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40章 要你心甘情愿45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夜色深了一点后,两人已是暖暖窝床上睡着了,此时,她像只可爱的兔子,白白嫩嫩的,就一个劲地往他怀里钻。

    这旁,沈君乔低着头看她。

    萧薇明显睡得有些迷迷糊糊了,她睡觉时,还特别爱发出那种呢喃的嘤咛声,倒可爱得紧。

    见此,沈君乔笑了笑,他伸手勾勾她的小鼻子。

    把萧薇弄痒了,她就噌噌,发出嘤咛的声音,往他怀里又钻了钻后,沉沉地睡着。

    沈君乔没逗她了,而是静静看着她。

    看着萧薇,沈君乔的眼神,逐渐有些复杂起来,夏其那边,好像已经在调查了,至于什么神经病之类的,沈君乔倒不怕夏其查出来。

    因为,他本身就没有任何的病。

    但,他怕的是,如果夏其再继续查下去,那么,萧薇父亲的那件事,只怕会牵扯出来。

    如果萧薇知道,自己这样没有理由地玩弄她,就是在报复她的父亲,不知她是作何反应。

    会发疯?还是,会恨他?

    沈君乔猜不出,这个小女人的心思,他一向猜不准。

    见此,沈君乔紧紧地将人抱紧,他用自己的脸噌着萧薇的额头,轻轻地道歉,呢喃。

    “薇薇,对不起,对不起。”

    可惜的是,萧薇已经熟睡,他的道歉,她听不到。

    另一旁。

    高雅的豪宅内,叶雅坐在露台上,那种椅子,像沙滩椅一般,可以半躺着的,此时,叶雅正躺那上面,手里端着红酒,在看着夜空静静品味。

    叶家是名门望族,所以,叶雅从小就受高等教育,自身修养,无论哪方面,都显得很高雅。

    看着星空,叶雅倒有些喝醉一般,自言自语着。

    “沈君乔,我就那么比不上那个萧薇么?你连正眼看我一下都不可以?”

    她想着刚才的那场电影,倒也觉得滑稽可笑了,明明是两个人的电影,却非得插多一个人,一场电影看下来,尴尬无比。

    想起萧薇那贱人,叶雅仿佛很气一般,她立马坐起,一下子就将手中的酒杯给狠狠砸那旁地上了,大骂。

    “贱人,我整死你!”

    如果没有萧薇,或许,沈君乔的心,还是会在她这旁的,可,全都是因为萧薇,是因了她的出现,沈君乔才被抢跑的。

    刚好,就在这时,那桌面上的手机响起了。

    听到动静,叶雅醉醺地看去,看到那个来电显示后,叶雅倒怔了怔,然后,她伸手去拿,放耳旁接听。

    “喂?”

    那头,淡淡的声音传来。

    “喝酒了吗?”

    听到这话,叶雅冷哼一声,对方态度很好,可,她的态度却很不好,回。

    “不关你的事,少管我。”

    闻言,对方没出声了,叶雅见着沉默好一下,他没有要说话之际,这才问了声。

    “安子皓,你还在吗?”

    安子皓,他暗恋叶雅,而叶雅,也知道这点,不过,她心里,是沈君乔,所以,因着知道安子皓暗恋自己,反而疏远他,并且有点厌恶。

    那头,安子皓听了,他淡淡地应了句。

    “嗯,在,你是心情不好吗?被什么事烦到了?如果我能帮上忙的,不妨让我帮你一下。”

    听到这话,叶雅一挑眉了。

    她还真的想了想,不太信地问。

    “无论什么事,即使,很过份,你也会毫无保留地帮我吗?”

    “是!”

    他这样回答。

    叶雅一听,就笑了,冷笑,然后,她很干脆地说。

    “那好,我还真的有事情要拜托你帮我处理。”

    这旁,安子皓听了,不禁挑挑眉,他是犹豫一下,才问的。

    “什么事?”

    她冷笑着,应。

    “你找人把那个叫萧薇的贱人强了,拍下视频,弄得全城皆知,但,不能让君乔知道是我指使你做的,能做到吗?”

    安子皓挑挑眉,关于萧薇跟叶雅的过节,他也关注过一点。

    不过,他向来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安子皓沉默了一下,却没马上答应,而是提着条件。

    “我可以帮你办这件事,也可以不让沈君乔知道是你指使我做的,但,我有一个要求,你能做到,咱俩的交易就成交。”

    叶雅听了,微微皱眉,问。

    “什么要求?”

    他面无表情地回答,就连语气,都平静得出奇,仿佛,在说一件很无关紧要的事般。

    “我要你陪我上一次床,并且,是心甘情愿的那种!”

    这下,叶雅怔住了。

    安子皓暗恋她,这点,她知道,但,叶雅却从没想过,安子皓为了得到自己的身体,会卑鄙如此。

    叶雅怒了,她冷笑一声,马上就拒绝。

    “不可能,你别做白日梦了。”

    她喜欢的是沈君乔,所以,身体自然也会为沈君乔保留,那安子皓见她不肯答应,也无所谓的模样,耸耸肩地应。

    “既然我自己没有任何利益,那,这件事就只能到此为止了,叶雅,拜拜。”

    说着,他要挂机。

    叶雅一听,倒也急了,她马上问。

    “是不是,只要我陪你上一次床,你就能帮我整死那贱人?”

    “是!”

    他语气淡淡,如此肯定,叶雅笑了,笑出了泪,她点头,道。

    “好,安子皓,你想要的,我给你,但,我希望,你也能做到让我满意。”

    闻言,安子皓笑笑,笑吟吟地回,笑意却有些寒。

    “你想要几个男人同时玩她?两个?三个?还是四个?亦或五个?都可以,叶雅,只要你给我想要的,我保证能做到让你满意。”

    叶雅听着,没吭声,只是眼神复杂而已。

    所谓物以类聚,叶雅本身就是狠心肠之人,所以,喜欢她的安子皓,也好不到哪里去。

    安子皓有个毛病,那就是,他一旦认真地做起某件事来,会特别地狠,能狠到丧心病狂,一点道德心都没有。

    同一片夜色星空下,萧薇正在安睡,并不知,危险已悄然逼近。

    第二天。

    萧薇昏昏沉沉地睡了那么久,终于,在此时,她总算醒来了,睁开眼之际,萧薇猛然看到,沈君乔正盯着自己看。

    见此,她吓了一跳,人马上坐起,惊恐地问。

    “沈君乔,你干吗?”

    沈君乔依然坐起,他坐靠在床头,干笑两声,看着萧薇,然后回答。

    “没干吗,倒是我想问你要干吗?看到我有必要那么惊讶吗?”

    这旁,萧薇没心情理他,她倦倦地,人又再躺下来,舒服地伸了懒腰,解释着。

    “是你自己冷冷盯着我,我一醒来就看到你这种眼神,能不被吓一跳么?”

    说着,萧薇想起了正事。

    她马上又急着坐起,看向他不解地问出。

    “沈君乔,你怎么还在这?几点了?不需要去公司吗?”

    萧薇急急地转头看向那旁的欧式大钟,见着都快将近九点了,早已经迟到,她又看回他身上,催了。

    “沈君乔,快走了,你要迟到了。”

    他却一脸淡定,伸手过来扯萧薇,应着。

    “急什么?过来,我好好疼爱你一番再去公司。”

    一把萧薇压身下,他的唇就习惯地落她脖颈,手用力地扯开那睡袍,萧薇的肌肤上,本就染了红草莓,可,他再度将红草莓烙上去。

    身下,萧薇躺那儿,就不动了,任由着这个男人的放肆。

    他灼热的唇,落她肌肤上,还问着。

    “昨晚夏其跟你说什么了?嗯?”

    闻言,萧薇迷迷糊糊的,那两双白嫩小手,就缠抱着他的脖颈,倦倦地应。

    “没说什么。”

    “还不老实?”

    沈君乔狠狠地弄了她一下,但,也只是做个动作吓吓她,并没真的去碰她,因为,萧薇刚小产,实在不能进行任何的亲密。

    但,他只是这样,却明显吓到萧薇了。

    萧薇缩了缩小身板,真怕他会乱来,便闷闷地应了。

    “真没说什么,他就只是跟我说,你有神经病,要我小心点你。”

    说着,萧薇转头看他了,还有点小心翼翼的那种,怕怕地问。

    “沈君乔,你是不是真有神经病呀?”

    听到这话,沈君乔停下,他看着她,沉默好一下,却不答反问了。

    “你觉得呢?”

    萧薇猜不出来,她陷入一种自我矛盾,自语着。

    “看你平常挺正常的呀,不像那种有神经病的人,但,夏其又说了,两年前,你曾进行过咨询。”

    她抬眸看他,也不吭声了,等着这个男人自己给她答案。

    上方,沈君乔静静地看她。

    此时,萧薇躺那儿,因着刚醒来的缘故,头发有些凌乱,烟烟密密的头发,铺满脸她头的身旁,从上方看,倒显得她特别娇俏。

    看着萧薇,沈君乔笑笑,他伸手去碰触她的脸,也应了。

    “对,两年前,我的确去进行过咨询。”

    说着,他低头,擒住萧薇的小嘴,用舌顶开那薄薄的唇瓣,探进去,和她亲密着。

    萧薇用手抱紧他,脑子被他弄得迷迷糊糊的。

    而沈君乔,他就只是告诉萧薇,他的确有去进行过咨询,却没再说下去,萧薇因着他再度和自己亲密,倒被他弄得忘了这事。

    大床上,翻滚着两人。

    沈君乔微微喘气,却屡次忍住冲动,没敢真碰她。

    妈的!若不是念着她的身体的确不适合,他早上了她,何须还这么忍。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t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