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42章 多少岁结婚?45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萧薇从洗手间内推门出来,准备回夏其那儿的,不料,她刚出来,就看到,过道里有一个男人在背靠墙壁而站,手里还拿着一根烟在抽。

    见此,萧薇以为他是在等同伴,也没多想,就走自己的。

    不曾想,她才走没两步,那男的却一下子逼过来,将萧薇逼墙旁了,他的一手,撑墙壁上,略有点圈住萧薇的那种。

    这旁,萧薇一瞪眼,有点生气的那种,问。

    “你干吗?”

    她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男人,所以,别人突然对她这样,她自然会生气了,第一反应就是,别人在骚扰她。

    对面,安子皓听了,他笑了笑,有点不屑的那种嗤笑。

    只见他先是抽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吐出,那烟雾就绕萧薇的脸上去了,她难受,闻不得烟味,只得马上别头。

    安子皓也不在意,笑笑,这才把那烟头扔掉,笑吟吟地打招呼。

    “你好,我叫安子皓。”

    闻言,萧薇应声看他,略有点怔怔的那种,然后,她突兀地问出一句。

    “然后呢?”

    他听了,倒挑挑眉,似乎有点惊讶萧薇的这种反应,然后,他又再笑笑,手伸来,想摸上萧薇的下巴。

    见状,萧薇心里一个恶心,马上就打开他的手,还有点生气地警告。

    “你再不放开,我就喊人了。”

    安子皓不屑地笑笑,倒也没为难萧薇之意,只重复了一句。

    “记住,我叫安子皓!”

    话毕,安子皓倒放开了她,只笑吟吟地看她一眼,才转身走人的,而萧薇见状,觉得莫名奇妙,自个骂了一句。

    “神经病呀?”

    与此同时,安子皓走回自己的座位时,他结账,准备走人,而萧薇此时正出来,所以,自然也就看见了这一幕。

    看到安子皓刚刚就坐离自己不远的座位,她倒怔了怔。

    因为,她刚才并没注意安子皓,就当成很普通的客人,可,他在洗手间的门口那里等自己,又算什么一幕?

    萧薇一边向夏其走来,一边自个烦恼着。

    至于安子皓,他结了账,已是走到餐厅的门口那里了,只是不知为何,临走出前,他莫名地回了回头,看了一眼萧薇,笑吟吟的,然后才收回视线走人。

    这旁,萧薇也注意到他了,见此,她心中更觉奇怪。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萧薇在怀疑着,那安子皓是不是色男一个,所以,看上她了,故意跑到洗手间门口去调戏她。

    一想到事情可能真是这么回事,萧薇着实气着了。

    她坐下的时候,也很生气地这么对夏其说出。

    “气死我了!”

    对面,夏其听了,挑挑眉,他以为萧薇说的气,是指他帮她操心工作的事情,见此,夏其只好苦口婆心地劝。

    “薇薇,我这么做,是为你好。”

    “不是说你!”

    话都没容他说完,萧薇就一下子打断他,夏其怔了怔,而萧薇,她也不想把这事告诉夏其,便一别头,不解释,不说话的那种。

    总不能,她把自己被色鬼调戏的事告诉夏其吧?

    多没面子,再者,她也不想说,免得夏其冲动,跑出去跟人算账,把事搞大。

    这旁,夏其不知萧薇这气来自哪里。

    他想了想,也不管那么多了,只问正事。

    “那薇薇,工作的事情……”

    萧薇应声看了一下桌面上那些文件资料,眼神还有点复杂,然后,她一下子伸手过去,将资料收齐,全部塞自己包包内了,应。

    “我会看的。”

    听到这话,夏其笑了笑,似乎,很高兴她肯这样做。

    接下来,两人又聊了一下,不知怎么的,萧薇就突然想起沈君乔的那件事,见此,她有些小心翼翼地看夏其,问。

    “对了夏其,你昨晚说,沈君乔有神经病,这事……”

    对面,夏其的视线应声看向萧薇的手腕,在看到,萧薇的手腕上的确有压痕后,他怔了怔,视线就紧紧盯着她的手腕看。

    萧薇也注意到夏其的目光了,见此,她顺着看去。

    意识到夏其是在看自己的手腕,萧薇心里一慌,她马上把手放下去,放桌子下面了,有些尴尬地呵呵了两声,似乎不知怎么解释一般。

    “这个,是,是……”

    “他很喜欢这样按紧你的手么?”

    对面,夏其的语气,倒反常地平静,那视线就静静看着萧薇,见状,萧薇一下子怔住了,然后,她默默低头,闷闷出声了。

    “嗯,每次做的时候,他都有这个习惯。”

    当时,萧薇也没多想,就以为,是沈君乔的癖好,哪里想到,是这个男人根本就神经病,自己有病,所以,做的时候,方式都喜欢与常人不同。

    夏其听了,眼眸暗了几分,情绪似乎有些低落。

    他微微将视线移开了,不怎么想与萧薇对视般,语气还是那般淡淡,却有种尴尬与不自然在里面,再问。

    “除了这样,他还有什么过份的行为?”

    “过份的行为?”

    这旁,萧薇听了,倒怔了怔,夏其移回视线,看向她,轻点头地解释。

    “嗯,比如其它更激烈的行为。”

    萧薇马上摇头了,还真的仔细想了想,自语般,却又像在对他说。

    “这倒没有了,他还挺爱惜我的,也不敢真对我怎样,就是,生气的时候可怕了点,其它方面都很正常。”

    一个上午,萧薇都和夏其在聊着沈君乔的事情。

    而夏其也借着此机会,对沈君乔有了更多的了解,算是从萧薇这里套话吧。

    中午的时候。

    萧薇软软地趴沙发上,正拿着夏其给她的那些资料在看,虽说她的确按照夏其的要求去看了,可,看到招聘要求的那些卡道,她又皱眉了。

    一些高企,会要求职员有很高的学历,比如,必须会英文之类的。

    单是这一关,就把萧薇卡得死死的。

    她是懂那么一两句英文,但,交流还是很成问题,所以,根本不可能应聘得上这种职位。

    看着那道道要求,萧薇为难地自语。

    “看来,还是被人包着比较好呀,这社会的工作竞争,怎么这样大?”

    话音才刚落,门口处,忽然传来他的声音。

    “现在才知道被我包着好了?嗯?”

    闻言,萧薇应声看去,刚好,沈君乔正从外面走进来,永远的西装革履,皮鞋光鲜得烟亮。

    看到他后,萧薇很高兴,倒也卖乖,软软地喊了一声。

    “沈君乔。”

    他听后,笑笑,走到了,便在萧薇的身旁坐下,大掌拍拍她的小屁股,才伸手去夺她手中的资料,随意地问。

    “在看什么?”

    拿到近前一看,当看到,是一些企业的招聘资料后,沈君乔挑眉,他抬眸看向萧薇了,语气不太好地问。

    “你想找工作?”

    沙发上,萧薇滑溜地爬起来,她坐好,这才闷闷地应。

    “嗯,就是想随便看看。”

    闻言,沈君乔收回视线,他翻了一下,随意看着那资料上的信息,也很随意地问她。

    “卡上没钱了?”

    萧薇摇头,解释着。

    “不是,就是想找工作,试着自己养活自己。

    他的手一停,然后,如此想了想后,才抬头看向萧薇,再问。

    “吃饭了吗?”

    “没吃。”

    这旁,萧薇如实回答,她犯懒,饭也不想做了,所以,现在都中午了,她午饭也没吃。

    沈君乔听了,似乎正合他意般。

    只见他伸手过来,先是揉揉萧薇的头发,然后,这才建议。

    “薇薇,我给你找个女佣好不?这样,你也不用什么事都自己干了。”

    其实,他是想找个人监视萧薇,因为,她现在的行为,让他产生了不安全感,萧薇倒没猜出他的用意,就以为着,他是为自己好。

    所以,萧薇一笑,立马就答应了。

    “好呀,找个女佣来,我也方便点。”

    沈君乔见她答应,便笑笑,又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才收回手,重新翻着这些资料,看似随意地问。

    “这玩意,哪儿来的?”

    闻言,萧薇几乎就想脱口而出,说是夏其给的,然而,一想到,这样说后,沈君乔难免会多想,她又停口了,改为其它的。

    “路边那些人派传单送的,我就顺手拿回家了。”

    “哦,这样啊?”

    他点点头,似乎信了的模样,只是,沈君乔已经猜到是夏其给她的了,没说破而已,她要演嘛,那他就陪她演呗。

    因着萧薇没做饭,家里也没女佣,所以,沈君乔便只好带她出去吃。

    坐小车里的时候,萧薇还有点担心,问。

    “沈君乔,这样会不会有点不好?”

    跟他在一起,她都已经成习惯,总要避嫌,然而,沈君乔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就开他的车,随意地应。

    “怎么不好了?”

    “被别人看见的话……”

    她皱着眉,说出自己的担心,沈君乔听了,安静着,没应,忽然,就在这时,他看到,路边有一家三口走过。

    沈君乔眼眸动了动,他突兀地问出一句。

    “薇薇,你有想过,要到多少岁结婚这件事吗?”

    一听,萧薇倒怔了怔,她转头看向沈君乔,似乎很不解他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件事。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t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