,人一下子就僵住了,沈君乔更是莫名地好气,他猛的转身看叶雅,指着她警告。

    “别无理取闹,回去!”

    对面,叶雅一冷笑,她扫了萧薇一眼,故意将此事说出来。

    “什么叫无理取闹呢?君乔,难道,是你不喜欢我这样叫你?可,半年后,我们就要结婚了,这声老公,早叫晚叫,不是一样么?”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t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