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38章 沈君乔的癖好45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半年后,沈君乔要结婚了!

    “轰!”的一声,萧薇只感觉自己脑子要爆炸,他要结婚了,她的脑子里,满满全是这句话。

    他要结婚了,那她,还呆在他身旁,又算是个什么事?

    萧薇的眼眶中,微微有泪水在打转,这旁,沈君乔见着叶雅居然把那事说出来了,他心一慌,马上看向萧薇,就捧住她的小脸,安慰地吻着,喊。

    “薇薇,别这样,不要发呆,不要这样,好么?”

    一旁,叶雅看到两人当众在她面前亲吻,着实气着了,真是二话没说,就大步过来,一把扯住沈君乔,将两人拉开,还瞬间抬手,扇了萧薇一巴掌,怒骂。

    “贱人,你还要不要脸了?”

    “啪!”

    萧薇一下子就被打摔那旁地上,她的手掌,摩擦到了水泥地,皮没破,不过,却火辣辣的疼,疼入骨般。

    与此同时,沈君乔被拉开后,他见叶雅敢打人,一时怒从心头起,马上就扯住叶雅的头发,狠狠往后扯,让叶雅被逼地仰头看向天空,冷声警告。

    “不是说过了,不准动她的么?”

    这旁,叶雅头皮被他扯得发麻,但,她一点也不在乎般,冷冷地笑了,还有点癫狂,问。

    “你心疼了?沈君乔,我打她,你心疼了对不对?”

    他听着,没吭声。

    地上,萧薇手捂住脸,她静静地站起,然后看向沈君乔,开始出声。

    “沈君乔,我可以自己回去的,叶雅想看电影,你就陪她去看吧。”

    说着,萧薇走到那旁,夺过了保镖手中的东西,然后,准备走人,自己打车回去。

    看着萧薇,沈君乔眼神很复杂。

    他沉默了一下,忽然不知想到了什么,突地邪魅一笑,竟是放开了叶雅,就染笑地问她。

    “叶雅,你不是说,你想去看电影的么?”

    那旁的萧薇还在走,不过,因着没走远,所以,她能听到两人这旁的对话,而叶雅,她见沈君乔突然这样,不禁有点警惕,问。

    “是想去看电影,怎么了?你要拒绝吗?”

    闻言,沈君乔笑笑,他摇头,用那种邪笑的表情来回答。

    “不,我不拒绝,干脆这样好了,叶雅,薇薇刚好也有空,不如,咱三一起去看,你觉得怎样?”

    一听,叶雅彻底怔住了。

    就连那旁正在走着的萧薇,也震惊地停住脚步。

    看电影,从来都是两个人一起去看的,现在这三个人一起去,身份又是那么特殊的存在,这叫什么事?

    沈君乔不觉尴尬,萧薇也看不下这场电影。

    所以,萧薇就当没听见,她再度抬步而走,准备快点离开这里,别让沈君乔那丧心病狂的人真拉着她也一起去。

    不曾想,沈君乔虽没看她一眼,却知道她有在走去,所以,染着冷冷笑意,喊她了。

    “薇薇,你不是有空么?怎么?要拒绝吗?”

    说着话时,沈君乔才转身看她。

    这旁,萧薇一听那话,她就僵住了,然后,回头冲沈君乔笑笑,解释着。

    “没空呀,我没空,现在刚出院,需要回家好好休息,哪里有空了。”

    话一说完,她急急就转身走人。

    沈君乔见了,脸一沉,马上命令。

    “把人给我抓住了!”

    两保镖得令,马上冲过去,一下子就挡萧薇面前了,冷漠地出声。

    “萧小姐,沈总叫你。”

    闻言,萧薇恨恨地看那两保镖一眼,然而,最后还是得转身,愤愤地看向沈君乔了,应。

    “有空!”

    沈君乔笑笑,他看向叶雅,说着。

    “叶雅,你不是想去看电影么?我有空,薇薇刚好也有空,如果你不舍得加薇薇那张票,我可以出钱替她加。”

    对面,叶雅恨恨地看着他,却是答不出话来。

    等三个人一起坐在电影院的座位里时,那种气氛,真是怎么怪就怎么怪的感觉。

    沈君乔坐中间,两人分坐他身旁。

    看着前方那大屏幕,沈君乔就得意地笑问。

    “叶雅,这场电影好看么?”

    身旁,她听了,没吭声,只是,那张脸沉得,比包公还要烟而已,三个人的电影,这叫个什么事?又怎么看?

    萧薇一直沉默,就当听不到他们的对话。

    但,沈君乔明显不想放过她,他见叶雅不出声了,便又转头看萧薇,笑吟吟地问。

    “薇薇,这场电影好不好看?”

    听到这话,萧薇没吭声,脸上平静一切,只是,心头是难过的,她最不想跟叶雅呆一起,可,他非要拉着她来。

    沈君乔见萧薇也不答他的话,他转回看向屏幕了,很是随意地自语着。

    “要是三个人搬到一起,睡一张床上,那才有趣了。”

    这旁,萧薇一僵,叶雅似乎也听不下去了,她转头看沈君乔,有点生气地问。

    “沈君乔,我和你,是以情侣的身份来看的,请问,她是以什么身份来看这场电影?”

    他笑笑,应声看叶雅,也耍着无赖地回。

    “朋友呀,她是我沈君乔的朋友,我邀请她来,难道不可以么?”

    叶雅气得,只冷哼一声,理都不想理沈君乔。

    接下来,倒安静了。

    大家谁都没有出声,只静静地看,忽然,却是在这时,屏幕上放着男女主亲吻的戏份。

    不知怎么的,叶雅在这里,所以,萧薇看到这样的画面时,她觉得好尴尬。

    这旁,沈君乔似乎有点受那画面的影响。

    他的手,慢慢地伸来,从萧薇的腰间探进去,抓着她的小蛮腰又捏又揉的,但,他的视线,却是看着屏幕的,仿佛那手不是他的一般。

    叶雅并没发现这一幕,她看着屏幕,呆呆的,心里在憧憬着,沈君乔会不会也这样去亲吻她。

    与此同时,萧薇忍了一下,她实在忍不住了,就马上伸手,想抓出他的手。

    在叶雅面前,她不想跟沈君乔有任何亲密。

    可,沈君乔不肯,萧薇抓他的手了,他就用劲,要不就捏萧薇,捏得她差点痛呼出来,萧薇不想被叶雅发现,只得死死咬住唇瓣。

    一场电影看下来,对她,简直就是折磨。

    等结束后,萧薇马上站起,急匆匆地说了句。

    “我还有事,先走了。”

    沈君乔见她想走,自然是想拉住她的,可,叶雅一下子就拉住沈君乔了,喊着。

    “君乔,你送我回家吧。”

    他有些不耐烦,应着。

    “你可以自己回去。”

    “可,我想要你送!”

    一拖二拉的,这样,萧薇就跑没影了,见此,沈君乔皱了皱眉,没再试图追人了。

    另一旁,萧薇跑出来后,她哭了,掩着嘴哭着跑去。

    这叫什么事么?

    夜色很烟,她漫无目的地走,自己也不知自己走到哪里,然后蹲地上,继续哭。

    萧薇说不出哭的理由,就只是觉得,很难过。

    另一旁,夏其坐在电脑前,他看看电脑上的资料,又拿着手中的资料再度看看,然后,眼神复杂地犹豫。

    夏其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拿起手机,给萧薇拨了一个。

    街道上,萧薇正哭着的,她听到手机响了,只得拿出来,一看,是夏其的来电,她微微怔了怔,然后,犹豫一下,还是擦干眼泪,尽量不表露鼻音,接了。

    “喂?”

    电脑前,夏其听到她的回话,犹豫了一下,才语重心长地出声。

    “薇薇,你最好小心一点沈君乔,他曾进行过心理咨询!”

    一听,萧薇怔了怔。

    她似乎消化不了夏其这么没头没尾的话,怔了怔后,才问出。

    “什么意思?”

    刚才,夏其没听出她声音的变化,现在,才听出她有哭过,不禁一急,马上问。

    “你怎么了?声音怪怪的,哭过了?”

    萧薇急着他的话,也没空答,只催。

    “你先回答我,刚才那话什么意思?快说!”

    闻言,夏其看着手中的文件,眼神很复杂地应出。

    “我派人暗暗查过他了,就在两年前,可能是你们刚认识的时候,他曾自己找过心理师进行咨询,薇薇,我怀疑,他根本就是有心理病,否则,不可能那样无缘无故地对你的。”

    说着这话时,夏其想起了当时在医院里,沈君乔曾跟他说的那番话。

    他说,什么把一只小野猫圈养成没锋利爪子的宠物,还什么很有成就感之类的,越想,夏其就越替萧薇担心,越觉得沈君乔真的心理有病。

    电话里头,萧薇听到那话时,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是这样吗?

    萧薇呆着时,心里也回想起一些沈君乔的反常情况,比如,刚才他那样子,看着真的跟个变态没什么差别。

    想着想着,萧薇自己都有些后怕,她呆呆地问。

    “夏其,那我怎么办呀?”

    闻言,夏其想了想,然后,他不答反问。

    “他有过什么奇怪的举动没有?”

    萧薇几乎是脱口而出的。

    “他喜欢用皮带绑我的手!”

    然而,一说完,她自己整个人都怔住了,脸色也马上红起,觉得尴尬无比。

    与此同时,那头的夏其听着,眼神复杂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会用到皮带来绑手,除了那事,还能是什么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夏其自然知道萧薇说的是什么。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t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