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41章 拯救计划实施中45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接下来,沈君乔从萧薇那儿离开的时候,他并没有立马就去公司,而是去了另一个地方。

    站在墓碑前,沈君乔面无表情的。

    这是萧薇她父亲的墓碑,沈君乔几乎不来这儿,因为,看一次这个男人,他心中的恨意,就会长一分。

    可如今,他却来了。

    如果不是她老爸犯了错,他至于这么用尽手段来得到她,玩弄她么?

    天空阴沉沉的,明明是盛夏的天,却阴沉得就像冬天下雪前的那种昏暗无日,阴森寒冷。

    沈君乔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下,忽然,他不知怎么回事,一冷笑,对那已经死去的人说话。

    “怎么?在地狱里,你看到我这样玩弄你女儿,会不会很愤恨?你愤恨到想跳出来杀了我吧?”

    “哈哈~”

    他一仰头狂笑,然后猛的看向那墓碑,几乎是咬着牙来说出的。

    “可惜,就算你再愤恨,我也还是会玩弄她,把她玩得像妓一般,一点尊严也没有,我要让你们萧家的人知道,什么叫父债子还,血债血偿!”

    另一旁。

    萧薇站在镜子前,正不断地拿着裙子在身上比量,看看穿哪件比较好看。

    然后,她选好了,便换了一件天蓝色的裙子。

    她喜欢天蓝色,因为,天蓝色代表天空,同时更代表大海,那是一种自由的向往,所以,她莫名喜欢这种颜色系列。

    这时,站在镜子前,萧薇静静的,褪去了刚才的开心。

    她看了看桌面上的那盒珠宝,眼神有些复杂,缓缓伸手去拿了,拿了一条项链,戴自己脖颈上。

    衣服和这些珠宝,都是沈君乔送她的。

    好像是,只要被包的女人,都会有这种漂亮的衣服和珠宝,她也不例外,但,看着这些东西,萧薇的心头,却是堵得难受。

    因为,穿戴在身上的时候,她的确光鲜了,但,头上却沉沉地顶着一朵情人的帽子。

    她的身份,还是见不得光。

    接下来,一切都收拾好后,萧薇也没什么地方好去的,如大多数被包的女人一般,她除了购物,就是狂欢,生活堕落得很。

    这时,高级的专卖店里。

    萧薇拿着一顶帽子在比划着,看看怎样戴才比较好看,忽然,包包内的手机却突然响起了。

    听到动静,萧薇一怔,马上去拿手机,才发现,是夏其打来的,见此,她马上接。

    “喂,夏其。”

    那头,夏其淡声问。

    “在干吗?”

    她耸耸肩,闷闷地应。

    “在购物,无聊得很。”

    一听,夏其沉默了,她这种生活,与那种被包女人的生活,简直一模一样,堕落到了极其严重的程度。

    夏其想了想,便出声。

    “薇薇,你过来一趟,我们见见面。”

    听到这话,萧薇一怔,然后想想,也不拒绝,应。

    “好。”

    和夏其见面的时候,是在一高级咖啡厅内,对面,夏其将手中的文件递过来给她,解释着。

    “薇薇,你看一下这些。”

    “什么呀?”

    萧薇很好奇地问了句,她接过,依言看起来了,然而,一看,她却怔住了,不解地抬头,看向夏其。

    这旁,夏其似乎知道她会是这种反应,所以,脸色淡淡的,倒没有太惊讶,道。

    “这是我搜集的各种企业招聘资料,你有空的话,可以自己看看,选择一些适合自己工作的职位,薪水挺不错的,都是很高的职位。”

    听到这话,萧薇皱皱眉,不解地提醒。

    “我现在不缺钱!”

    缺钱的话,沈君乔会给她的,所以,萧薇根本就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然而,夏其一听这话,也不知哪里触到他的怒点,他一下子就发起火来。

    “是!你的确不缺钱,甚至还很有钱,可,你这钱都是哪里来的?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萧薇呆住了,她看着夏其,眼中,隐隐含了泪意。

    即使这样,夏其也不心疼她,而是狠厉地斥责。

    “沈君乔只是玩玩你,等他新鲜感一过,你被抛弃了,到那时,你有没有想过,你该怎么生活?连生存的办法都没有,你打算到路边乞讨吗?”

    闻言,萧薇低头了,泪水自动地滴落,但,就是不吭声。

    沈君乔再过半年,就会跟叶雅结婚了。

    到时,他应该不会再玩自己,所以,到那个时候,她的确没有经济来源,这样想想,萧薇倒觉得自己有点像那种两腿一张就赚钱的女人。

    真的好低贱!

    对面,夏其见她落泪,终于有些于心不忍,他伸手过来,轻轻贴上萧薇的手背,无奈地劝。

    “薇薇,现在,你必须尝试着,去过那种没有沈君乔的生活,然后独立起来,等不再依赖他了,他抛弃你时,你也不用显得手足无措。”

    不远处,安子皓静静地坐那儿,手端着咖啡,时不时高雅地品一口,看着两人这里的情况。

    与此同时,萧薇被夏其弄得伤心了。

    她马上站起,歉意地说一句。

    “对不起,我去趟洗手间。”

    然后,人就马上走去,夏其见了,眉头深皱,却也不拦她。

    那旁的安子皓见萧薇去了洗手间,他脸色淡淡的,放下了咖啡杯,然后,也站起,跟着去了。

    洗手间内,萧薇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落着泪,就这样神经质地自己看自己哭。

    夏其做这些,是想拯救她,萧薇知道的。

    但,她还是会感觉好难受,明知道跟沈君乔在一起,是堕落的表现,心里,却莫名依赖那个男人了。

    可,即使依赖又能怎样?

    沈君乔会结婚,会生子,等他孩子都生了,她再跟他在一起,是不是,又太什么了呢?

    一想到这些,萧薇脑子就乱糟糟的。

    她马上弯身,扭开水龙头,捧着水来打湿自己的脸,想以此让脑子清醒一点。

    另一旁,办公室内。

    沈君乔盯着电脑的屏幕,那手肘轻撑桌面,手摸着下巴,静静思考什么一般。

    电脑屏幕里,是夏其的具体身份资料。

    看着夏其的照片,沈君乔眼神有些复杂,脑海里,就一直回想起萧薇当时说过的话。

    她说,夏其在查他。

    哼!夏其还真是闲了,他要不找点事让夏其做做,那男人就不知道,什么事该碰,什么事不该碰。

    见此,沈君乔马上按了座机,命令着。

    “容名,进来一下。”

    “是,沈总。”

    座机里,传来容名的声音,然后,没等一下,容名就从外面推门而进,他看见沈君乔后,便尊敬地问。

    “沈总,你找我?”

    沈君乔点点头,他看着容名,先是沉默一下,才语气有些冷地说出。

    “容名,夏其查出了我去找过心理咨询的事。”

    一听,容名就怔住了,他似乎还有点不敢信般,马上问。

    “这怎么可能?那件事做得如此保密,他怎么查出来的?”

    办公椅上,沈君乔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然而,他此时不是担心这事,而是担心另一件事,便看着容名,语气担忧地解释。

    “我就怕,他这么顺水摸瓜下去,会连萧薇父亲的那件事也查出来,如果让薇薇知道,我是因为她父亲的原因,才这么对她的……”

    沈君乔说不下去了,只眉头紧皱,显然,很不想夏其查出此事来。

    对面,容名见状,他也有些担忧,问。

    “沈总,要不,我再派人把手脚弄干净点。”

    然而,沈君乔却摇头,心烦地解释。

    “没用的,手脚我们早处理干净了,如果夏其通过他自己的渠道来查,我们也不知道他怎么查,是根本阻止不了他的。”

    容名不说话了,满满的担忧,只看着沈君乔。

    而沈君乔,他沉默一下,忽又抬头看向容名,命令着。

    “这样吧,你给夏家找点事做,在生意上绊他们一绊,分散夏其的注意力,他忙起来了,也没多少精力再管这件事。”

    “是。”

    容名点头,他出去后,沈君乔扫了一眼手机,忽然心中一动,马上去拿手机,莫名地有些想念那个小女人了,不知道她现在在干吗。

    当沈君乔打来的时候,刚好,萧薇已是洗了把脸。

    她掏出纸巾擦干脸上的水,正擦着之际,忽然,手机却响了,见此,萧薇只好拿出来看,然而,一看到是沈君乔打来的,萧薇略略怔了怔。

    看着来电显示,萧薇却迟迟没接,心里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接这通电话。

    那头,沈君乔等着,手机放在耳边,就一直静等。

    等了好久后,手机自动挂断了,萧薇也没接电话,见此,沈君乔挑了挑眉,他拿下手机,看了看,然后,也没心情再理萧薇了,而是把手机扔回桌面,继续他的工作。

    沈君乔就是这样的人。

    除非他心情特别有耐心等,否则,一通不接,他一般情况下,不会再打第二通。

    另一旁,洗手间内。

    萧薇看着已经断掉的手机,不禁眼神复杂着,她就是故意不接的,因为,此时的她,不想跟沈君乔说话。

    夏其的那些话,还是影响到她的心情了。

    然后,将手机放回衣袋中,萧薇转身出去,准备回夏其那儿,不曾想,安子皓已经在门外等着她了。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t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