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39章 玩点新花样45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接下来,回到家后,窝床上的时候,萧薇就看着自己的手腕,一手,还抓着那手腕,在轻轻揉弄,仿佛,沈君乔现在就抓着她的手般。

    其实,并没有,她只是想起夏其那番话,然后,再想起沈君乔这样试过很多次而已。

    夏其说,沈君乔有神经病。

    房间里很安静,萧薇一直在担心,担心着沈君乔今晚会不会回来,这样想了,她只好打电话给沈君乔。

    不曾想,电话响起的时候,萧薇却听到,沈君乔的手机,就在自己的房子里响着。

    一听,她怔住了。

    沈君乔的手机,怎么会在自己的房子里?

    因着夏其说沈君乔有神经病,所以,现在萧薇怕他怕得很,心里想着,沈君乔会不会哪天病发,对她来个先奸再杀之类的。

    听着那响起的铃声,萧薇只得颤着身,开始下床,去外面看看情况。

    手机的铃声,就是在外面响起的。

    当她推了门,从房间里出来后,赫然看到,沈君乔人已经坐沙发上了,他静静地坐那,拿着手机也不接,只看。

    忽然,在这时,沈君乔缓缓抬头看来。

    二楼这里,萧薇一见他抬头了,吓得要命,连连后退了几步,惊喊出。

    “啊~”

    然后,她急急地跑进房间中,马上反锁,心里一个劲地后怕,越想,越觉得沈君乔可疑了。

    不会是,这个男人真有什么神经病吧?

    萧薇想到了那种心理学的东西,听说,那种男人,大多都有病态心理。

    一楼这里,沈君乔见着萧薇突然这样怕自己,不禁挑挑眉,然后,放下手机,向二楼走去了。

    夜色深了,所以,这里很静。

    沈君乔走上楼梯的皮鞋声,萧薇都能听得清楚,她怕得要命,窝床上,紧张地看着那扇门。

    与此同时,随着沈君乔的脚步声传来,忽然,他的脚步,在门的外面停下了。

    紧接着,沈君乔明显在扭门,他想进来。

    一意识到这点,萧薇怕得更要命,马上冲过去,一下子把灯给关了,瞬间,整个房间陷入一片烟暗。

    她也不敢躲床上,而是跑到柜子的角落旁夺着。

    外面的沈君乔见门无法扭开,他似乎停了停,然后,一阵钥匙声响起,再然后,钥匙插进锁孔,门开了,他推门进来。

    这旁,萧薇惊恐地看着门口那个烟影。

    此时的沈君乔,在她眼中,简直就是一个撒旦,美得妖娆,倒有种反极必妖的感觉。

    门口那旁,烟影开始进来,还反锁了门,并把钥匙扔一旁地上去了。

    这样,他自己找不到钥匙出去,萧薇一时间,也找不到钥匙出这个房间了。

    随着沈君乔走过来时,因着太烟,萧薇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领带的声音在扯开,他明显在解领带了。

    一听到,萧薇眼睛都瞪大。

    她的脑海里,不断传来夏其当时对她说的那些话。

    “薇薇,你小心一点沈君乔,他未必是什么善类!”

    然后,那些可怕的电影镜头,画面一幅幅地涌进她脑海,萧薇吓得,就呆呆地落泪。

    会死么?

    她待会,是不是会被这个男人弄死?

    就在萧薇惊恐着之际,沈君乔不知是不是发现了她,竟开始直直地向她这里走过来,见状,萧薇吓得大喊。

    “啊~”

    她急急地想跑开,可,沈君乔一下子就伸手过来抓住了她,抓住她的手后,很是粗鲁地往那旁的大床一扔。

    萧薇摔大床上后,她急着挣扎起来。

    可,沈君乔速度很快,她都没起来,他就已经到了,一下子压下来,那手,也一如既往地按紧她的手。

    见此,萧薇更怕了,发了疯地挣扎,又喊又叫的,就是不让他按自己的手。

    “放开,放开,混蛋,你有病,你简直有病,不要碰我,放开。”

    一听这话,沈君乔立马停住。

    他挑挑眉,手捏住萧薇的下巴,逼她看自己,虽然,在这烟夜中,萧薇是看不到他的,但,沈君乔也无所谓,盯着她问。

    “我有病?”

    “难道不是吗?夏其都跟我说了,你去做过咨询,沈君乔,你不要乱来,我一直都乖乖听你的话的,求求你,不要乱来。”

    上方,沈君乔眯眼了,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的。

    “你是说,夏其他调查我?”

    她哭着,哭成泪人那般,害怕地回。

    “就是因为调查你,才知道你不正常,沈君乔,你圈养我,一定是因为不正常。”

    沈君乔就笑了,他低头吻她,细碎的吻落下,呢喃地应。

    “宝贝,难道你不喜欢我圈养你么?嗯?”

    一边吻着,他的手,还一边试图扯开她的衣服,萧薇不怎么情愿地扭动一下身子,恼着喊。

    “不要,别碰我!”

    他不管,继续按紧她,吻落她脖颈间,诱哄地低低恳求。

    “宝贝,不要乱动,别怕我,我是世上对你最好的男人。”

    男人一在床上,总是蜜语连连,所以,这个时候说的话,最假了,萧薇一点也不信他,哼着应,声音多少还带了鼻音。

    “才不信,你们男人油腔滑调,最会骗女孩子了,等得逞了,就露出你们狰狞的大灰狼面目。”

    他低低地笑,唇不断落萧薇的脖颈间,就哄着。

    “薇薇,我爱你,真的,别乱动,不要怕,我是真的爱你的。”

    萧薇倒有点被他哄住了,虽不怎么情愿,但,也没有太拒绝,只是为难地解释。

    “可,我刚刚才小产完,不适合房事的。”

    这话,猛然把沈君乔击醒,就像锤子狠狠击在脑袋上一般,呵呵,他还真的有点太混蛋了。

    给不了她将来,又连连诱哄她跟自己上床。

    想着想着,沈君乔自己都觉得自己很不是人,他想了一下,再次盯着萧薇,然后,略平静地问。

    “薇薇,敢不敢跟我玩点新的?”

    “什么新花样?”

    萧薇怔了怔,而沈君乔,他一笑,俯了身,凑到她的耳边,低低地说出。

    一听,萧薇没等他说完,就急急地推开他,又羞又怒的那种,喊。

    “不要,我才不要那样做。”

    这个男人就呵呵地笑,他伸手去扯萧薇,不让她走,笑着哄。

    “薇薇,别怕,不会怎样的,快过来,一下子就好。”

    “不要,不要,我不要那样做!”

    萧薇简直气死了,又觉得好羞,然而,她哪里是沈君乔的对手,没一下,就被男人扯回床上,连哄带骗地逼她做了。

    接下来,一完,萧薇仿佛见了鬼般,马上从床上跳下,飞冲过去按了开光,瞬间,满室通亮。

    她直直往浴室跑进去,然后在水龙头前干吐,胃里一阵难受。

    外面,大床上,沈君乔半躺着靠床头。

    此时,他身上已被被子盖住了,沈君乔看向浴室,挑挑眉,嘴角却是含笑。

    两年来,这是他第一次逼萧薇这样做。

    沈君乔静静靠那床头,含笑地闭上了眸子,脑海里,一直在回忆着刚才的感觉。

    她刚才是那么害羞。

    好久后,萧薇在浴室吐够了,然后,她还是觉得难受,心里又委屈,便在那里面一个人发神经地哭。

    萧薇根本不想的,可是,沈君乔这大坏蛋,他讨厌死了。

    她哭着时,沈君乔也不劝,就安静靠床头听着,等萧薇哭够了,她出来了,肿着眼睛看他,他才睁开眼,转头看去,问。

    “哭够了么?”

    闻言,萧薇心头的气瞬间就来了,她瞪着他,也不说话,然后,一下子决定好什么一般,马上就转身往门口走。

    大床上,沈君乔见了,脸色一沉,马上大喝。

    “回来!”

    萧薇颤了颤,脚步倒是停住了,只是,没转回身而已,见状,沈君乔就冷冷地命令。

    “转身!”

    她移言转过来,还是不动,他又命令。

    “齐步,走!”

    闻言,萧薇更瞪大了眼睛,他当这是军训呢?可,他此时,俨然就是一位冷面长官的模样。

    沈君乔见她还不过来,冷眼又再一瞪,大喝地命令。

    “123!”

    她只得依言抬步,很像女兵风范地高抬腿走过来,走到时,她停了,他又命令。

    “坐下!”

    然后,她坐下,他还不甘心,还命令。

    “靠过来!”

    这下,萧薇软了,她软软地靠过去,沈君乔将人抱在怀里,拉过被子,一起盖住了她,抱着她,这才软下口气一般,安慰地哄。

    “好了好了,真是,像个小孩子一般闹,脾气怎么那么难伺候?”

    沈君乔低头,吻上她的唇,,萧薇被他弄得迷迷糊糊了,人软软靠她怀里,与他亲吻着,两双小手,还伸过去搂他的脖颈。

    毕竟是从没经历,所以,萧薇心里一时难以接受,倒也不出奇。

    许久后,她静静地靠他心口,安静着,倒乖巧了。

    这旁,沈君乔低头看她,笑笑,还伸手勾勾她的小鼻子,说着她。

    “真是,又不是逼你去死,至于这样么?”

    她还是不高兴,哼哼着应。

    “反正,下次我不要这样,不喜欢。”

    “好,不逼你。”

    沈君乔笑笑,应了她,也不想再逼她。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t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